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我多年來第一次在拉斯維加斯舉行的國際消費電子展(CES)中缺席。我總算不必再經歴CES上那些擁擠的人群、大排長龍、飯店房間浴室的腐朽味兒、走了一整天的腳痛以及好多天睡眠不足。但我很想念的是在一次次面對面的專訪中收集到新聞資訊、曾經提出的各種有創意問題以及受訪者坦率的答覆。

然而,今年由於仍然必須親臨CES現場的人在網路上張貼更多相關報導與實況轉播,我很驚訝自己仍能掌握發生在拉斯維加斯的大小事情。

因此,我將整理一些從CES觀察到的新趨勢,重點關注那些似乎是參展商活動和新聞報導觀點中的「最大」發現。當然,與我最近部落格文章主題有關的消息自然也引起了我的注意;每當我想到時,就會再次引用過去發表的相關報導。

8K顯示器

在今年的CES上,‘8K’(解析度)的宣傳標語顯然無處不在,讀者們可能已經預測到我會對它有如何的反應了。畢竟,我是一個對藍光雷射光學媒體以及提高紅光雷射DVD輸出的可行性抱持懷疑態度的人,我也坦承自己經常對於為了儲存影像而升級顯示器冷嘲熱諷......。不過,另一方面,我也並未低估製造商有效說服消費者需要新設備(和內容——即使真的沒什麼好處)的決心。

從一點點歷史背景來看,你可以想像我對於更近期的‘4K’趨勢有多麼懷疑了。直到今天,從內容可用性的角度來看,4K仍然非常不足。儘管如此,顯示技術供應商及其電視和電腦顯示器合作夥伴們並不受任何影響,他們仍然進一步走向更高畫素和密度之路。在很大程度上,這種持續的演變是出於必要的:由於特定尺寸(和畫素密度)的顯示器成為一種低利潤的商品,製造商必須持續地「提升」一個或兩個能夠引起消費者關注的關鍵參數(以及只需要較少量化屬性,如影像品質等),以便能夠持續盈利(如果他們能在此過程中持續刺激足夠的消費者需求)。

我為近幾年在CES上展出的壁掛式顯示器十分可笑,至少對於大眾而言,理論上無論你是否購買,你都需要‘8K’(或更高)的解析度,以避免在近距離辨識出單個畫素。(我最喜歡的作者之一——Ray Bradbury,在1953年的科幻小說《Fahrenheit 451》中展示了這個概念)。對我來說,更有趣的部份是這些新顯示器如何製造及其組裝方式。例如,LG決心向更具成本效益的大螢幕OLED目標邁進,同時致力於力盡量減少色彩偏差和其他OLED的固有缺點——儘管這對於像智慧型手機或穿戴式裝置等定期更新的產品來說可能不是什麼大問題,但對於諸如電視等大型長久使用的產品而言卻相當重要。該公司今年展示的曲面螢幕顯示器巧妙地展現了該技術固有的可撓曲性,同時解決了如何在不使用時隱藏大型顯示器的問題。到目前為止,三星(Samsung)已經銷售了大量的OLED,主要是小螢幕產品類別,至於大螢幕顯示器,該公司正押注於兩種替代方案——量子點LED (QLED)和microLED。

LG Display CES 2019 LG在CES上展示一系列曲面螢幕的OLED顯示器(來源:David Benjamin)

...繼續閱讀請連結EDN Taiwan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