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繁榮就是蕭條。這是記憶體產業長期以來的景氣循環。當3D NAND的價格疲軟,DRAM目前似乎仍持續走強。但這能撐多久呢?除了需求多樣化以及多家中國新興供應商崛起,市場的週期性起落會一直是常態嗎?

DRAM市場的一個關鍵特性是目前只有三家主要的供應商——美光科技(Micron Technology)、海力士(SK Hynix)和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

IC Insights市場研究副總裁Brian Matas在接受《EE Times》電話採訪時表示,「業界三巨頭正嚴加控制其產能。同時,市場對於更高性能和更高密度的元件也有相當強勁的需求,特別是來自資料中心和伺服器應用。」

在某種意義上,智慧型手機和平板電腦就像是新的PC,取代了曾經是DRAM產業主要驅動力的PC地位。Matas表示,智慧型手機的新購買週期正在擴大。然而,「即使智慧型手機的性能不斷提升,加進更多的DRAM,可能也無法再經歷我們最初看到智慧型手機的廣泛普及或年成長率或單位出貨量的爆炸性增加。」

Matas表示,大型DRAM買家像是Facebook、Google和亞馬遜(Amazon)等公司,他們正在購買營運大型網路儲存系統和伺服器應用所需的各種記憶體,而且也足以支付由於DRAM產能有限導致的更高價格。他說,智慧型手機的DRAM含量也有所增加,而在汽車應用中的情形也是如此。

美光執行副總裁兼商務長Sumit Sadana在接受採訪時說,美光科技認為,這種對於DRAM的多樣化需求是市場從根本上不同於幾年前的原因之一。Sadana還指出近年來供應商的整併趨勢。

Sadana說:「我們認為,記憶體產業的未來將會比過去更加穩定,這是整併的一種作用。」他並補充說,美光對於產能的擴張將更加全面且謹慎,並將與需求趨勢及其客戶需求保持同步。

針對當今DRAM的多樣化需求,Sadana認同Matas的看法——不再是由PC業務驅動整體需求的三分之二。

Sadana指出,「如今主導這一市場的是像行動等更大的市場領域,以及更快速成長的市場,如雲端和自動駕駛應用,」還有用於人工智慧(AI)和機器學習的高頻寬記憶體。今年預計將成為記憶體產業有史以來最賺錢的一年,而美光公司則預期在未來的5到10年內將會看到更穩健的產業環境。

DRAM market IC Insights的Matas認為,由於去年和今年所有的資金都流向DRAM資本支出(capx),因此很容易就能理解為什麼近期的預測都指向DRAM的平均價格(ASP)將會下滑。

Sadana將這種穩健的前景歸因於這樣的事實:諸如人工智慧(AI)、機器學習和自動駕駛等許多創新趨勢,仍然處於起步階段,例如,讓車輛轉變成電腦需要大量的DRAM。同時,他表示,用於資料中心執行雲端運算工作負載的伺服器有2/3都採用DRAM和快閃記憶體(flash)——他們同時也是AI和機器學習進行各種處理的核心。其他需求驅動因素還包括物聯網(IoT)、擴增實境(AR)和虛擬實境(VR)以及加密貨幣。

Sadana表示,當DRAM降價時,只要與使其降價的成本保持同步,就不算是什麼壞事。只有在降價速度比成本更快,而且是連續降價的情況下,才會引發顧慮。

他說:「現實情況是,過去幾十年來,這個產業一直在成長,而且這段時時的定價也一直在降低。只要價格下滑情況跟得上因技術進展帶動成本降低的腳步,它肯定能為半導體業者持續創造穩健市況。價格下跌本身並不代表市場健康與否等狀況。」

儘管美光對於長期盈利能力抱持樂觀態度,但投資分析師已經在調整對於該公司和整個產業的前景預測了。其中一位高盛(Goldman Sachs)分析師稱,「根據我們的供需分析,DRAM和NAND將逐漸走軟。」

Matas表示,IC Insights看到DRAM市場平均銷售價格走軟——預計到今年年底都將趨於穩定,然後開始下滑。這是因為部份產能開始上線並加速量產,導致到2020年的價格暴跌。

儘管成長幅度以及極端起落令人震驚,但他預計這些景氣循環將會繼續,部份原因在於市場上只有三家主要的業者。

Matas說:「由於價格如此大幅上揚以及投資變得如此巨大,三家業者中的任何一方都難以在市佔率方面超越另一方,而且沒有人會因產能過剩而大幅壓低市場價格。」

中國業者加入市場?

