Google值得稱道之處是以Android孕育了一個相對較開放的行動裝置產業生態系統,當然這可不是做善事,而是Google將版圖從桌上型PC擴展到行動世界的策略之一部份。

儘管在一個發展快速、崎嶇不平的市場上經歷過多起引人矚目的訴訟以及激烈競爭,Android還是大獲成功──這可能超越了Google當初最瘋狂的想像;現在市面上有超過70%的智慧型手機採用Android軟體,根據市場研究機構IHS Markit統計,該類手機年銷售超過10億支。

但同樣根據IHS Markit的統計,智慧型手機市場今日已經是一個成熟市場,迫切需要更多的創新,Google能幫得上忙的地方就是放手讓Android自由。

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最近以創歷史新高的51億美元罰鍰將這個問題拋上了檯面,在現階段,Google不再適合對Android的發展藍圖以及哪些Google應用程式與之綑綁,擁有控制性的影響力;現在是Android加入Linux成為完全開放源碼作業系統的時候了。

沒錯,這可能會混亂而且在某種程度上出現多頭發展,但資本主義就是如此。今日Google基本上掌控Android發展藍圖,並邀請少數造市商(market-making companies)加入開發專案;若Android真正免費,就會成為Linux基金會或成員一律平等之類似團體下的一系列專案。

確實,Google可能會損失一些手機廣告費,也需要縮減在軟體方面的研發,但筆者相信其他人會看到切入的機會,並將Android帶往新方向。這對有點自滿、只等著Google在年度開發者大會上告訴他們Android發展藍圖的行動通訊產業社群來說是好事。

憑藉其數十億美元行動廣告與大型資料中心,沒有人會真的擔心被罰款的Google之命運;Google執行長警告主管機關說他們會開始對Android收費,這是非常不公平的。這家公司曾公正地主張網路中立性(net neutrality),認為AT&T與Comcasts等公司不該為終端使用者構築藩籬;對舊媒體有好處的處方,新媒體也應該適用。

有人可能會說,如果Google繼續掌控在一些新興市場例如連網汽車、物聯網(IoT)與穿戴式裝置的Android版本,可能那些版本會發展得更好;也許如此,但Google並沒有專屬權利可嘗試擴展其手機市場地位到其他市場領域。

Google應該要乖乖為Android繳那筆罰款,而且在付款之後,需要確保Android的所有原始碼、與原廠與終端使用者之間的協議都完全免費;這會是對手機產業生態系統最好的結果。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Android Wants to Be Truly Free,by Rick Merr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