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前文:自動駕駛車輛的「2019學年度」必修課  

3. 需要獨立的監督和制衡

自從Waymo、Uber和GM Cruise決定在公共道路上測試自動駕駛車輛,宣稱「請相信我們,這些測試車是安全的;」大眾別無選擇,只能相信這些表面上的承諾。令人震驚的是,這些自駕車業者並沒有接受過什麼公眾審查就上路了。

監督自駕車安全的第三方機構何在?Koopman指出:「歷史告訴我們,只有獨立的審查和制衡,才能獲得真正的安全;」他補充,「投入數十億美元追逐緊迫的期限,為自動駕駛車輛開發團隊帶來了巨大壓力,迫使他們在安全方面偷工減料。有些安全隱患也許他們都沒有意識到,即使他們的出發點是善意的。」

4. 公眾對自動駕駛車輛的信任

如果有人認為社會大眾會很期待自動駕駛車輛的普及,那麼2019年會讓我們重新思考這一假設。根據Koopman的說法,除了審查和制衡之外,自動駕駛車輛產業的透明度是「建立和維持公眾信任」所需的一個重要因素。

20190212_AV2019_NT31P1

自從出現數起影響嚴重的自動駕駛事故之後,美國汽車協會(AAA) 2018年5月公佈的多年追蹤研究報告顯示,消費者對這些車輛的信任度在迅速下降。
(來源:AAA)

2018年12月,在「公眾信任」問題上,《Arizona Republic》報導了錢德勒市至少21起襲擊Waymo貨車的事件。其中一個極端案例,是一名男子對著一輛Waymo自家車和車上的緊急備用駕駛員揮舞著一把.22口徑的左輪手槍;據警方指出,這位槍手的說法是他「憎恨」無人駕駛汽車,因為2018年3月份在亞利桑那州坦帕市(Tempe)一輛Uber自駕車撞死了一名女性路人的意外事故。

雖然該起Uber死亡事故被認為是自動駕駛技術、安全和發展的巨大挫折,但很少有人討論它如何加劇了大眾對自動駕駛車輛的不信任。Waymo到目前為止都保持低調,並未對刻意破壞自駕車的事件提出訴訟,也因此沒有讓反自駕車運動擴散;但Waymo的運氣恐怕在2019年不會一直這麼好。

5. 新的科技良方即將浮出水面?

投資界對下一家新創公司的出現持樂觀態度,而可能即將到來的突破性技術會是拯救自動駕駛車輛產業的英雄。

然而,大多數市場觀察者並沒有眼巴巴等著新良方出現;VSI Labs的Magney告訴我們,「從技術的角度看,就算儘管車輛的零組件持續進步,但我認為沒有什麼革命性的技術突破會很快浮上檯面;」他補充指出,感測器變得越來越複雜,甚至已經出現整合光達(lidar)和攝影機的混合式感測器裝置。

但業界的共識是,自動駕駛車輛的進步不會只是仰賴單一技術的進步,而是需要結合包括軟體和硬體的技術進展;要讓自動駕駛車輛更安全,就需要安裝更多的備援系統,同時要求設計人員不斷進行更繁瑣的逐步改善。

那麼最需要大幅改善的技術是什麼?Linley Group的Demler回答:「軟體。」他指出:「我們已經看到,整合了大量感測器和處理器的車輛可以在受控條件下自動駕駛,但現實世界充滿了無法預測的隨機事件;」雖然模擬有助於訓練神經網路適應任何道路測試都無法處理的情況,「但這還不夠。」

他補充:「在可靠性方面,自動駕駛車輛還缺乏人類駕駛員的推理能力;」換句話說,「完全讓AI系統接管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甚至我們都不知道大眾是否真正想要自動駕駛。」

6. 合作還是競爭?

IHS Markit的Juliussen認為,人們開始意識到自動駕駛真正的挑戰是推動業者策略聯盟。然而Koopman仍然懷疑,這些合作夥伴關係和產業界的合作是否能帶來真正的「安全」,例如資料交換和安全標準的訂定;但讓他失望的是,「這些都還沒有發生。」

在Koopman看來,自駕車產業「應該是在經濟實惠、搭乘品質、便利性等方面競爭,而不是在安全性上。自動駕駛車輛的安全性應該是固有的,就像飛機一樣。」

7. 誰來制定規則?

談到自動駕駛車輛產業,Semicast Research的Barnden表示:「這是一個亟需被監督的產業;在2018年,毫無疑問已經證明廠商因為渴望搶先進入市場,使得安全性的優先順序被往後排。」

針對在所有四輪及以上車輛(包括卡車、大巴士)強制安裝駕駛員監控系統這個議題,Barnden認為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失職,「這需要盡可能快速完成,這是減少交通事故死亡率最快、最簡單的方法。」

在此同時,Demler指出:「我們迫切需要測試自動駕駛車輛技術的標準,但很少有政府官員擁有這方面的專業知識,因此我們需要產業與政府的合作來建立規則。」

Magney對美國政府在自動駕駛車輛安全標準方面的不作為同樣感到沮喪,「政府部門必須齊心協力。」他指出,AV START ACT (American Vision for Safer Transportation through Advancement of Revolutionary Technologies Act,透過革命性技術促進更安全運輸的美國願景法案),是一項為訂定自動駕駛監管框架奠定基礎的法案,現在卻停滯不前。

「除了自願性輔導專案(voluntary guidance)之外什麼都沒有。老實說,技術創新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至於那些試圖監管的人根本不知道如何下手。」Magney指出:「在美國,產業界想要避免的是各級地方政府和州政府法規拼湊;現在美國至少有36個州已經頒佈了自動駕駛車輛的管理法規,但隨著自動駕駛技術佈署持續進展,所有這些法規之間的差異可能會成為一個令人頭痛的大問題。」

本文同步刊登於電子工程專輯2019年2月刊平面雜誌

(參考原文:Robocar Tech Faces ‘Major Pain’ in 2019,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