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中國仍處於全球晶片產業的中心位置,半導體製造業的跨國境本質──全球各地IC設計活動可說24小時不間斷、晶圓出貨也環繞整個地球──以及一個整合的供應鏈,可能有助於避免當前中美貿易戰帶來的最大衝擊。

無論如何,傷害已經造成,東西兩方相互對立,這場持續性的貿易戰可能會成為21世紀的「冷戰」──等同於當年美國與蘇聯兩大陣營的對抗。在那一次,美國只需要比蘇聯砸更多錢,現在相同的策略是否能奏效並不清楚,畢竟中國政府領導人會願意投資數十億美元扶植本土晶圓廠、即使幾年後就關掉也在所不惜。

當美國總統川普(Trump)政府對價值2,000億中國製產品提高關稅,中國也以牙還牙,美國投資人在最近都感受到了「報應」──就在5月13日中國宣佈對價值600億美元美國貨品課徵關稅的當天,美國費城半導體指數(Philadelphia Semiconductor Index)下跌了4.73%。

來「軟」的已經行不通了?

加劇了不確定性的原因,是懷疑那些強硬的美國貿易顧問最終尋求切斷中美之間的商業聯繫,也就是讓這全球兩大經濟體之間的貿易往來「脫鉤」(decoupling);而雙方的商業往來主要是由科技所驅動。

「我們在過去40年來已經嘗試過軟性方法,但沒有用;」美國外交政策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CSIS)的研究員James Lewis表示:「如果中國(政府的領導人)認為你不重要,就會把你吹走。」他最近撰寫了一份報告,探討中國在發展晶片產業上的野心。

Lewis指出,中國強勢對待美國科技業者的故事長期以來在華盛頓流傳,並促使國會達成共識,認為應該要禁止像是華為(Huawei)這樣的中國強勢企業進入美國市場。全球佈署5G網路的競爭以及華為的先行者優勢加深了這種主張,美國的國會議員現在相信,美國的盟友們在佈署諸如5G等新興技術時,一定會選邊站。

在此同時,因為中美貿易緊張關係以及中國經濟成長趨緩,已發展一段時間的技術領域也受到影響;舉例來說,產業師分析指出,地緣政治因素是抑制先前蓬勃發展之微控制器(MCU)領域繼續成長的因素之一。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MCU市場,但根據市場研究機構IHS Markit在5月中旬發佈的最新報告指出:「美國與中國大陸之間的關稅、貿易戰,為該市場添加了不確定性;」因此該機構預期MCU市場需求直到明年都會是零成長。

這種悲觀反映了晶片業者對中國組裝產業網路的重度依賴,消費性電子大廠如Apple與Dell等也是一樣;這兩家公司的股價在中美貿易戰升溫的情況下,各下跌超過4%。

根據美國貿易統計數字,電腦與電子裝置佔據中國進口美國貨品大宗,在2018年中國進口美國的商品與服務總值5,390億美元中,估計有1,865億美元是電腦/電子類。而2018年美國出口至中國的技術總值為179億美元,其中包括英特爾(Intel)在美國奧勒岡州Hillsboro生產的處理器,而該公司最近才宣佈擴產計畫。

龐大的貿易逆差是驅動目前中美貿易戰的政治力量之一。雖然中國是電子成品的主要出口國,但仍是晶片技術的淨進口國,而且正尋求提升其技術價值鏈。根據CSIS的報告,目前中國所消耗的半導體中,只有約16%是在當地生產,而該國政府的遠大目標是在2025年能達到70%的晶片自製率。

中國對那些尋求進入其龐大市場之美國晶片廠商的強勢態度,升高了目前的貿易摩擦。「中國剝削性的貿易政策之一部分,是在汲取西方半導體技術的同時,又將美國半導體擠出中國市場;」Lewis指出:「對美國來說哪一種後果最好,應該是毫無疑問。」

貿易僵局分裂世界經濟

中美貿易戰帶來的最大擔憂,會是此僵局將有效分裂世界最大的兩個經濟體,而且任何一方都沒有底稿;這樣的分裂意味著美國的貿易夥伴們最終得選邊站,例如到底要向高通或是華為採購5G無線晶片。

川普政府在美國時間5月15日旋緊螺絲,以一紙行政命令有效禁止華為進入美國電信市場,該制裁令還禁止華為取得美國技術,包括零組件在美國製造的系統;國際貿易律師Lawrence Ward指出,咸認華為有20%的零組件來源是美國供應商,包括被視為「對華為產品供應至關重要」的處理器。

全球晶片供應商也一樣,得面臨選邊站的壓力。舉例來說,德國半導體大廠英飛凌(Infineon)針對《日經新聞》(Nikkei)的一則報導提出說明,表示為因應川普政府收緊出口規則的命令,該公司在美國生產的產品將暫停供貨給華為。

無疑在川普政府中的某些人,希望能在40年的經濟整合(economic integration)之後,切斷與中國之間的貿易關係。「這並不容易,」Lewis懷疑美中最後是否會「在事實上脫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有經濟問題,中國在技術交易上更容易受傷,因為美國電子業者擁有中國想要的東西。

「我們正在進行一場膽小鬼博弈(game of chicken),任何一方都不想正面對撞;」深刻思考中美雙方的不確定性,以及保護主義者美國總統在凌晨發推特文可能破壞了保全體面的讓步,Lewis的結論是:「我也不知道最後到底會怎樣!」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China vs. US: Cold War of 21st Century?,by George Leop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