這引發了對於新供應商進入市場的恐慌,但中國希望在DRAM市場扮演重要角色,這也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我們認為中國的影響力並未真正對DRAM市場造成巨大衝擊。」Matas說,至少,並未主導先進的DRAM市場,因為即使他們著手啟動設備並開始運轉,他們的技術也落後於三星、海力士和美光三到五年。

Objective Analysis首席分析師Jim Handy表示,儘管中國渴望成為半導體市場的重要廠商而且口袋很深,但中國者在DRAM市場的表現並不樂觀,因為他們使用的技術來自缺乏專有技術的合作夥伴,但要取得好的技術就必須支付授權費用。

Handy說:「中國的目標是在2020年成為主要的半導體供應商,所以無論如何他們都會在供過於求時切入市場。」

Handy認為產業景氣繁榮以及可能隨之而來的蕭條是很典型的——兩年興盛,然後衰退兩年,他並預測下一個衰退週期將持續3年直到2021年。

總之,他並不確定這次的景氣繁榮和隨後將出現的蕭條,與1992年至1995年底的那一次是否有很大的不同——那一次並不是因為需求變化造成的,而是由於人們期待迅速供給帶來的問題而導致的。當時DRAM的主要市場是PC,市場上更需要16位元元件而非4位元或1位元。DRAM製造商在隨後的兩年都努力將這些元件推向市場,導致市場短缺造成價格上漲。

DRAM market-2 Objective Analysis預計,由於2017年堆積過多產能將導致DRAM在2019年時無利可圖。

值得注意的是,在那段繁榮期,市場上共有28家DRAM製造商,而不是3家。Handy說,那是有史以來最大的市場。

最終,驅動大多數記憶體週期的是供給。Handy說:「需求沿著一條非常穩定的道路前進,而供應面將開始反彈。」他並補充說,當為了解決短缺問題而增加產能時,鐘擺最終將會在短缺和供過於求之間來回擺動。

「價格從2016年開始上漲,如今我們已接近2018年底了,兩年的短缺情況大致正常。」他說:「這個問題的不同之處僅在於短缺情況更加極端,所以才導致了持平的價格上漲。」

Handy表示,現貨市場可以作為整體市場是否穩健的指標。他說,當DRAM價格高時,現貨市場價格走高,當DRAM價格低時,現貨市場價格走低。

Handy說:「現貨市場通常是這些市況的早期指標」。例如,NAND快閃記憶體現貨價格從今年年初開始下跌了60%。他表示,「隨著DRAM的出現,現貨市場仍然幾乎持平,而合約價格並未下降。」

Objective Analysis以資本支出作為指標。Handy說:「如果2017年有太多的資本支出,那麼這將導致兩年後的2019年供過於求。」。

預計明年的DRAM市場將沒什麼利潤,而NAND快閃記憶體供應過剩則一部份歸咎於其產能過剩轉為DRAM。「當這種情況發生時,DRAM市場幾乎在一夜之間就會出現供過於求的情況」Handy並補充說,這種骨牌效應的唯一替代方案就是關閉產能並停止運轉。

Handy表示,由於DRAM是一種商品,這些景氣起落循環將不會結束,而且他也不認同整併供應商形成寡頭壟斷就能中止DRAM價格的大幅波動。

「當產業中的每個人都開始說這次不會發生景氣循環時,那就得看緊你的荷包了,因為輪到下一個景氣週期了。」Handy說:「產業景氣循環一如往常。」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DRAM Boom and Bust is Business as Usual,by Gary Hil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