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巴黎市長女士:

哪個版本的Notre Dame是您想要重建的?是現代的、二次大戰前的,還是原始的設計?(幾個世紀以來經過了多次修改…)

要復原到多原始的程度?我們還是得像原來一樣在屋頂使用易燃的橡木橫樑嗎?如果我們使用鈦金屬桁架與橫樑,它們可能也有助於從內部支撐老舊的石牆,就像外部的飛行桁架(flying trusses)所發揮的作用;而且當然,它們是完全防火的。

如果以上的初步問題都解決了,我認為復原的步驟應該是:

  1. 首先是八個角落的雷射掃描──包括建築內部四個角落以及外部四個角落;從這些掃描資料能產生CAD繪圖,然後可以拿來與仍然存在的原始設計繪圖進行比對。

  2. 其次是以多頻超音波掃描找出建築的每一個衰弱的、有裂縫的、破碎的,或是缺失的灰作材料(mortar);那些連結介面會是重建時的弱點,必須在任何新建設開始時特別注意(還是要再問一次,這類材料是要用原始的還是現代的?)。

  3. 彩繪玻璃似乎在火災中倖免於難,不過玻璃工匠會得移除每一片玻璃,將它們拆卸下來、清潔並重新組裝、填補缺失的縫隙、找出缺少的部分然後重裝回去。這會需要以HDR立體深度攝影機拍攝多組高解析度POV照片,應該還要用無人機從空中與窗框一起拍攝;而且同樣需要將結果與原始的建築圖與資料進行比對。

  4. 使用射線追蹤(ray-tracing)技術,能重建火災發生前的建築照明條件,這對於修理並復原彩繪玻璃特別有用;翻新(而且更乾淨)的玻璃將會改變教堂的照明條件。也有可能無法找到或打造原始玻璃,而這再次衍生了一個問題:法國民眾以及天主教會希望裡面的照明恢復到何時的樣子?是在火災發生前還是那些窗戶第一次被裝上去的時候?

  5. 有關建築物的原始與後續資料,如果這些都沒有數位化,應該要立即進行。

  6. 數十年間,有來自全世界各地的人們拍攝過這座文化瑰寶建築的影像,應該要透過社交網路呼籲所有人提供聖母院內部裝飾的照片;AI軟體可以為一切分類並建立3D模型,重建在火災中遺失或被損壞的任何一個部份。色彩是很重要的;對那些地毯、掛毯、靠墊、跪墊,以及所有的木製裝飾、靠背座席、座椅、柱子與畫框等也很重要。

  7. 那些影像也將顯示絞鏈、門把、燈具以及其他可能已經被燒熔或是毀壞的半軟化金屬製品。

  8. 電玩業者Ubisoft為了旗下的《刺客教條》(Assassins Creed)遊戲軟體製作過聖母院大教堂的3D模型,那些資料應該也有用;建築師會需要比對Ubisoft的模型以及最近的照片,以了解Ubisoft是選擇了哪一個時期的教堂來製作模型。

  9. 還有一些秘密地點,如地下墓穴、墳墓以及地牢等等…它們也要重建嗎?

所以,市長女士,以上是我的初步想法;我希望聖母院能適時地被重建,就像美國紐約世貿中心(World Trade Center)那樣,而不是如同西班牙巴塞隆納的聖家堂(Temple Expiatori de la Sagrada Familia),成為一個永遠未能完工的案子。

Sincerely,

JonPeddiesignature

【編輯後記】

巴黎聖母院每年吸引1,300萬參觀者,因此對法國來說,重建這座古蹟成為刻不容緩的工作。據了解,比利時出生的美國瓦薩學院(Vassar College)藝術教授Andrew Tallon曾經以先進的雷射掃描擷取數十億個該教堂的資料點,是第一個對該座有850年歷史之教堂進行完整數位化掃描的人。遺憾的是,Tallon在六個月前因腦癌去世,得年僅49歲;點此連結可以看到美國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為他製作的專訪視訊。

20190429_NotreDame_NT01P1

Andrew Tallon的巴黎聖母院3D掃描。
(來源:National Geographic)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Letter to Paris' Mayor: Notre Dame 3D Salvation ,by Jon Pedd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