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購工作,作為企業生產經營管理過程中的一個基本環節,過去一直是「幕後英雄」。不少人認為,採購是一個很簡單的職能,就是花錢買東西,這有何難!殊不知,隨著缺貨、漲價、貿易糾紛逐漸成為供應鏈的主旋律,採購人員被要求從幕後走向前台,從過去的買賣、配合、跟進的協同地位,變為如今的佈局、卡位、風控等主導地位。

「在市場波動劇烈的情況下,採購的價值更容易被體現」;「現在的採購比工程師懂得還要多」;「我不是採購員,我是採購工程師!」…在EE Times姊妹刊國際電子商情(ESMC)日前於深圳舉行的讀者交流會——「採購圈的小Party」上,有15位來自電子產業的採購人員用他們專業又契合實際的觀點不斷引發「頭腦風暴」, 讓「採購的價值」有了全新的定義。

市場越是波動,就越能體現採購的價值

中美貿易摩擦曠日持久,給電子製造產業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衝擊。非計劃性強、生產變化不大的企業可以依靠提前囤貨來規避貿易衝突,但囤貨行為本身就自帶風險。而產品反覆運算、研發較快的企業很難快速找到可替代物料,只好自己消化高額關稅,進而增加了資金壓力。

深圳巴論思科技術有限公司創始人李保山用親身經歷提醒大家,現階段國外採購一定要提高警惕:「去年中美貿易關係緊繃,我們就另闢蹊徑,計畫去採購一款日本品牌的連接器。不料這款連接器的原產地竟然是美國的,海關直接加了關稅,讓我們欲哭無淚!所以,大家在採購海外零組件的時候,除了要觀察是不是美國品牌,還要觀察它的原產地、組裝工廠是否在美國。」

深圳市有芯電子有限公司副總裁李明駿提出,當下中美雙方談判還沒有定論,個別零組件的受限警報仍未解除,原廠、代理商、製造業各方面都需要時刻關注。而一名合格的採購人員更應該未雨綢繆,提前做好防範措施。

富士康採購經理鮑三華接著分析道:「在市場波動劇烈的情況下,採購的價值更容易被體現。他們可以把公司內外部的資訊在第一時間共用出來,並看準趨勢走向、搶先一步備料。這不僅是幫助公司買了多少料、補了多少貨,而且還維繫了整個公司的正常生產,進而令公司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搶到更多的訂單,在危機中逆勢成長。」

此外,鮑三華還分享了三個看法:第一,要用積極的心態去看待國家之間談判。從短時間來看,中美關係達成協議的可能性非常大,關稅從10%上升到25%的可能性非常小。第二,整個產業共同嘗試摸索一個供應鏈整體解決方案,抵抗充滿不確定性的全球貿易關係。第三,其實中美貿易戰最應該討論的是零組件國產化進程,起碼要讓常用的零組件先有「備胎」。如今中國大陸已經出現了許多國產化替代的成功案例,相信2019年以後的國產化進程將逐步加快。

國產化不會一蹴可幾,採購更謹慎

那麼在去年一整年的工作中,中國國產零組件的採購比例有沒有上升呢?經現場統計,有40%的採購人員表示已經明顯上升。他們認為,國產零組件的價格、供貨能力、技術支援、物流服務、付款條件等要素已經優於進口元件,加上中國市場湧現出越來越多的優質代理商、電商平台,採購零組件變得更便捷、輕鬆、快速。

然而,還有半數以上的採購代表表示,暫時不會考慮中國國產零組件。原因很簡單——品質問題。

第一,缺乏瞭解國內零組件廠家的管道和資訊,採購一般只有知根知底,才會考慮合作。對此,產業資深顧問吳守農表示,晶片領域大家可以關注國家積體電路產業投資基金(簡稱「大基金」)下的企業,因為國家在投資之前已進行了嚴苛的評估工作,相信這些有國家隊加持的公司會更可靠。

第二,產品品質良莠不齊、可靠性差。目前中國國內晶片良莠不齊,在替代的過程中常常發現功能差、參數混亂、穩定性低等問題。由此,中國產零組件的製程、產品線的發展還需長時間的完善。

