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的話:

以下為經濟學家Dieter Ernst的訪談內容,他也是加拿大滑鐵盧國際治理創新中心(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Governance Innovation) 和美國夏威夷東西中心(East-West Center)的資深研究員。此次訪談為Aspencore Media華為特別專題的其中一部份,並已在世界行動通訊大會(Mobile World Congress)那週推出。如果最終華為(Huawei)這個中國電信設備巨頭受到美國及其夥伴國的制裁,EE Times將剖析此事對於全球的影響。

過去幾個月裡,媒體的目光、政治家的評論,以及商界和科技界的想法都聚焦在華為這間公司。事實上,廣義地看,是聚焦於中國。

全世界也正密切關注中美貿易會談,3月1日加拿大政府的裁決,已同意美國引渡華為財務長孟晚舟。毫無疑問地,政治考量會影響判決結果。如果一有相關新聞就直接做出相應的判斷,在審度大局與進行未來長遠觀察時,會缺乏洞察力。

EE Times訪問長期觀察中國動向的Dieter Ernst,他是國際治理創新中心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Governance Innovation(位於加拿大滑鐵盧)和東西方中心(位於檀香山)的經濟學家和資深研究員。Ernst以研究中國、美國和新興經濟體的產業和創新政策而聞名,專業領域為標準規範和智慧財產權。

美中關係看起來逐漸惡化(編按:目前中美關係「似乎」已不再那麼緊張,但最終兩國關係結果如何,仍需觀察),我們問Ernst近年來對中國的看法有何改變。我們也想知道,他是否也認為世界正把中國邊緣化,如果是這樣的話,可能會產生什麼後果。最後,我們問到如果全球第三大半導體買家華為退出市場,全球電子產業將會遭受多大的損害。

2011年對中國的觀察

EE Times:2011年時,您曾在華盛頓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的聽證會前提到,中國的創新並不會對美國的科技領導地位造成威脅。您說:「相反地,中國在創新方面的進步,應該被視為提醒美國的警鐘。」8年後,中國在技術發展方面有何不同?

Dieter Ernst:讓我先解釋一下我所說的「對美國敲響警鐘」是什麼意思。

我在2011年6月15日的證詞中明確表示:「中國的創新政策並不會威脅到美國在科學和技術方面的領導地位。…美國在整體創新能力方面保持絕對的領先,中國要縮小彼此間的創新差距還有很長遠的一段路要走。…與其害怕中國,並把我們的問題歸咎於中國…。美國政府和產業界都需要聯合起來,建立與實施以下措施:

˙一個積極主動和明智的貿易手段,瞭解推動中國創新政策的各種力量及其相互衝突點;

˙在實力最強的時候,藉由提升美國創新體系的國家戰略,以應對中國創新政策所帶來的挑戰。

在討論時,我補充道:

不要妖魔化、低估或高估中國。美國應該做的是加強本身的創新體系,而非花費大量精力試圖改變中國政策。

所以,你問中國今天處於何種情況?

自2011年以來,中國在IT產業的一些關鍵領域取得領先地位,但在以出口為導向的製造業發展方面也面臨到根本上的挑戰。

在歷經了數十年的快速成長後,中國經濟發展已經達到了一定的水準,以往透過低工資生產為基礎、著重投資的「全球工廠」發展模式,已經無法創造中國長遠的經濟成長和繁榮。

嚴格限制環境、人力和財務資源代表著以規模擴張為基礎的經濟發展模式已經碰到瓶頸,抑制了中國經濟的成長。

國際貿易一向為中國經濟崛起的主要動力,而此時卻衰退到2009年以來的最低水準,並在美中貿易戰加劇的壓力下持續不斷低迷。此外,勞動力減少、工資上漲和技術瓶頸正不斷降低中國的國際競爭力。

為了解決此一困境,中國領導階層投入大筆預算在以下三項政策:

˙中國製造2025計畫(MIC 2025);

˙網際網路+行動計畫(Internet Plus Plan);

˙中國國務院於2017年7月發布新一代人工智慧發展計劃(AIDP),包含詳細的AI生態體系發展藍圖。

西方的分析師通常將這些計畫視為中國統治世界的策略。美國外交政策、國防和企業界人士認為,中國AI能力的提升將會對美國領導階層構成威脅,但我們的研究顯示,中國威脅美國的危險性很可能被誇大了。

半導體產業

儘管中國在這幾十年來致力於發展國內半導體產業,但在先進製程的記憶體與處理器的研發和製造方面,實力仍然薄弱。這種情況在製造業尤其嚴重,中芯國際和其他中國企業在先進製程方面仍將持續落後數年。

特別令人關注的是在半導體產業的需求與生產之間仍持續存在的差距。自2005年以來,中國一直是半導體的最大消費市場,然而,在2018年,中國對於半導體的消費總量中,只有稍微高於15%的數量是由中國本地廠商所提供,而在中國擁有晶圓廠的外國公司可能佔中國國內晶圓廠產能的將近一半。

雖然美國半導體產業一直佔據將近一半的全球市場,但在中國工廠生產的數量只佔5%左右,中國在多核心處理器和記憶體裝置的先進技術開發方面也處於落後地位。此外,中國半導體設備和設計工具服務的發展仍處於起步階段。

中國半導體產業值得注意的成就包括光學產品(尤其是LED)、低功耗嵌入式處理器、感測器和分離元件,中國目前已具備接近自給自足的能力。同樣重要的是中國半導體組裝、封裝和測試(APT)產業的蓬勃發展,已經領先台灣和日本。

中國OEM代工大廠

中國OEM代工大廠為主要的晶片買主,在議價能力方面,比起美國半導體公司有顯著地提升。由於市場購買力與技術能力方面的提升,讓中國在全球半導體產業具有一定的影響力。

自2011年以來,中國主要製造商包含華為、聯想、步步高電子和小米,在晶片採購方面比以往擁有更大的話語權。2018年,這四家領先的中國製造商躋身十大晶片買家之列,事實上,華為的晶片採購量增加了45%,超越戴爾(Dell),成為第三大買主。這將使美國晶片供應商更難維持較高的利潤。

此外,華為2018年的電信設備收入已接近諾基亞(Nokia)和愛立信(Ericsson)的總營收,這也證明了華為未來仍是重要的晶片買主,在晶片採購上將繼續扮演重要角色。

AI晶片目前的發展現況?

