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被很多人稱為智慧音箱爆發元年,據市調機構Strategy Analytics的最新研究顯示,2018Q4智慧音箱出貨量增長了95%,達到3,850萬台,這超過了2017年的總量,並使2018年的總量達到8,620萬台。

被譽為「智慧家居」最佳語音入口的智慧音箱,一度讓網際網路和家電廠商看到了智慧家居全面爆發的希望。這類單品爆發帶來的語音互動普及,以及各大智慧平台的崛起,讓大家普遍認為,未來5年中,消費者家中還會添置更多智慧家居設備。

根據近期IDC發佈的2019年全球智慧家居市場預測資料,2019年全球智慧家居市場將同期比增長26.9%,其中智慧音箱類產品出貨量預計達1.443億台。

這其中也有筆者的貢獻……

年初入手了一台某知名品牌智慧音箱後,最大的感受是除了問天氣,其他的使用體驗簡直糟透。想聽一首歌,需要購買某某音樂的會員資格;問一個簡單的常識問題,一問三不知或答非所問;反倒是看電視時,它偶爾錯誤辨識電視裡的人聲,突然出聲回話嚇人一跳。

面對普通家庭中不能互連互動的各個家電孤島,作為入口擔當的智慧音箱顯得孤掌難鳴。

大家心念念的全屋智慧家居離我們究竟還有多遠?誰能來主導智慧家居產業的發展?面臨的最大阻礙又是什麼?日前在東莞松山湖舉辦的第九屆中國IC創新高峰論壇上,進行了一場關於「智慧家居現狀及發展趨勢」的圓桌討論。中國半導體產業協會IC計畫分會副理事長,芯原微電子(上海)創始人戴偉民主持了本次論壇,受邀參與討論的嘉賓涵蓋了系統廠商、軟體公司及產業投資專家。

智慧音箱應該加螢幕還是加投影?

當前智慧電視滲透率的增長空間已經比較有限,智慧影音數位(智慧電視、智慧音箱)品類的增長,主要來自智慧音箱。冰箱、空調、洗衣機等白電產品的智慧化滲透率逐年上升,讓中國智慧家電市場保持穩定增長,預計到2020年市場規模將達到5,155億元(現階段的後裝市場)。

作為新物種的智慧音箱,承擔了智慧家庭語音入口的重任,如果「要為下一代智慧音箱增加一個互動介面,你認為應該加螢幕還是投影?」會議開始,戴偉民首先拋出了一個問題請大家現場投票,大部分人選擇了加螢幕。

小米旗下有一款內建螢幕的智慧音箱銷量很不錯,但小米科技投資部合夥人孫昌旭認為,當前階段還不需要大量帶顯示器的音箱,因為小音箱本來就應該在家中隨處擺放,方便用語音控制。加上了螢幕或者投影機,讓大家不得不再用眼睛去進行互動。但如果要選的話,加顯示器會更容易被用戶接受。

華登國際副總裁蘇東同意智慧音箱以語音互動為主,但他同時表示,人對於資訊的吸收70%是透過眼睛去完成的,有螢幕的話會增加很多互動便利性。

戴偉民表示同意,「比如我在燒菜的時候,更希望看到食譜,而不是我問了後,音箱直接讀食譜出來。回饋的方式很重要,有些場景語音解決不了問題。」

雅觀科技CEO 林偉則引用了當年很夯的無顯示器電視這個例子,雖然大量資本進入,至今卻連最基本的盈利都做不到。所以智慧音箱未來的形態,現在下結論還早,不過多入口多形態分佈才是趨勢,總之不應該像現在這樣,一個音箱要去控制整個家庭的智慧設備。林偉說到,「就像我在臥室和人聊天,順手就能開燈,得多裝幾台裝置才能走到客廳去用語音讓音箱幫我開燈?這不符合中國使用者的互動習慣。」