第三,擔心中國產零組件的產能情況。零組件國產化進程不是一蹴可幾的,尤其是產能問題。一旦供貨不足,採購又要回到滿世界找替代料的尷尬境地。

「不誇張的說,一顆物料足以毀掉一個產品、一家公司。凡是供貨情況發生異樣,都是採購人員失職,甚至會引起整個企業的損失!退一萬步講,出了問題可以走法律程式,但時間才是最寶貴的成本,我們不希望與供應商撕破臉皮、糾結在打官司上。這就是我們公司暫時不考慮國產元件的原因之一;」廣西佳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採購經理唐宏道出了其中顧慮,識別假貨,不能僅靠採購員的「火眼金睛」。

「一個很糟糕的經歷——買到假貨了;」 來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採購部主管周金娥的一席話,迅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那是我的一位採購朋友,在去年缺貨最嚴重的時候,臨時調來了一顆貨。幸好工程人員及時發現,正在走法律程序…」

假貨,真是一個「扎心」的詞。苦練「火眼金睛」儼然成為每一位採購員的必修課。但是如今零組件的貨源紛繁複雜,假貨防不勝防,靠採購員的一己之力很難做到100%甄別成功。

李明駿分享:「最根本的方法是從授權代理商那裡拿貨,尤其是訂單量較大的客戶。而中小客戶有兩個辦法:一是找比較可靠的供應商代理。他們的信譽很高,或者管控很嚴格。雖然並不是萬無一失,但總能幫助你提前管控。二是有懷疑的話,通過協力廠商檢測機構鑒別真偽。目前有的檢測機構是直接拿原廠正品來比對,成功率很高。總的來說,買到假貨是很普遍的現象,採購員無須過度自責,儘量減低損失、引以為鑒即可。」

如何從根源上解決假貨問題?鮑三華提出了一個設想:「現在各行各業都在談資訊化、數位化,採購分銷領域為何不考慮一下呢?原則上所有的產品都配備出生證、防虛擬碼,無論產品在原廠、代理商、現貨商、客戶,任一場景都可以追溯,假貨就無所遁形了!」這看似大膽想法,贏得了現場採購人員的一致掌聲。

我們不是採購員,是採購工程師!

交流會的尾聲,各位採購人員都對自己的職業生涯進行了暢想。

從事BMS領域的採購經理向晉祥表示,採購是一個敏感的職業,很多人認為採購的工作就是代表公司去花錢,但其實更多的是企業內外溝通的橋樑;這和業務員很像,只是業務面對的是客戶,採購面對的是供應商。所以採購人員需要不斷學習完善內外溝通的技能,讓溝通工作更得心應手。

「有時候覺得採購就是『替罪羊』,只要是品質問題,各個部門就把矛頭都指向採購部;」唐宏說道:「其實不難理解,因為東西都是採購部買的,所以潛意識裡就覺得只要出了問題,採購就是罪魁禍首。但這種想法根本是誤解,令許多採購朋友很頭疼。如何解決?最主要看老闆的態度,要公司高層把採購的位置擺好、職責分清。」

對此深圳市澳地特電氣技術有限公司採購主管邱志偉表示:「對於內部溝通的糾紛,我有三個處理原則:一是事實出發,不是自己的鍋堅決不背;二是與供應商建立良好的關係,保持溝通;三是不斷學習專業技術,公司、原廠的技術培訓和業界的技術峰會、研討會等等,我都會多參加、多學習,讓自己更專業、更有話語權。」

深圳市道通智慧航空技術有限公司副總監張莉也肯定了技術的重要性:「如今,甚至要求採購比工程師懂得還要多!我們公司的採購並不是執行採購,而是全能採購,從前端到後端都要懂,要去挖掘最前端的資源,給工程師最快、最好的分享,我覺得如今的採購價值,已經遠遠高於表面看到的價值了。」

吳守農欣慰地說道:「今天來到現場的採購員有老中新三代。我作為產業老一輩,非常高興看到各位對於採購工作的全新理解;」他進一步指出,其實採購與工程師既是共生、又是排斥的關係,所以採購員要爭氣一點,要大聲地說出來:「我不是採購員,我是採購工程師!」純粹的採購員只負責買賣和跟進,但採購工程師是可以把最前端的市場資訊、技術趨勢、產品規格,分享給設計工程師,與工程師並肩作戰。

20190307_ESMC_NT61

作為現場唯一一位有工程師背景的採購經理,來自長城開發的林秀全最有發言權:「我認為,採購員和工程師不是對立,應該是相輔相成的。工程師要以最前端的設計來完成產品;而採購要學會追蹤協調,更快一步知道產品規格以及未來技術產品的走勢方向。當工程師認為你比他更懂技術時,採購員才有話語權。沒有人天生就厲害,採購工程師也可以不斷充實自我,憑藉真本事來實現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