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386電腦閃亮登場的時代開始當記者,主跑電腦產業新聞。多年後,我曾經有機會訪問一位晶片業的首席設計師Pat Gelsinger。當時英特爾(Intel)在加州棕櫚泉(Palm Springs, CA)的一家飯店舉辦了第一場開發者論壇(IDF),而我們就在飯店的泳池畔進行採訪。

Gelsinger在那年的IDF發表專題演講,預言Denard微縮定律的終結。他警告說,如果時脈速率和熱耗散持續其歷史發展軌跡,等我們開發出100-GHz CPU時,它將會比太陽表面更加炙熱。

工程師不斷地發現轉向多核心運算的各種方法,至少避免這種過熱崩潰。這一路走來,他們成就了一件件最酷的事。

我的記者生涯是從密西根州大急流城(Grand Rapids, MI)開始的,重點在於當時我用的是Cambridge Z88電腦,待在Denny's餐廳喝著難喝的咖啡,完成了一篇篇的新聞報導。事實上,那台低解析度的8x8點陣式顯示器經常比咖啡更糟糕。

Tech Past

工程技術的進步帶來了曾經令我驚艷的IBM ThinkPad。多年來它陪伴我走遍大小技術會議與展場,當然也得隨身攜帶著這台筆電的電源線,他們一起在我的背上留下了酸痛的「老症頭」。

如今,在我寫這篇文章時,用的是以蘋果(Apple) MacBook Air為模型打造的戴爾(Dell) XPS筆電。現在,我不太需要再為這台筆電另外攜帶電源線,背部酸痛的毛病很少再發作,而且,我花在看Windows開機或關機的時間也減少了一大半。

我經常寫到有關摩爾定律(Moore’s Law)告終的報導,因為我們正逐漸接近CMOS微縮的原子極限——預計會發生在2奈米(nm)左右。我希望當我們真的走到了那一步時,我仍然在寫科技新聞,有時候,我經常在想它們會是什麼樣子。

小時候,當家裡出現一台Zenith彩色電視後,我感到非常震驚,當時可以熬夜看一整晚的「星際大戰」(Star Trek)。長大後,當公司發給我一支可以放在口袋裡的諾基亞(Nokia) 3310手機,讓我能隨時打電話給任何人時,再次讓我驚歎。它讓我學會了發簡訊的奧妙!

最近,我有時會抱怨我的iPhone,因為我不了解最新的iOS變化。但就像娶進門多年的老婆一樣,我可不能沒有它。

5G、工業4.0正如火如荼展開中,不可或缺的技術都在這裡!即刻報名「2018 Tech Taipei擘劃5G時代智慧工業4.0研討會」,讓業界專家為您揭密智慧製造、工業自動化最新技術趨勢!

我最近有機會參訪了香港,30多年前我曾經在那裡開始了我的科技記者生涯。我下載了一些過去經常聽的老歌,然後在赤柱村道回味最愛的慢跑路線。

我十分驚奇地想起那個曾經讓我用來取代Sony隨身聽的裝置,現在還讓我不時地停下來拍照,並用於在網際網路上查找地圖等。我在想,在另一個30年過後,我是否仍有幸回到這裡看看自己曾經走過的這條路,那時我隨身攜帶的裝置會是什麼?它又能讓我做些什麼?

我覺得自己很幸運有機會認識台積電(TSMC)、三星(Samsung)、英特爾和imec等公司的數千名工程師,我認為他們將協助我們的產業發展到2nm,以及解決其他方面的任何問題。

社交網路和行動裝置確實造成了一些大問題。我不知道自己最近寫的物聯網(IoT)和人工智慧(AI)報導能否為一些更大的問題奠定基礎,期望這些問題將在我退休之前解決。

一開始我們還會抱怨垃圾郵件,但長久以來,人們似乎已在手機上迷失了自我。最糟糕的是,我們擔心社交網路如何被用來操縱公眾輿論,甚至將權力交給擁有大量資料中心(從電網的來源吸取能量)的少數幾家公司手中。

儘管如此,我非常感謝能夠如此輕鬆地與世界各地的朋友連線、分享訊息和視訊,以及擁有能夠一手掌握許多資訊的這種「知識領航裝置」。

我也很開心自己能有機會一直在產業最前線,接觸並見證持續創造下一件大事的工程師們。我知道我們可以靠你們持續創造未來。謝謝!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Thoughts on Tech’s Past and Future,by Rick Merr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