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時間本週三,美國總統宣佈進入國家緊急狀態(national emergency),理由是:「美國的資訊與通訊技術/服務面臨威脅;」此外總統的行政命令(Executive Order)「授權商務部禁止任何構成對美國國家安全與人民安全不可接受風險的交易行為。」

而美國總統並沒有說明這是什麼緊急狀態,甚至連暗示那可能是什麼都沒有。

普遍的解釋是,美國總統想要避免華為在美國做任何生意的選擇權;但該行政命令並沒有防止任何來自華為的立即性威脅,普遍的解釋認為,這是美國總統需要在與中國的貿易戰中升級他自己的威脅。

如果這種普遍的解釋正確,美國總統是在試圖將兩個大部分不相關的議題混為一談。

美國一直提出警告,指中國政府可能會「利用」華為設備在全球網路中的佔有率…在未來…也許會。而對於「緊急狀態」,其概念應該是迫在眉睫的,華為可能帶來的威脅並非如此,特別是因為在美國並沒有人與華為之間有那麼多生意往來。此外,一些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並不贊同安裝華為設備會帶來如此大的威脅。

中美之間的貿易戰是一個獨立議題,已經延燒了數個月,也沒有立即性的危險。

所以,美國面臨的一個嚴重議題並非緊急狀態,另一個嚴重議題也不是緊急狀態;但如果將它們混為一談,就值得成為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的理由了嗎?

看來唯一感覺到緊迫危機的,只有美國總統自己──是一種失敗的危險。美國與中國之間的協商進展不順,太平洋兩岸的貿易專家認為美國總統的要求不合邏輯,就算他已經被告知他對於關稅的操作是有錯誤的(他認為美國的關稅是另一國支付的),但他一直重覆相同的錯誤、甚至把關稅提得更高。

於是美國總統唯一能想到的解套招數,是創造一個緊急狀態──但如果真有緊急狀態,那個行政命令本身就是!

美國總統只是在擅用自身的權力,而且不只是操縱整個市場,也是在操縱特定的商業交易。在此同時,他一再證明了他對事態的誤解,以及他的善變、不可靠、報復心理、易怒;他發怒的對象都是美國公司,因為他不喜歡那些公司做的──裁員、關廠。那些公司對他來說根本無關緊要,如果總統先生不喜歡什麼,他就會反射性地攻擊。

而且他自己開了一張空白支票,以讓人驚訝的粗糙手法操控美國商務部。但我們從美國各個會議室聽到的是什麼?從投資人、從商人口中聽到的意見是什麼?看來他的腦袋已經被蟋蟀的唧唧叫聲淹沒,什麼都聽不見…

這是令人沮喪的恥辱──美國確實面臨國家緊急狀態,因為「美國的資訊與通訊技術/服務面臨威脅;」但那威脅是網路資訊戰,並非理論性的緊迫威脅,這是美國現在的緊急狀態。

有一些反派(已知其中一個最大咖是俄羅斯),正在對全球的基礎設施進行破壞性攻擊,而且干預了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但目前的美國政權對這樣由國家支持的惡意駭客攻擊毫無作為,最近新發佈的行政命令也完全沒有提到這件事。

這位總統是確實不愛規章制度?他這麼做自有他能得到的好處。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The Wrong National Emergency,by Brian San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