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2019年A.T.科爾尼海外直接投資信心指數」(A.T. Kearney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Confidence Index)發佈,美洲和歐洲憂喜參半,而在亞太地區,指數權重從去年的7個升至今年的8個,日本、中國、澳大利亞、新加坡榜上有名。

具體如下圖所示:

20190514NT62P1 2019年A.T.科爾尼外商直接投資信心指數。

從區域分佈來看:

美洲:美洲地區的結果憂喜參半。美國和加拿大連續第七年進入該指數前五名,但墨西哥在今年的指數排名中大幅下滑(儘管其得分有所提高)。儘管34%的投資者對今年的地區經濟前景更加樂觀,但這反映出投資者對美國經濟前景的樂觀情緒不及去年的指數。

歐洲:擁有14個市場的歐洲再次成為FDI信心指數中國家數量最多的地區。投資者對歐洲市場的持續關注,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圍繞英國退歐的持續不確定性,因為企業尋求保持進入歐盟市場的優先准入,但投資者對英國、義大利、法國和西班牙等幾個主要經濟體的前景不那麼樂觀。

亞太地區:2019年亞太市場指數表現良好。它們在該指數中的權重從去年的7個升至今年的8個。亞太地區有一半的市場進入前十:日本、中國、澳大利亞和新加坡,投資者對亞太地區經濟前景也最為樂觀,尤其對包括日本、紐西蘭和新加坡在內的亞洲已開發市場的經濟。

新興、前瞻市場超過已開發地區

在該指數的25個排名中,已開發市場佔比仍然最高,但前瞻市場的平均得分增幅最大,其次是新興市場和已開發地區。

儘管投資者青睞已開發市場,但他們也看到風險在增加。投資者指出,已開發市場的政治不穩定是今年最有可能出現的風險,其次是經濟危機和更嚴格的商業環境。投資者認為,與新興市場相應的風險相比,這些風險今年發生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我認為(美國市場)面臨的最大挑戰是政治風險,」總部位於克里夫蘭私募股權公司Resilience Capital Partners聯合執行長Steven Rosen說,不明智的政策決定和2020年總統大選引發的負面情緒存在風險。

FDI信心指數創始人、A.T.科爾尼全球商業政策委員會(A.T. Kearney's Global Business Policy Council)主席Paul A. Laudicina表示:「投資者對已開發市場看法的內在矛盾,可能是因為他們更關注這些市場的風險,隨著企業尋求持續進入這些關鍵市場的管道,已開發市場的保護主義風險實際上正在改變投資意願。」 調查還顯示,投資者將FDI作為多地方主義戰略的一部分加以優先考慮,其特點是偏愛當地社區、工業、產品、文化和習俗等。

特大城市和大城市成香餑餑

未來幾年,特大城市和大城市,都將佔據吸引外國直接投資的最大份額,著主要取決於人才、創新、就業等因素。

「人才、創新和經濟活動的集中,可能會進一步有利於特大城市和大城市,而不是人口較少的替代選擇,」Global Business Policy Council)常務董事暨該研究共同作者Erik Peterson說,「FDI信心指數排名在前的國家與A.T. Kearney最新全球城市指數排名靠前的城市之間存在很強的相關性,這一點很明顯。」

調查發現,就業是投資者評估城市的第二大最重要因素,但是勞動力已經成為美國製造商的一個問題。

「我們正處於一個非常緊張的勞動力市場,」Rosen說,「如果你想在工廠增加第三個班次,你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工人。這使得你不可能擴大銷量,(製造商)在定價方面也沒有任何吸引力。」

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4月報告製造業就業指數較前月下降5.1%,產量下降3.5%,部分原因是勞動力短缺。

中國指數下滑,貿易戰只是導火線

調查顯示,投資者對投資目的地的態度可用「憂喜參半」來形容。除兩個國家外,該指數前25名國家的總體信心得分均有所提高。在接受調查的70多個國家中,幾乎所有國家都取得了進展。

儘管如此,從上述排名可以看出,中國的指數排名逐年下滑,從2017年的第3名,下滑至2018年的第5名,再下滑至2019年的第7名。

這是否意味著外商直接投資對中國失去信心?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電子產品製造和消費地區,近年來,隨著人力成本的上升,中國製造業的人口紅利期逐漸消退,製造業轉移或外遷成為現象普遍。

中美貿易戰更是加劇了這一趨勢。近日,國際電子商情就有報導,因受到川普對2,000億美元商品增加25%關稅的影響,有47家台商返台帶回投資新台幣2,398億元。無獨有偶,據傳在福州,一個外資企業來投資建造觸控式螢幕工廠,其業務將出口到美國,它們已經投了一部分資金,但貿易戰升級後就撤資了。

有分析指出,中美貿易戰只是中國產業鏈外遷的導火線,中國人口紅利期的消失、產業升級致使中國電子製造業外遷成為必然。在富士康、偉創力、小米、OV、華為等在東南亞國家投資建廠的帶動下,恐怕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產業轉移出現。從側面講,這並不是什麼樂觀的現象。

中國該如何挽回外商投資的信心?這將是一個重大的課題。

(參考原文: Where is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Going?,by Barbara Jorgensen,ESMC Fendy Wang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