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實並不那麼在乎特斯拉(Tesla)。老實說,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記者、專家和特斯拉迷友花那麼多的時間在Twitter或LinkedIn上討論這家公司及其技術?這一直讓我感到不解。

沒錯,汽車電氣化是時勢所趨,自動駕駛技術著眼於自動駕駛輔助系統(ADAS)和空中傳輸下載(OTA)也很有趣。然而,讓我們先看看一些統計數字,再來整理這整件事。

根據特斯拉的財報,該公司在2018年總計有25萬輛車交車,較2017年的10萬輛車看來確實大幅成長。然而,相較於俄羅斯汽車品牌Lada——用這一目標來比較似乎有點好笑,但該汽車品牌去年光是在俄羅斯就銷售了36萬輛車。

對我而言,關注特斯拉就好像關注在比利時的汽車生產一樣。但我其實並不在乎比利時的汽車生產啊!這只是舉例,並無意冒犯。從2018年全球小型車產量約9,500萬輛來看,特斯拉的市佔率為0.26%。從我的領域來看,0.26%根本談不上是市佔率,只能說是捨入誤差吧?

在特斯拉接二連三發生幾起車禍事故後——其中一些意外疑似因為誤用自動駕駛(Autopilot)模式而導致——備受爭議的話題之一是在特斯拉Model 3座艙中的攝影機是否適用於作為駕駛人監控系統(DMS)。由於許多Twitter的重度使用者顯然也是《EE Times》的讀者,因此,讓我們更深入地討論這個問題。

Tesla DMS

(來源:Tesla Model 3 Fan)

車輛座艙中的攝影機就位於後照鏡的上方,因此它其實是在駕駛人的頭部上方。這確保了整個內裝和所有乘客的視野通暢無阻,但卻不是一個提供關於駕駛人狀態詳細資訊的好位置。甚至是寬邊的帽子都可能完全遮掉駕駛人臉部的視線。

DMS使用的攝影機最好安裝在駕駛人眼睛視線處或下方。這一視線可為頭部位置、眼睛閉合、眨眼速度、眨眼持續時間以及眼睛凝視等核心訊號提供最佳可用性。DMS的典型攝影機位置包括儀表板(如BMW X5)、方向盤(Cadillac CT6)以及中央控制台(Subaru Forester)。

因此,車內攝影機對於監測乘客或許十分管用,但要能有意義地監控駕駛人,它目前的所在位置其實很糟糕。

接下來,讓我們考慮照明情況。無論是在夜間、陽光直射、太陽眼鏡以及可變和快速變化等照明條件,基於攝影機的DMS都必須能夠可靠地運作(想想在一排路燈下開車的情況)。座艙照明並不適於使用可見光,因為它可能干擾到駕駛人的低光視覺。

解決之道是採用近紅外光(NIR)——通常是940nm,這就需要NIR攝影機和LED發射器。Model 3內部當然置了攝影機,但並沒有LED發射器。沒有NIR照明,就無法在黑暗中操作。也許這樣的攝影機在白天還能發揮功能,但即使如此,誤報的風險也很高。

現在,特斯拉迷友們可能會反駁道:太愚蠢了!只要有了AI,各種問題不就迎刃而解了?而且這不是已經在CES 2017就找案了?」

AI的神奇思維為我們帶來了幾個問題:攝影機的視訊輸出是否連接任何類型的視覺處理器有關?攝影機的訊框速率是多少?DMS需要超過每秒20格(fps),才能提供與駕駛人有關的有意義資料,更先進的技術甚至已經超過50fps。但如果指定攝影機只作為訊框擷取任務,那麼即使是1fps也不太可能。

特斯拉迷友們又要說:「OTA!別忘了還有OTA啊!它可以用來修正任何問題。」

當然,OTA更新能夠改變系統的軟體功能,但它無法改變實體設計特性。如果攝影機沒有連接到視覺處理器,或者訊框速率非常低,那就沒什麼好談的了。

總之,針對前面兩點——二者都牽涉到光流專業知識,這部份算是失敗了。至於之後提到的AI和OTA,二者都與系統設計有關,但具體細節還不得而知。

因此,Model 3座艙中的攝影機最多只能升級至基於DMS的基本攝影機。然而,我認為它根本無法發揮監控駕駛人的目的——至少目前還沒辦法為現有的方向盤感測器提供任何有意義的改善。

總之,你自己決定。我可不在乎…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Why Does Anyone Even Care About Tesla?,by Colin Barn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