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和台灣人聊天時,常會聽到他們說:「台灣是個小島;」一方面,他們有點是在自我調侃,但言外之意似乎是想強調台灣與對岸不同的獨特性。而在我上次造訪台北時恍然大悟,台灣人現在比以往更能善用地緣與經濟優勢,他們把台灣的「小」化為優勢,特別是運用於轉型為世界科技重鎮的努力上。

菁英人才齊聚一堂

這項任務利用的第一個原理,是儘管「小」、反而能聚集各路菁英。台灣的科技人才與知識資源集中,使其能設定事情的優先順序,並專注於科技研發專案。例如在筆者代表EE Times訪問台灣的科技部長陳良基,他提及台積電(TSMC)的共同創辦人曾繁城(F.C. Tseng)是他的研究所同學;這些淵源讓政府與業界人士能保有良好的關係。

而當我們談到半導體產業的未來時,陳良基提到了在新材料開發方面需要更多創新,他的論點聽起來很熟悉;我想起來幾天前在台北採訪鈺創科技(Etron)執行長盧超群時,他也曾提到這個觀點。所以當我問他是否知道盧超群的「異質整合技術藍圖」(Heterogeneous Integration Roadmap,HIR)時,陳良基的回答是:「當然,因為我們是朋友。」

我又回頭去問盧超群:「你認識陳良基嗎?」盧超群說陳良基是他的「好朋友」,他們是在進行產學合作專案時認識的,當時陳良基是台大教授。盧超群還說,他最近曾建議陳良基以部長身份盡快推動關於異質整合(HI)、人工智慧(AI)與物聯網(IoT)的標竿型晶片技術研發專案;他並指出,台灣的半導體產業擁有發展異質整合架構的良好體質。

所以,這些台灣半導體業界大老們不僅彼此認識,也會交流觀點、討論計畫可行性,他們一直積極地協助確立台灣科技產業的發展走向。我開始搞清楚頭緒了…

各方合作加速計畫執行

「小」的第二個優勢,是學界、產業界和政府機構之間容易合作,讓各種計畫能夠更快速地執行。無疑地,台灣半導體產業的主導者們已建立了緊密的聯繫網路。

舉例來說,鈺創的盧超群之前在美國IBM擔任研究員長達十年,他極度推崇台積電的曾繁城,提到:「當我回台灣時,曾繁城幫了我不少忙,他教我如何讓電路設計、元件和晶片達到真正的高良率生產,他在1991至1995年(EETT編按:由工研院負責執行)的次微米計畫(Submicron Project)中貢獻良多。」

1991年2月,盧超群在新竹科學園區成立了鈺創,在「次微米計畫」下率先使用0.5微米製程開發第一顆16-Mbit DRAM和4-Mbit SRAM;而曾繁城在盧超群創業期間扮演關鍵角色,提供了很大幫助。

在張忠謀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時,曾繁城一直保持低調。但半導體業界的知情人士都了解,若沒有曾繁城,台積電也無法在晶圓製造上建立穩固的技術基礎。盧超群稱曾繁城在開發新技術或是非常困難的技術方面特別有「天賦」──「無論是模組還是IC的整合;」而如果沒有曾繁城,全世界這麼多半導體工程師設計出的晶片,無法如此順利且有效地導入實際生產。

他表示:「曾繁城與張忠謀一起選擇了對的技術和工具,並做出了許多保持競爭力與生產力的正確決策;」他也再次強調,「沒有曾繁城,台灣的晶片製造不會變成如此賺錢的產業。」台積電堪稱台灣科技產業和經濟繁榮的支柱,或許更重要的是這些科技領導者在1980年代和90年代彼此分享他們在各自領域的成功經驗,而隨著他們不斷傳承、其影響力持續存在。

資訊流通快速

第三個重點是:台灣因為「小」,所以資訊能更快速傳播。源思科技(LoFTech)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這家從工研院(ITRI)獨立出來的新創公司,開發了一款名為揪科(Juiker)的即時通訊(IM)平台,將「國家安全」納入設計考量。

而對LoFTech發出的第一個疑問,顯然就是為何還需要開發一個全新的即時通訊平台?目前市場上已經充斥各種即時通訊軟體,像是中國大陸的微信、美國Facebook旗下的WhatsApp、英國的Telegram和從韓國/日本崛起的Line。的確,在2013年市場上已有各種類似的即時通平台之背景下,開發一個新即時通訊系統會感覺是違反常理。

但台灣卻有截然不同的做法,因為政府看到了使用商業平台時容易發生問題;此類平台建立的目的在於收集資料,並利用這些資料來賺取利潤。於是他們詢問工研院是否能開發出相關產品,以符合政府機關或具有安全考量的商業機構(如銀行)的需求。

工研院的團隊後來開發了一個B2B風險管理工具,允許將資料儲存在聯邦雲(Federated Cloud)上。源思科技創辦人兼執行長黃肇嘉(Paul Huang)表示:「每個政府或金融機構都有強大的動機按照自己的規則來保護其資料和通訊。」

這是另一個台灣如何利用其「小」的例子;如果沒有與政府官員針對具體需求進行直接和密集地討論,這類產品不會誕生。陳良基列舉所有這些優點,解釋為何台灣雖小,卻能為抱有遠大夢想的企業家帶來光明前景的原因:「如果你希望帶來巨大的社會影響,台灣是個能讓你實現夢想的地方,因為事情的進展速度可能會快得多。」

的確,從地理角度來看,台灣很小、人口很少,並非一個需求大量商品的巨大市場,在目前這個人工智慧迅速發展的時代,台灣似乎處於劣勢,因為它無法收集大量數據,而專家們認為大數據對於開發深度學習演算法至關重要。當然,台灣沒有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這類的企業;簡而言之,中國大陸所擁有的台灣都沒有。

所以當陳良基最近前往美國,為台灣的9所大學招募300個教職員職缺時,其中一個最常遇到的問題就是:為何商業人士、科學家或研究人員要選擇台灣?而他的回覆很簡單:「在台灣,可以擁有民主與自由。」

陳良基表示,在台灣的課堂上或是研究環境,不用擔心說什麼話、做什麼研究會觸犯禁忌,「台灣就像美國一樣,你可以做任何事情。」而在未來,當透明度、中立性、資料隱私和資料安全性等議題,在科學研究與技術、商業發展領域成為重要關鍵時,台灣雖然「小」,或許所擁有的一切就會成為最大的優勢!

編譯:Patricia Lin;責編: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Taiwan: Small is Beautiful ,by Junko Yoshida)

「Focus on Taiwan」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