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EEWeb編輯Max Maxfield要我寫一篇「值得工程師關注/造訪的事件/博物館」相關部落格文章。

為什麼是我呢?好吧,正如Max所解釋的,「這很適合你,因為你看起來已經去過大多數地方了。」一開始,我覺得這並不容易,畢竟每個人的想法不同,有些博物館也可能不值得專程造訪,不過,如果你恰好有機會到附近的話…

雖然我有幸親身經歴了許多令人難忘的地方,還有很多地方卻還沒機會去過。最後,我決定把重點放在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機構,而不是記錄一些知道而且想去的地點。

我要介紹的這十大值得工程師造訪的景點,並未按任何特定順序——這要排名也太困難了。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有些地方是很久以前去過的,如今當然多少都發生了變化!

希臘國家考古博物館

我最近才剛從希臘旅行回來,所以這是目前在我腦海中印象最深刻的。在雅典時,我參觀了希臘國家考古博物館(National Archaeological Museum of Greece)。雖然它的規模(展示面積)比羅浮宮(Louvre)或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更小,但從展示內容來看,它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博物館之一。

這座博物館收藏了邁錫尼文明的一些重大發現,主要是由德國考古業餘愛好者Heinrich Schliemann發現,包括阿伽門農(Agamemnon)的死亡面具,以及青銅和大理石的驚人雕塑。但這不是我想說重點。值得一提的是這裡有兩個房間專門用於展示「安提基特拉」(Antikythera)機制——這是古希臘時期為了計算天體在天空中的位置而設計的青銅機器,算是一種類比電腦。其展示包括3D電影以及該機制的現代重建。

20181012NT01-museum_P1.jpg 古希臘時期的Antikythera機制重建(來源:Aubrey Kagan)

其所展示的是原始機制的三個主要部分。儘管實際機構似乎只有1公分厚,但其錶面刻度清晰可見,看起來也很堅固,如下圖所示。

20181012NT01-museum_P2 原始Antikythera機制的三個較大部份。你還可以在中間片段看到指針(來源:Aubrey Kagan)

在我讀過的相關書籍中提到,希臘人並不懂這類齒輪機制,而且要到中世紀西方文明滲透後才開始接觸到這方面的知識。

但是,這種Antikythera機制看起來非常複雜,而另一項大約在同一時代的醫療器械展示則是一個明顯使用蝸桿傳動的擴張器,如下圖所示。因此,在希臘文明之後,這些齒輪的知識顯然已經消失了。

20181012NT01-museum_P3 位於中央的古代醫療器械上清楚可見其蝸桿傳動機制(來源:Aubrey Kagan)

佛羅倫斯科學史博物館

我從小在羅德西亞(1980年後更名辛巴威)出生、長大以及接受教育,後來在以色列取得電氣工程學士,接著才在南非取得MBA學位。由於以色列距離歐洲不遠,因此從大學時期開始就經常到歐洲旅行。但當時我從未真正關注過這些科學導向的博物館,基本上只是依據一本50年前的旅遊指南——《一天5美元玩歐洲》(Europe on Five Dollars a Day)去玩。沒錯,我確實有點年紀了!

大約在1982年,我和我太太又去了一次佛羅倫斯。談到藝術,我完全不想掩飾自己的庸俗,因此,當我太太去參觀烏菲茲美術館(Uffizi)時,我決定避開這些路線,直接來到科學史博物館(現更名為伽俐略博物館)。

雖然這座博物館很小,但像牛頓擺(Newton's Cradle)這樣的展示也令人著迷。現在,這些裝置都變成了玩具,但最初可是用於驗證物理原理的。還有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人體剖面(也可能是雕塑),明顯可看出是來自實物的精心複製品。但真正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看到放在一個罐子裡面的伽利略(Galileo)的手指(沒錯,那正是他的手指)。從那以後,我就迷上了科學博物館。

