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或者更精確地說,是行動通訊網路營運商──關注中國通訊設備大廠華為(Huawei)遭遇的麻煩,以及在全球市場展開佈署的5G網路時,務必要謹慎小心。

世界各國與各家公司必須決定是否要繼續採用華為的設備。華為的損失會讓競爭對手獲利,但是當華為吃鱉,其最大的直接競爭對手也可能面臨隱藏的風險,而對於目前依賴華為設備的網路營運商來說,將承擔的後果會比那些風險更直接且嚴重。

全世界的營運商將華為視為頂尖供應商,在行動通訊領域似乎有一種共識,認為華為的5G設備擁有最高品質(不一定要是最便宜),而且同樣重要的是,隨時買得到。這主要是因為這家中國大廠擁有充足的資源;該公司投入領先市場的研發,並得益於相對較低廉的人力成本,生產與佈署5G所需的專屬基礎設施。

20190306_Huawei_NT01P1

各家電信設備供應商全球市佔率

如瑞典電信顧問集團Northstream創辦人暨執行長Bengt Nordstrom最近接受EE Times訪問時所言,華為的研發資源以及行銷預算讓該公司兩大對手──瑞典的愛立信(Ericsson)以及芬蘭的諾基亞(Nokia)──相形見絀。

華為擁有的資源甚至可能超過韓國三星(Samsung),後者正在逐漸擴展其基礎設施業務。一如往常,三星的眼光是長遠的,而這對手機業務絕對有幫助──儘管花了一段時間,三星的智慧手機全球出貨量在2018年終於又超越了蘋果(Apple)。

值得注意的是,三星在3GPP專利流程中針對5G基礎設施的標準必要專利(Standard Essential Patents,SEP)申請數量逐年增加,這通常會被認為對於GSM與3GPP標準的成功有所貢獻。而且,三星具備生產5G設備所需之晶片的能力。

華為目前遭遇的困境在EE Times的其他文章中有更多討論,總之該公司被某些市場──包括美國、澳洲與紐西蘭──排除在外所帶來的影響會非常巨大。

歐洲的尷尬處境

當美國有關當局在5G佈署合約上禁用華為的壓力越來越大,歐洲可說是處境艱難且矛盾,因為許多歐洲營運商都高度仰賴該公司的設備。某些情況下──特別像是有英國電信(BT)的英國──這種依賴甚至延伸到核心4G網路。

在德國(華為在當地有一個大規模研發據點),華為是德國電信(Deutsche Telekom)的4G無線接取網路(RAN)主要設備供應商之一。2018年,另一家英國的電信業者Three UK則是選擇華為設備佈署其5G RAN,而非該公司的供應商老夥伴諾基亞與愛立信;後兩家業者分享Three UK的3G與4G RAN訂單。

而過去幾個月以來,英國的態度顯然曖昧不明。2018年底,BT透露可能會將華為排除在封包核心行動通訊網路與長途光纖骨幹網路的設備供應商之外,也不會讓華為參加核心5G網路或行動邊緣網路的投標;儘管這種轉變可能會嚴重顛覆營運。

政策還是可能轉變──BT的首席架構師Neil McRae曾在去年的一場會議上表示:「華為是唯一真正的5G供應商;」雖然那場會議就是華為主辦的。然後在今年2月,英國國家網路安全中心(National Cyber Security Centre,NCSC)提出一份文件,表示在5G網路(特別是在5G RAN)採用華為設備的風險是可以降低的。

NCSC以前其實曾經對於佈署華為設備提出過嚴重的安全性疑慮,所以該中心最新發表的報告可以被華為拿來當作證據,指出英國是有自信可以控制風險的,如此能有助於讓其他歐洲國家對於安裝華為設備有信心。

英國政府的訊號情報機構GCHQ多年來與該國的主要電信業者如BT合作,進行華為設備的拆解以及程式碼檢查,迄今並未發現在5G網路任何一個部分中、來自中國的技術,會帶來不可承受的風險。

在另一方面,英國具影響力的國防安全智庫,皇家聯合服務研究所(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RUSI)最近則發表了一份內容強硬的報告,表示如果英國繼續允許華為提供任何英國國內5G網路所需設備,是「天真」(naive)且「不負責任」(irresponsible)的作為。

報告作者,前歐盟對中國參贊(counsellor) Charles Parton在報告中警告:「就算並非立即,但有可能假設華為在未來會透過英國的通訊系統暗中收集資料。」

該RUSI報告還考慮了更大的格局──這位前外交官以強烈的措辭警告,英國必須要維持與其所謂「五眼聯盟」(Five Eyes)情報體系盟友(包括澳洲、美國、紐西蘭與加拿大)相同的立場;如前所述,這五國中已經有三國(澳洲、美國與紐西蘭)禁止華為參與5G基礎建設佈署,加拿大則表示正在權衡是否發出禁令。

Parton主張,維持在電信網路安全上的「五眼聯盟標準」,是「對戰略與安全利益至關重要,任何損失將會遠超過情報交換的減少,以及可能導致英國被排除於未來情報收集技術的開發工作。」這與美國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的立場一致。

公平的測試機制

巧合的是,代表全球蜂巢式網路營運商的GSM協會,敦促歐洲各國政府與營運商合作建立區域性的「保證測試與認證機制」,如此能提供「對網路安全性的信心,同時維護網路設備供應鏈的公平競爭。」

GSM協會的聲明不意外地並沒有直接指出華為或是中興(ZTE)等廠商名稱,但顯然意指完全禁止來自中國供應商的設備,是錯誤的做法。該協會也強調,網路安全性需要「以事實與風險為基礎的方法。」

上述發表於由GSM協會主辦的年度巴塞隆納世界行動通訊大會(MWC)之前的聲明,應該會讓設備供應商、電信營運商與相關主管機關之間有一些有趣的意見交換;而其提議如果展開行動,完全的透明化是有必要的,所有的設備業者在被認為適合佈署之前,必須提供其設備接受在安全性方面的仔細審查。

將通訊基礎設施所需設備領域「政治化」的真正危險,在於可能導致該產業出現某種形式的「巴爾幹化」(balkanization,編按:即各自為政、分裂),供應商會在各自的「飛地」(enclaves,編按:即在某國境內隸屬於他國的一塊領土)內尋求庇護,最後結果就是全球供應鏈的瓦解。

需要對華為謹慎思考的另一個理由,是這可能對電信營運商,特別是歐洲的營運商產生衝擊。他們擔心失去像是華為這樣擁有先進技術的供應商是對的,這推動了在一個整併程度已經相當高的市場之健康競爭──別忘了現在的諾基亞,是由北電網路(Nortel)、Alcatel-Lucent與西門子(Siemens)的電信設備部門所整併。

20190306_Huawei_NT01P2

各家電信設備供應商營收的全球市佔率

而如果這種貿易緊張情勢惡化,歐洲電信設備業者會遭遇的潛在威脅是什麼?一個可能的結果是,當某些國家禁用華為設備,也會讓中國反過來抵制歐洲設備商;如果中國選擇報復,就會直接指示中國電信業者停止向諾基亞與愛立信採購設備。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Dell'Oro Group的2018年統計數字,中國市場營收佔據諾基亞11%的全球營收;該比例在愛立信則是12%。而愛立信這家瑞典公司實際上將中國列為該公司全球前兩大市場──中國只比美國市場小一點點。

這是個牽一髮動全身的網路!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Carriers, OEMs Seek Huawei Clarity,by John Wal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