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行動營運商只在嘗試回收對於現有基礎設施的投資時,才打算投資新的網路基礎設施?

對於電信營運商而言,4G的商業案例十分簡單:銷售更快的網路速度與更高頻寬,而這也是使用者想要的。「只要建設好了,客戶自然會來」(build it and they will come)就是經典名言。

而今,隨著5G應用的多樣化,投資於新的基礎設施是否具有商業價值?我經常聽到的一個共同話題是,這些新興網路的營運商可能不一定是原來的傳統網路營運商,他們更像是所謂的「微型電信營運商」(micro-operator)。

「微型電信服務」(micro operation)正是5G的另一發展趨勢,它讓既有電信營運商不再只是擁有遍佈全國的單一服務,而是依據用戶需求打造因地制宜的小眾服務,此外,並催生地區性的微型電信營運商或其他不同的新商業模式。

例如,最近在芬蘭(Finland)的新進展,包括商業和研究方面,都可能為5G (甚至6G)的未來提供指引方向。

從商業面來看,網路遍佈芬蘭和愛沙尼亞(Estonia)的電信營運商Elisa日前表示,該公司推出了全球首個商用5G網路——位於芬蘭的坦佩雷(Tampere)和愛沙尼亞的塔林(Tallinn),並且已經開始推廣5G訂戶服務了。第一個使用該5G網路的用戶是芬蘭運輸和通訊部長Anne Berner,她透過5G網路打了一通視訊電話給愛沙尼亞經濟事務和基礎設施部長Kadri Simson。此次通話採用的是華為(Huawei)的商用5G終端裝置。據Elisa表示,世界上第一通GSM電話也是使用芬蘭的網路。

芬蘭運輸和通訊部表示,準備在今秋將首批5G執照分配至3,400MHz-3,800MHz頻段,而使芬蘭成為世界上第一批開始建設5G網路的國家。

在研究方面,芬蘭VTT技術研究中心(VTT Technical Research Center)也宣佈,在一項5G-Safe研究計劃中使用5G網路,試行3D影像的即時車輛間傳輸。這項為期兩年的計劃一直在研究大規模實施先進的道路氣象服務,以支援駕駛人、道路操作人員和自動駕駛車輛管理系統——該系統可自動為駕駛人提供資料和警告資訊,讓使用者駕車時不必分心其他任何事情。

使用VTT自動駕駛計程車Martti的首項測試,目的在於測試其於道路障礙物偵測的能力。在芬蘭Sodankyla進行的展示是在光達(LiDAR)感測器上,以12.5Hz頻率將資料傳輸到VTT 5G測試網路的MEC伺服器。所取得的資料使用了Unikie的演算法進行分析,而警示系統則啟用Martti路線的自動最佳化。

「5G技術還有助於提高天氣服務的品質。」芬蘭氣象研究所(Finnish Meteorological Institute)資深研究科學家Timo Sukuvaara說:「車對車(V2V)視訊串流是資訊寬頻傳輸令人振奮的未來場景之一。」

5G商業模式的全新思考

5G的商業案例可能出現在企業層面,例如工廠。芬蘭奧盧大學(University of Oulu)的研究也支持這一觀點。

奧盧大學6G研究協調員Marja Matinmikko-Blue說,5G的商業模式需要徹底改革。隨著5G的出現,無線服務的結構、管理、使用方法和內容,可能會發生根本變化。她說,微型電信營運商模式可望成為一種最適合許多人的解決方案。該校研究團隊認為,微型電信營運商模式部署於工廠、購物中心、教育機構或醫院,實際上更有意義,因為擁有者充當其5G網路的營運商並加以建設,將會更適於其特殊需求。

在較高無線電頻率運作的5G網路範圍,將會比現有網路的範圍更狹小,這就是為什麼在實施時涉及不同類型的本地解決方案和作為室內網路的原因。由於4G頻率擁塞加上行動資料流量持續增加,從而出現了5G網路的需求。從戶外蜂巢式基地台來看,5G訊號只能覆蓋相對較小的區域。

特別是3.5GHz頻率範圍將實現更多創新。Matinmikko-Blue解釋,「該頻率範圍也適用於當地業者,例如微型電信營運商。相較於較高的5G頻率,它能夠有效地滲透結構。」

芬蘭奧盧商學院(Oulu Business School)國際商務助理教授Petri Ahokangas認為,微型營運商可望創造新的業務模式。如果提供3.5GHz頻率給當地利益相關者,就會有機會帶來5G創新、新業務和成長。