美的集團IoT智慧連接部部長陳挺從顯示器和投影機的兩個產業成熟度和成本來分析,認為選擇加螢幕對於音箱廠商來說是更好的選擇,而用戶也會更傾向選擇帶螢幕音箱,因為他們已經習慣了手機和平板的互動,投影互動需要學習。「但是顯示器和投影都不是當前智慧音箱的痛點,痛點是現在的音箱都很傻,根本回答不了使用者的問題。」陳挺表示。

深圳芯之聯科技副總經理劉佔領表示認同,物聯網時代會是一個高度碎片化的時代,不像之前的PC或智慧型手機單一爆品統治整個時代。大家說智慧音箱傻,主要是因為現在語音的辨識率仍比較低,需要透過演算法和大資料不斷學習;第二個是對話模式需要改進,增加顯示器甚至觸控螢幕,能帶來互動體驗感的提升。

中國智慧家居最快落地的場景

在「中國智慧家居最快的落地場景」這一題中,現場嘉賓大部分選擇了智慧音箱所隸屬的影音娛樂類別。此外,家庭安防、智慧照明同樣也受到現場嘉賓的青睞,這一資料與協力廠商市調機構發佈的差不多。

孫昌旭認為,從智慧家居的需求側來看,尤其是在消費者端,大部分受眾只願意為客廳和主臥的智慧化買單,而這兩個場景中的最大需求點則是智慧照明和影音娛樂。

陳挺從小家電產品的角度分析,「我們的電子鍋能夠自動辨識米、預存米、自動洗米、淘米、煮飯,電子鍋中可以預存1~2周的米量。工程師花了7年時間將米進行分析,透過影像辨識,判斷出米的大小、不同的水質,配合鍋和電磁場變化,進行了大量實驗,內部請電子鍋工廠的工人試吃,和柴火鍋比對,不斷測試調整,最終可以做出符合個人口味的米飯。」

然而大家都認為「需求很大」的廚房智慧電器卻沒有進入三甲。林偉認為這是因為:「在預測市場時,大家忽略了現在消費主力軍——年輕人很少做飯,而老年人又不會用智慧設備的事實。」

至於家庭安防場景,大家比較看好的是聯合地產商一起打造智慧社區,但統一安裝智慧門鎖在責任劃分方面存在問題。如果地產商給一個社區整體安裝智慧鎖,一旦鎖被破解導致被盜,地產商將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因此地產商普遍希望房屋銷售以後,單個家庭自行後裝智慧鎖。」林偉說到。

美的的做法是,將安防用智慧家居系統和家電分為兩個系統,但是可以互通,從用戶端看,一般用戶會對能控制窗簾和照明的智慧開關面板很感興趣,對家電是否智慧反而不關注,他們更看重家電本身的屬性。另外,用戶雖然很關注安防,但是又怕洩漏個人隱私,因此比較抵觸攝影機,因此家庭安防的問題和智慧家居建設是一對矛盾。

類似酒店、公寓這種可以統一管理和裝修的場景,智慧化的佈置也會更方便。專注智慧酒店業務的門丁智慧CEO陳惠慶就表示,「我們關注全屋智慧和住宿業務流程做得更深的場景落地。比如有一個客房,用戶8點關燈、關窗簾,顯然睡覺時間有點早,我們的系統會提示他是不是需要做Spa,我們希望在垂直場景把基礎的功能連網後加入AI,做到極致。」

中國智慧家居發展最大的阻礙因素

在「阻礙智慧家居市場發展的主要因素」這一議題中,現場觀眾普遍認為,智慧家居標準不統一(含通訊協定、作業系統)是目前及未來智慧家居市場快速發展的最重要阻礙,而產品碎片化和使用者體驗同樣也會對市場發展產生影響。但是從現場嘉賓的意見,以及市調機構報告來看,人機互動體驗、缺乏剛需場景和智慧家居系統尚未形成才是前三大因素。