英國牛津的多座博物館

儘管英國牛津(Oxford, England)擁有多座獨立的博物館,但該鎮本身就是一座博物館。當你走在街道上,就會看到到處都是紀念碑——像是Robert Boyle曾在此工作、Roger Bannister在此打破4分鐘-英哩紀錄等等,以及謝爾登劇院(heldonian Theater)與博德利圖書館(Bodleian Library)等歴史性建築物等等。

牛津的主要博物館是艾許莫林(Ashmolean)博物館,我很高興在此看到一些古怪的東西,例如Guy Fawkes的燈籠和查理一世(King Charles I)時期檢察官所戴的鐵帽。

科學史博物館收藏了大量科學儀器,包括世界上最大的星盤系列,以及精彩的蒸汽龐克(Steampunk)藝術展示。

其中我認為收藏最古怪的是皮特河博物館(Pitt Rivers Museum)。曾經有人告訴我,參觀這個博物館就像是在探索怪叔叔的閣樓。收藏在玻璃櫥櫃中的古董都伴隨著固定在底座的簡短打字描述,然後你會發現在自己生活中的一些奇怪元素。此外,其中還展示了一台HP35計算機。

荷蘭埃舍爾博物館

位於荷蘭海牙的埃舍爾博物館曾經是荷蘭女王的各季行宮,現在已經被改建為收藏版畫藝術家M.C. Escher的作品。除了M.C. Escher的創作之外,還有對於構成他藝術基礎場所的解釋,以及他嘗試和描述的無限概念。此外還有幾間展示屋——包括「錯覺屋」(Ames room),可讓您體驗Escher實驗的錯視幻覺。

由於這裡從海牙到布魯塞爾很近,我認為應該再順道參觀位於布魯塞爾的馬格利特(Magritte)博物館。對於一個像我一樣有著奇怪工程思維的人來說,應該也會覺得收藏的Magritte作品很有趣。

紐約莫斯曼鎖具博物館

紐約市不乏博物館和文藝活動。但我設法說服我太太一起參觀位於第五大道(5th Avenue)附近的莫斯曼鎖具博物館(Mossman Lock Collection),它不僅描述了鎖具的發展歷史,還介紹用於解鎖的技術,以及解鎖這些技術的對策。

美國西部片中的歹徒都知道只要將火藥倒入鎖中即可破壞它,但至今一切已經發生變化了,而且現代的裝置似乎變得更堅不可摧——這就是挑戰。順便提醒一下,如果和你一起旅行的人對技術沒什麼興趣的話,我建議你自己去參觀這家博物館。(我太太很快就覺得無趣了!)

美國國家航太博物館及Paul E. Garber廠區

當然,美國國家航空航太博物館(Smithsonian Air and Space Museum)是偉大的博物館之一,但其位於華盛頓特區之外的保羅·蓋博廠區(Paul E. Garber Facility)有著更大量的航空航太裝置收藏。不過在參訪前必須先預約,就會有一位導覽員引導你參觀。因為這裡有太多收藏會吸引你的注意,讓你不時停下腳步來觀賞。

我發現那裡展示了一架奇怪的飛機,是由美國George Armstrong Custer將軍的孫子為軍方開發(但未成功)。在我們到訪時,他們正在修復艾諾拉·蓋(Enola Gay)號轟炸機。

安大略省科學中心

加拿大多倫多安大略省科學中心(Ontario Science Centre)是世界上最早的互動科學博物館之一。IMAX電影院旁邊有一台退役的Canadarm太空梭遙控機械手臂,我想是來自亞特蘭提斯(Atlantis)太空梭。我曾經應徵過IMAX的工作,但並未錄取。然而,我曾經為國際太空站(ISS)上使用的Canadarm下一代遙控機械手臂工作,每次去IMAX看電影時,我都會跟朋友們描述其不同的部份和動作。