Matinmikko-Blue評論,「荷蘭已經核發130多張當地頻譜執照給不同的利益相關單位了,這表明確實需要類似這樣的模式。」當地的一些實驗預計將帶來更多創新和營運商模式,以擴展並複製到不同的環境。例如,相同的微型電信營運商可以在全國各地的同一連鎖商店中發揮作用。

研究團隊建議,微型電信營運商模式為這一類環境帶來各種不同的可能性。5G網路及其服務可以由建築物的所有人、使用者、IT部門或外部營運商分別或共同實施。

5G micro-operation 芬蘭的5G-Safe計劃以可靠和可擴展的方式,為車輛、道路使用者和第三方組織提供即時的服務,從而改善了道路安全、物流和道路維護,並有助於實現未來的自動駕駛

Ahokangas說:「一種可能性是讓電力公用事業單位作為網路營運商。5G的低延遲將首次實現無線的電力網路管理。如果電力公司建立了5G網路,它也適合作為一家營運商。」此外,設備製造商的未來解決方案將影響5G基地台的建置。

全國性的行動網路營運商所打造的5G網路並不一定適合所有的垂直市場,因為它可能存在著病患資料在醫院外流傳、商業機密透過另一家營運商網路傳輸或上傳資訊至雲端的風險。

Matinmikko-Blue說:「重點在於有些資料必須在同一地點產生、儲存和處理。因此,本地資料雲端變得越來越普遍。」微型電信營運商的商業潛力因而包括了資料傳輸以及其他由5G支援的服務等。

超越市場炒作的思考

無疑地,5G正成為今年7月初Cambridge Wireless年度活動CWIC 2018的討論重點。研究機構Disruptive Analysis總監Dean Bubley將質疑在5G炒作中所取得的智慧,並關注私人企業網路等廣泛的機會(如同上述奧盧大學描述的微型營運商模式)以及諸如室內覆蓋等挑戰,還有像自駕車是5G的殺手級應用等迷思。

在電信諮詢公司STL Partners發佈的一份報告中,Bubley表示,我們應該忽略媒體競相報導所謂的5G競賽。除了針對特定市場,某些營運商可能較其他業者更具有競爭優勢(例如美國的Verizon Wireless),此外對於一個國家來說幾乎沒有任何好處。他還表示,垂直市場對於5G來說將會變得更重要,但傾向於以連接性作為更廣泛解決方案的一部份。

在某些情況下,他們可以將需求反饋至主要的5G規範,但業界也應該期待——並準備好——廣泛的客製化和系統整合任務。特別是,任何具有安全關鍵的系統或強烈要求系統和資料所有權/「主權」的產業,可能不適於當今的電信典範。

Bubley還表示,我們應該支持行動產業重新調整策略方向。5G真正的影響很少涉及改變「垂直」市場,更多的是在行動和電信產業本身的轉型。所需的龐大投資可能會推動更多的網路共享和整併——規模需求是Sprint和T-Mobile正式宣佈合併的原因之一。對於採用軟體定義網路(SDN)、網路功能虛擬化(NFV)和人工智慧(AI)的營運商而言,5G的技術複雜性可能為其帶來顯著優勢。對於連接5G蜂巢式基地台和天線的光纖之巨大需求,將進一步鞏固有能力擁有並經營二者的整合營運商。

最吊詭的是許多要求嚴苛的5G用戶(如公用事業或製造業)通常也最願意且有能力打造自己的網路,而不必使用電信公司的網路。更多的中期機會應該來自於娛樂/運動或智慧城市等產業。這可能需要超低延遲或密集的感測器網路,而沒有過度炒作5G自駕車或手術機器人概念的安全攸關風險與責任。

STL Partners的合夥人兼研究總監Andrew Collinson在接受《EE Times》採訪時表示,「以高度懷疑的角度來看,5G市場上雖然有炒作,但也有一些現實。」如同本文開始所說的,他指出,許多營運商仍在為4G投資支付費用,為什麼要突然投資新的5G網路?除非它能在規模方面帶來實質好處,例如在美國和中國市場。

他補充說:「在像美國和中國一樣佔據主導位置的國家,通常擁有龐大的市場以及相對較少的參與業者。Verizon Wireless不僅具有5G競爭力,而且與競爭的有線電視營運商之間形成差異化優勢。中國大陸顯然很有興趣成為5G的領導者,而華為更積極協助中國實現這一目標。我們將在不同地區看到相當分散的5G策略。」

事實上,根據你所處的位置,5G面對的是一個分散的世界。有些垂直產業將會受益,但真正的殺手級應用仍有待發掘。在美國和中國之外,如果智慧企業或微型電信營運商能夠找到與其需求有關的用例並加以擴展至其他需要類似建置之處,或許就能夠從這些先發優勢中受益。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Micro-operators to Drive 5G Adoption,by Nitin Dah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