智慧家居市場有三種生態模式:中心模式、無中心生態、協力廠商分佈生態。孫昌旭認為,當前廠商都是各自打造符合自己的標準,讓使用者在使用自己生態系統中的產品時體驗更好,這種模式的特點是產品聯網數量越多體驗越好。阿里、京東這樣的網際網路公司希望透過自己的協議打通市面上的所有產品。

蘇東認為,「在這個環節,用戶體驗是第一位的,網際網路公司把各個環節做到了極致,用戶體驗是網際網路公司的價值訴求,比如小米的工業設計感是一致的,它賣的是一致感,連接是有網路效應,但是越來越多的連接導致網路壟斷。」

陳挺則認為標準不統一可能會造成成本的增加,但是標準不是智慧家居發展的阻礙因素。「我覺得阻礙因素是剛需、碎片化、性價比,如果智慧產品定價在兩位元數銷量就會很高。」陳挺表示,「關於標準,小米內部產品做得不錯,但是小米的生態鏈產品其實並沒有統一,而且家電廠商各種品類標準也不統一,所以用戶體驗很差。」使用者在購買一款智慧家居產品時,首先會考慮能給自己帶來什麼價值。標準確實會影響到產品的推出速度,但是各個廠商都在用通訊協議,在天貓上賣可以走天貓的協議,並不會造成消費者選擇的困擾,性價比才是智慧家居普及的最大障礙。

劉佔領也同意陳挺的說法,現在家電產品外帶模組就可以支援阿里雲、京東雲等來解決多雲線上的問題。智慧家居有三個關鍵點:第一是資料連接,如果設備無法連接智慧無從談起,十年前很多白電廠商在做智慧家居,到目前空調的連網率不到10%,照明單品也只有智慧插座,加上智慧家電的種類,遠遠不足以支持實現智慧家居;第二是互動,如果沒有互動也很難談智慧家居,智慧家居必須有人參與,跟硬體發生互動,促進使用者黏性;第三是單靠內容不足以支援黏性,需要品類增加,促進互動體驗。

因此智慧家居發展必須經歷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網際網路實現互聯互通,第二階段是每個設備可以連網,第三個階段是萬物互連,任何設備都可以互動,逐步增加黏性,參與物與物的互動。當前處在從第一階段向第二階段的過渡期,實現連網是從技術角度來看,智慧家居當前的最大阻礙。

上海矽睿科技CEO孫臻認為從用戶角度講,智慧家居的最大問題是誰來買單。「智慧家居解決的是人的懶惰問題,用戶可以為了懶惰出多少錢?比如,小米掃地機器人成功了,測試出了用戶能夠接受的價格底線。」孫臻表示,「目前的智慧家居全部是網際網路公司在主導,真正的硬體公司沒有一個能夠玩轉,其實使用者不關心資料問題,而是關心價格是否合適。」

何時爆發?

對於智慧家居的真正爆發時間,可能是上一個問題談到的阻礙因素太過現實,嘉賓們絕大多數認為將在2022年後才能實現房屋整體的智慧家居爆發。這與市調機構認為的「2020年爆發」相比還是趨於保守。但如果從單品角度來看,智慧家居市場已經開始爆發,只是後裝和前裝的全屋智慧化仍有較大市場空間。

林偉認為目前是從0到1的問題,「現在全國每年有1,000萬套房子入住,但是智慧家居的出貨量卻不大,只有某些單品銷量還可以,可以看出目前的產品解決的只是小確幸的問題。現在大部分人還沒有住到全屋智慧的房屋中,只是在預測智慧家居的場景。想要智慧家居大爆發,首先需要普及全屋智慧,透過房產公司,先將基礎版全屋智慧做進去,讓用戶知道什麼是全屋智慧。這不是小米、阿里利用補貼的手段銷售2,000W個智慧音箱就能定義為成功的,它們搶地盤只是不想錯過這個風潮。」

本文為姊妹刊EE Times China原創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