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標題看起來似乎有點諷刺意味。但我並非試圖暗示知識移轉和IP剽竊這二者是一體的兩面,也不表示IP剽竊可以被接受。

然而,由於美國政府最近指控聯華電子(UMC)和中國DRAM製造商福建晉華(Fujian Jinhua)涉嫌共謀竊取美光科技(Micron Technology)的IP,讓我聯想到了兩件事:軟體和工程委外產業,以及政府與政府之間的關係。

其關聯性在於:當政府與政府之間的關係良好時,就會出現各種關於技術移轉、知識交流以及雙邊貿易關係等糖衣包裹的措辭。

當成本得以大幅降低時,各種工程和製造服務的外包和境外委外(offshoring)等活動總是絡繹不絕。當美國和英國開始自稱為「知識經濟」(knowledge economy),中國、印度和遠東的許多地區就被視為世界的製造中心。當時,為了複製並滿足對於品質、標準和規範的要求,各種相關的製程、技術和系統都必須陸續到位。

而在那之後,中國和印度憑藉著自身的力量,逐漸發展成為更強大的經濟體——有許多研究都指出未來20-30年的世界強權將從西方轉向東方。隨著生活水準提高、基礎設施的改善以及政府為提振經濟而採取的行動,情勢開始發生轉變。

以印度為例。從1980年代開始,美國和歐洲的企業和科技公司大量地延攬印度的軟體工程師,德州儀器(TI)甚至最早在印度班加羅爾建立據點。印度培養了許多電腦科學和電子專業人才,但他們的受雇薪資通常比美國軟體開發人員或工程師更低90%。

這不僅催生了巨大的外包產業,並為Infosys、Tata Consultancy Services、Wipro、HCL Technologies和Tech Mahindra等公司帶來巨大的成長。當時,甚至在西雅圖附近散步,你都會看到許多來自印度的工程師,他們都由這些外包公司(有時就像大型職業介紹所)部署或派遣至美國工作。

而當印度開始繁榮、工資不斷上漲,外包公司開始致力於多元化以維持其重要性。特別是在美國和英國已經開始限制工作簽證的核發。我曾經有機會與幾家英國新創公司談起,由於英國當地的嵌入式軟體工程師短缺嚴重,不但很難招聘到人才,而且也無法取得從印度招聘合適人員的簽證。(再加上因為英國脫歐之故,許多東歐的軟體和硬體工程師對於在英國工作的未來不確定性,使得如今人才招募更困難。)

除了工作簽證的限制,過去幾年來,美國一直採取各種行動以鼓勵國內製造,而隨後就任的川普總統(President Trump)更大力鼓吹「美國製造」(Made in America)的產品。

因此,外包至印度,或是在美國或英國等地招聘印度人才資源,就變得不再那麼具有吸引力了。接著,就像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一樣,在印度也開始流行起成立新創公司。許多曾經在美國或歐洲因合約工作過的人開始利用其於海外獲得的知識與經驗,在印度或其所在的國家成立了自己的公司(許多通常是在印度建立開發中心)。

即使是美國和歐洲的技術創投公司(VC)如今也在印度紮根,為這些新創公司創辦人提供資金——其中有些新創公司的創辦人就是所謂的「海歸派」(foreign returns)。包括Sequoia Capital和Accel Partners等VC已經在印度營運一段時間了。

其結果是許多曾經在印度以外地區學習製程或從事技術相關工作的人,紛紛回到印度紮根發展,其中有些人還發展得很成功,而且,印度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市場。中國的情況也是如此——曾經在矽谷累積工作經驗的人回到中國和台灣後,現在正經營著自己一手創辦的半導體或技術新創公司。

wafer-small

政府關係

現在來談談政府之間的關係。在全球化時代,大多數的政府都鼓勵各種雙邊貿易活動。在經濟繁榮時期,政府和監管機構都不會過度關注境外委外或外包,因為這些都只是促進良好貿易關係的一部份。政府員工也會競相向其主管或政治領導人展示這些活動對於雙邊協議有多麼重要。

最終,總統和總理都需要建立一些口碑或政績,以展現國家如何在其領導下穩健地發展,以及他們是多麼優秀的國際政治家。

此外,對於所謂「新興經濟體」或發展中國家,西方經濟體的領導人似乎總會抱持著某種優越感。這使得他們很喜歡討論如何用他們的知識、製程或技術移轉來「幫助」這些新興經濟體或發展中國家。

因此,當政府與政府之間的關係良好時,一切都很美好。然而,一旦關係惡化了,就像目前卡在美中之間的貿易戰一樣,所有曾經美好的想法都會消失殆盡。無論是知識移轉、IP竊取還是創新,其界線如今已變得模糊了。

當然,IP剽竊的行為可能存在,但在美好時光,它可能只是知識移轉的一部份或知識交流計劃的另一種說法。我並不是說目前的起訴書是知識移轉計劃的一部份。但重點是,它看起來就像是更大政治版圖的一部份,因此你要如何給它貼標籤或實際真相究竟是什麼,在某種程度上已經無關緊要了。

從我的立場來看,這就是一個政治問題。在關係良好時,我們可以稱之為知識移轉;而當事情變得沒那麼美好或者對政治領導人造成不便時,這條界線當然也就跟著模糊了。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Knowledge Transfer, or IP Theft?,by Nitin Dah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