關於AI晶片,我們的研究發現。中國在這些快速發展的市場中仍處於落後地位,CPU、GPU、FPGA與用於深度學習神經網路演算法的專用AI晶片市場正互相競爭,而美國公司在以上這些領域的發展都遙遙領先。對於中國來說,發展這些技術的進入門檻仍然很高,例如獲得IC設計和製造方面有經驗的人才和無形知識。此外,透過併購和技術授權等間接方式而獲得這些技術的方法則越來越受到限制。

事實上,華為的子公司海思是唯一一間擁有足夠開發和工程人才,且能與大型國際企業抗衡的公司。不過,華為本身仍然相當仰賴美國和其他外國主要企業的晶片供應。據業內人士透露,華為在 CPU、GPU、FPGA 和高階記憶體方面,仍然非常依賴國外供應商。

西方觀察家普遍認為,中國最好的選擇是持續使用來自全球半導體龍頭所提供的AI晶片,然後花費較多時間開發AI的應用。在此情況下,開發整合型AI晶片價值鏈的巨大挑戰,將使中國廠商無法以合理的成本趕上這些產業領導者。這一論點在很大程度上假定了尖端AI晶片的市場是自由和開放的——這是一個非常勇敢但具有誤導性的假設!

然而,中國國內的批評聲浪指出,「略微落後」的晶片架構和製程節點足以讓AI技術應用在中國製造業和服務業。同時,人們預估主流晶片架構的巨大變化可能會為中國企業提供新的機會,讓它們至少能跨入AI晶片市場的某些領域,尤其是透過與美國和其他外國半導體產業的領導廠商合作。

後續觀察美國政府是否能夠有效阻止英特爾(Intel)、高通(Qualcomm)、賽靈思(Xilinx)和 Nvidia 等美國企業繼續與中國企業合作,將會耐人尋味。畢竟,這些美國企業相當依賴中國這個全球最大的半導體市場。此外,美國商務部是否有足夠的權力能阻止Arm-軟銀(Softbank)、台積電(TSMC)或鴻海/夏普(Sharp)繼續與中國企業維持這種高利潤的合作關係?

開始抨擊中國

EE Times:顯然地,美國已經覺醒。你認為美國把中國逼到死角了嗎?如果是,您預期將有何後果?如果華為離開市場,將會有何最壞的情況?

Dieter Ernst:目前美國華府「抨擊中國」的氛圍反映了美國正興起技術民族主義。美國國防、外交政策和經濟決策的專家們正形成共識,認為中國資訊技術的崛起,對於美國在科學和先進技術方面的領導地位將構成嚴重威脅。因此,需要透過貿易和投資限制來遏制中國在技術和地緣政治上的野心。這一共識納入了政治考量,共和黨和民主黨都同意,即使川普下台後,這種情況也將持續下去。

「政權更迭」現在凌駕於貿易外交,因此無法假設透過談判來解決。一個具有影響力的智庫提到,中國必須融入美國的「先進經濟規範(advanced economic norms)」,否則「美國將採取一系列比過渡性防衛措施(Transitional Safeguard)更加強硬的保護措施,包括簽證、教育和專業交流的限制、技術共享以及合作。」

美國政府現在正透過行動來表態。事實上,美國政府正在大力加強資訊科技的技術出口管制,並擴大範圍,重點目標針對中國。自2018年8月起,《出口管制改革法案(Export Control Reform Act,ECRA)》要求商務部制定與美國國家安全相關的重要「新興」和「基礎」技術清單。

2018年10月,美國財政部發佈了一項前導計畫(Pilot Program),作為2018年《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FIRRMA)》的一部分,該法案大幅擴大了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 的工作範圍。

特別重要的是對所謂「視為出口」的限制,這種限制將任何有關受管制的技術資訊加諸在外國國民身上。一旦這些限制措施實施之後,將會阻撓現有的知識共享模式,而此知識共享模式是全球IT產業的成長命脈。這種前所未有的技術出口限制措施必然會抑制中國採購美國和其他主要外國供應商的晶片。

華為在這場衝突中扮演核心角色。一個由美國參議員組成的兩黨小組於1月份提出一項法案,要求總統拒絕提供美國的技術給華為。來自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的大型美國政府代表團、國務院,以及最近前往巴塞隆納世界行動通訊大會的情報部門,加強了對華為的限制行動。如果不是為了將華為這間中國最成功公司擠出市場,很明顯的就是為了削弱其實力。

美國政府可能會面臨一些阻礙,然而這是值得的。這一些作法最終可能會傷害到美國IT產業及更廣的經濟層面。此外,美國供應鏈的主要合作關係可能會受到影響,就業機會不僅在中國,也可能在美國受到大規模的影響。此外,客戶的選擇也會因此變少。

 
繼續閱讀:美中危機:華為開始絕地反攻

(參考原文: U.S.-China Crisis: Fallout for Chip Industry,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