費城富蘭克林研究所

大多數的互動科學博物館都很棒,雖然去過很多個,但有些記憶開始模糊了。南非約翰尼斯堡的科學探索中心(The Sci_Bono Discovery Centre)位於一個改造後的發電廠(充滿了大型發電機),但我發現不太記得波士頓科學博物館(Museum of Science in Boston)、芝加哥科學和工業博物館(Museum of Science and Industry)或費城富蘭克林研究所(Franklin Institute)的展示重點。

說到這裡,我忽然想到曾經在富蘭克林研究所騎天空腳踏車(SkyBike)。工程師們都知道,從重量和位置來看,這種走在鋼絲上的腳踏車不可能傾斜或摔落,但是當自已在安全網上方不停地搖晃時,還是很難說服自己接受這個事實。

20181012NT01-museum_P4 我在費城富蘭克林研究所騎天空腳踏車(來源:Aubrey Kagan)

英國倫敦索恩博物館

英國倫敦索恩博物館(Sir John Soane's Museum)基本上是維多利亞時代上層階級的房子,可能建於19世紀。博物館中有許多約翰·索恩爵士(Sir John Soane)收藏的古董,並展示了羅馬、希臘和埃及的文物,但這些對我好像沒什麼重大意義。

我比較感興趣的是版畫家Hogarth的八幅畫作——《浪子的歴程》(A Rake's Progress)。這些畫作被隱藏在一系列的滑動面板上,每小時緩緩移出一些面板。如果夠幸運遇到導覽員,可以聽聽他介紹這一連串的故事場景。

你看過1960年的電影《倫敦劫案》(The Day They Robbed the Bank of England)嗎?片中描述劫匪(其實是愛爾蘭共和軍政治犯份子)闖入索恩博物館並複製英格蘭銀行的平面圖,以達到其邪惡目標。電影中的場景應該就是在索恩博物館拍攝的,因為它看起來完全一樣。在我參觀這座博物館時,還沒有想到這部電影,很巧地就在我參觀博物館的那趟旅程回到家後一週,TBS剛好播了這部電影。

英國國家電腦運算博物館

如果要排名的話,在我心目中,英國布萊切利公園(Bletchley Park)及其國家電腦運算博物館(The National Museum of Computing)應該算是最重要的。這兩座博物館位在相同的地理位置,但必須分別買兩張門票。此外,與英國大多數博物館不同的是,這兩座博物館都不是政府營運機構,因此都不是免費的。

布萊切利公園是第二次世界大戰(World War II)的建築,當時在此解碼了德國軍隊的訊息。德軍當持採用的就是NEMA密碼機Enigma來編碼其訊息。

到了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英國政府莫名其妙地(至少對我來說)命令徹底銷毀所有使用的設備。這表示我們無法看到原始的密碼機器;然而,這裡展示了一款號稱「炸彈機」(Bombe)的解碼機器複製品,這是一台電磁式的機器,經由許多密碼組合來破解編碼訊息。工作人員每天都會進行一次或兩次的炸彈機操作展示。其中繼電器和馬達發出的咔嗒聲令人真的感到振奮。

同期間被摧毀的還有有史以來的第一台電腦——「巨人」(Colossus),由Tommy Flowers在1943年設計。(遺憾的是,沒有多少人知道Tommy在運算和解碼方面的貢獻)。在英國國家電腦運算博物館中,也展示了Colossus電腦的複製品,雖然它比Bombe安靜許多,但看到這台最古老的電腦仍然讓人十分興奮。

我小時候曾經製作過二戰飛機的Airfix塑料飛機模型(我想應該就像是美國模型玩具製造商Revell的飛機模型吧!)。在這些博物館的展示櫃周圍散落著許多這些飛機模型,我年輕時對於從天花板上垂下來的這些飛機曾經有非常懷舊的感覺。

這些都是我以一個工程師的立場,分享了曾經去過並留下深刻印象的博物館。對於電子工程師來說,每個人喜歡的博物館都不相同。如果是這樣,請在評論中與我們分享令你印象深刻或值得一遊的工程相關博物館。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My 10 Most Memorable Touring Spots as an Engineer,by Aubrey Ka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