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就在不久前,俗稱「省電燈泡」的小型螢光燈(compact fluorescent lamp;CFL)一度被譽為家庭和辦公室照明在可預見未來的「下一件大事」(next big thing)。其發展也相當成功,至少在短時間內看起來是這樣的。CFL之所以被採用是有原因的,它們比白熾燈更能節省大量能源——白熾燈的發光效率約為2-5%,即每瓦約13-18流明(lm/w),相形之下,CFL的發光效率約為7-10%,約55-70lm/W以上。

此外,CFL也適用於許多現有的燈具(fixture)——在照明產業中稱為照明燈具(luminaire)。雖然CFL的購買成本更高——每個燈泡價格從1美元到幾美元不等,而白熾燈燈泡約0.5美元到1美元,但CFL的壽命更長、總擁有成本(TCO)更低,則是更有利於其發展的優點。

然而,時間改變了一切,而且變化速相當快,至少就技術面來說是這樣的。我最近逛了兩家本地的大型連鎖商店——Home Depot和Lowe's,以及幾家小型的五金行,都找不到任何一個CFL燈泡了。在店內原本放CFL的位置展示的是各種尺寸和款式的LED燈具,包括小底座的蠟燭燈等。看起來CFL的名聲迅速傳開來了,但其退場的速度更快。當然,對於CFL和LED而言,直接的市場驅動因素都在於其營運成本降低、使用壽命更長(影響勞動力成本),加上日益嚴格的全球監管要求。

那麼,CFL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很顯然地,有幾個因素共同導致CFL退出這一競爭市場。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在於LED不僅能在成本上達到同等的發光效率,同時還帶來了其他的優點:更美觀的外觀設計、更佳的色彩表現和選擇——色溫和顯色指數(CRI),而且也更適於現有和新興的照明應用。

此外,LED很快地從另一個功能領域超越了CFL:易於調光。儘管有很多種方法可以直接從交流電(AC)線路驅動CFL調光,但在CFL燈泡中增加電路實施起來相當棘手,IC供應商投入了大量精力來實現這一目標。更糟糕的是,可調光CFL必須相容於已經普遍安裝在數百萬戶家庭中的低成本三端雙向交流開關(TRIAC)調光器。基於過零(zero-crossing)脈衝寬度調變(PWM)的低成本、高效率TRIAC調光方法必須「映射」到友善CFL的調光方法。最終,消費者可能會因為CFL標籤上標註的「不可調光」(non-dimmable)而感到沮喪,而當他們發現這導致原本安裝的可調光白熾燈插座無法使用或調光時,還會因此而更生氣。

CFL式微的一個明確跡象是難以找到最新的市場資料。2009年時有一系列令人矚目的預測分析,如《CFL市場概況:能源之星照明合作夥伴會議》(CFL Market Overview, ENERGY STAR Lighting Partner Meeting)、2012年市場諮詢/研究公司麥肯錫(McKinsey & Co)發佈的報告:《照明未來之路:全球照明市場展望》(Lighting the way: Perspectives on the global lighting market),以及來自ACEEE《建築節能夏季研究季刊》(ACEEE Summer Study on Energy Efficiency in Buildings)中的2014年前瞻性報告:《LED是下一個CFL:創新傳佈分析》(Are LEDs the Next CFL:A Diffusion of Innovation Analysis)。但在那之後,就很難再找到有關CFL與LED市場比較的資料了。

而除了CFL與LED的發展歷程,我們還學習到什麼經驗教訓?首先,「下一件大事」的長期預測非常冒險,因為期間可能發生不可預見的斷層(例如在1950年代,真空管市場看起來好像將在「可預見的」未來蓬勃發展),而有些可預見的事件,例如隨著LED的升級,可能讓某一技術或市場發展所花費的時間比分析師的預測更少或更多。

其次,今天看起來「永恆」的事物只是一種幻覺。目前,許多人都擔心Facebook和一些網路公司所具有的主導地位和影響力,這當然是一種相當合理的顧慮。但是,Facebook並不一定會永遠存在。這個領域充斥著在某一個或多個領域具有類似優勢和影響力的公司(如RCA或甚至是GE)及其象徵性的架構,他們現在僅是作為一家授權公司擁有的行銷品牌而存在,但並不一定是永恆的。

而在其他情況下,持續存在的可能不再是其品牌架構,而是發展成為不太一樣或者不再明顯佔據主導地位的公司。在個人電腦(PC)的發展初期,「意見領袖」(opinion leaders)擔心整個產業的未來——可能永遠——將由IBM的PC、英特爾(Intel)的微處理器以及微軟(Microsoft)的作業系統(OS)這三強組合所主宰。而今看來,IBM已經100%脫離PC業務(包括桌上型電腦和筆記型電腦)了,英特爾仍然是處理器的主力,但其主導地位已經明顯下滑,Windows還是一套強大的作業系統,但並不是市場唯一,尤其是在智慧型手機和嵌入式應用。如同美國職棒傳奇人物兼哲學家Yogi Berra曾經打趣地說:「預測是非常困難的,特別是涉及未來。」(Predictions are very hard to make, especially about the future.)

那麼在LED之後,照明產業接下來將會出現什麼?我不知道;或許有人會做出正確的預測。它可能是LED的增強版,或者可能是量子點,也可能是我們此時甚至都還沒聽過的一些技術。

另外,您最近是否看過有關CFL的最新可靠統計資料?對於CFL與LED的興衰起落有什麼看法?它讓我們學習其他更多的經驗教訓嗎?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Whatever Happened to CFLs?,by Bill Schwe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