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超高清視頻產業發展行動計畫(2019~2022年)》(以下簡稱行動計畫)提出到2022年中國超高畫質視訊產業的發展目標:在政策引導和各方資源積極投入下,產業總體規模可望超過人民幣4兆元,超高畫質視訊使用者數達到2億,4K產業生態體系基本完善,8K關鍵技術產品研發和產業化取得突破,形成技術、產品、服務和應用協調發展的良好格局。

全國標準,真4K

為了把握超高畫質產業發展機遇,支援自主訊源編碼標準推廣,中國已明確將自主研發的第二代數位音視訊技術標準AVS2作為4K超高畫質電視唯一的訊源視訊編碼格式,在接收解碼方面則建議機上盒「採用AVS2等標準」。而在將資訊安全上升為國家戰略後,在廣播電視中引入國密等加密演算法也是大勢所趨。

國科微電子多媒體事業部總經理魯欣榮在接受《國際電子商情》採訪時表示,作為國科微電子針對超高畫質市場推出的第一款重磅晶片,GK6323已經成功實現了對AVS2和國密SM2/SM3/SM4加解密演算法的雙支援。他認為,AVS2和H.265是兩種業界非常優秀的編解碼標準,均能大幅壓縮碼流,有效解決了超高畫質畫質和音質對頻寬越來越強烈的需求。但從2017年開始,H.265聯盟開始收取高額授權費用,從而對整條產業鏈上的玩家產生了較大的影響。

因此,AVS2標準的適時出現,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相關廠商的焦慮情緒,中國生態系統也一改往日等政策、靠扶持的做法,無論是營運商體系還是直播體系在1年內基本實現了國標的切換,這種節奏在以往不多見。儘管在使用過程中還會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但相信只要加以時日,AVS2標準就會得到業界的肯定。

「雖然全球最大的機上盒/機上盒晶片廠商都在中國,但我們要清醒地意識到,現在全球的競爭維度已經從產品變成了標準之爭。」魯欣榮說,中國已經逐漸擁有了包括衛星傳輸、地面傳輸、音視訊編解碼,以及加解密在內的一系列自主標準,在安全可靠的道路上越走越穩,中國晶片廠商可以憑藉標準替換進入到了新的產業鏈條之中,為營運商提供更多的創新方案,可以說遇到了很好的發展機遇。

當前,廣電正在制定針對8K的新一代視訊編解碼標準AVS3.0,國科微電子積極參與了標準制定工作。同時,8K解碼顯示和人工智慧等核心技術進入預先研究階段。

大浪淘沙下的機上盒晶片廠商

魯欣榮不認為電信營運商、廣電營運商和網際網路廠商對客廳日益激烈的爭奪戰,會削弱電視的魅力。在他看來,儘管電視的便捷性目前被一些行動設備所取代,但無論是從螢幕尺寸還是清晰度來看,電視都擁有無可比擬的優勢。尤其是在視覺體驗一步步從類比-標準畫質-1,080P高畫質-4K/8K超高畫質的演進過程中,電視的不可替代性更是給整個產業帶來了足夠強的樂觀心態。

他也不否認機上盒產業近幾年的確出現了大洗牌的趨勢,相關晶片企業越來越少,只有聯發科(MTK)、華為海思、國科微電子、Amlogic等少數玩家選擇堅守。這種局面一是可以理解為在競爭過程中實現了優勝劣汰,生存下來的廠商有著足夠強的技術底蘊。當然,也可以從另一個角度理解為,機上盒產業利潤越來越薄,很多廠商選擇了退出。

「產業環境沒那麼擁擠了,但市場容量也萎縮了,對於我們這些還活著的晶片廠商來說,單靠賣晶片是很難生存的,那麼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魯欣榮說,國科微電子的整體競爭策略是希望能夠提供一些新的模式和方法,讓機上盒廠商、營運商能在使用產品的過程中掙到錢,走良性化發展之路。也就是說,堅持用解決方案體系來突出性價比、軟體、安全等方面的優勢,繼而實現系統化競爭。

然而,超高畫質機上盒部署下去了,4K電視買回家了,普通消費者當前卻受到片源內容所限,還不能真正的看4K內容,這既是魯欣榮心中的隱憂,也是當前制約中國超高畫質產業發展的瓶頸之一。不過,按照《行動計畫》,中國超高畫質視訊產業,包括前端設備和核心元件的產業化、4K/8K終端產品普及、標準體系建設、4K頻道和內容供給、超高畫質視訊使用者規模、產業應用推廣等,將以2020年和2022年為節點,實現「兩步走(編按:三步併成兩步的意思)」的戰略目標。

同時,《行動計畫》還從突破核心關鍵元件、推動重點產品產業化、提升網路傳輸能力、豐富超高畫質電視節目供給、加快產業創新應用和加強支撐服務保障等6大方面提出了產業發展的重點任務。業內預計,2019年,圍繞超高畫質視訊產業的製作採集、製作、傳輸、營運、終端呈現、產業應用等領域,將有更多關鍵技術標準出現,加快推動超高畫質視訊端到端技術標準體系逐步完善。

高畫質直播星,為啥這麼難?

隨著農村扶貧的精準推進,電視服務平等化正受到有關部門高度重視。中國國家廣播電視總局正聯手央視解決直播星節目源高畫質化的問題,推動市場向新一代直播星升級過渡。國科微電子新一代鎖定直播星高畫質市場的GK6202S晶片,整合了AVS編解碼、音訊、ABS-S、衛星中道/通道等全國標技術,不僅能夠滿足廣大農村使用者對高畫質視覺體驗的需求,還支持中國對安全定位、發展自主作業系統TVOS的要求。

然而兩年多來,中國國家直播星高畫質化進程緩慢,沒有明確的推動時間點和成型的技術體系。

「直播星是一項惠民工程,老百姓的需求就在那裡,看得見,摸得著,不能讓城市居民享受4K高畫質的同時,卻讓1億多直播星用戶停留在標清階段,這有違電視服務平等化的初衷。」魯欣榮呼籲當前的監管體制要與時俱進。因為隨著城鎮化進程的不斷加速,人員流動的頻率和範圍遠遠超過十年前的標準,如果仍然將用戶變更定位視作違法,那直播星用戶將呈現雪崩似的流失。

緩慢進程帶來的另一大弊端是非法衛星接收機的氾濫與失控。由於高畫質直播星在等政策,標準畫質直播星又人為設定了很多限制,導致很多使用者購買非法衛星接受設備,據稱現在非法衛星用戶接近2,000萬,今年年底將輕鬆突破3,000萬,市場規模遠超現有直播星市場規模。

另一方面,相關政策的不完善,給企業的營運也帶來了挑戰。一顆晶片的研發費用投入動輒就會達到人民幣5,000萬甚至上億元,推出來之後兩三年內卻無法投入商用,企業的經營自然缺乏持續性。

「其實不管是機上盒還是直播星,這個市場永遠需要有企業去做。尤其是直播星,它是中國國家廣電體系中的重要一環,是中國未來真正所需要的,國科微電子作為國家重點積體電路設計企業,沒有理由選擇放棄。」魯欣榮說。

本文為姊妹刊國際電子商情原創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