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前文:一場殃及全球的科技大戰全面爆發!  

EE Times:我聽說您最近走訪了中國。

Dieter Ernst:對,我才剛從針對中國AI產業的實地訪察回來,拜訪對象包括了多家當地的關鍵業者如百度、阿里巴巴與騰訊(Baidu、Alibaba、Tencent,BAT),以及華為(Huawei),還有一些AI獨角獸、晶片公司與領導級AI研究機構。

無一例外,所有受訪者都非常擔憂目前美中IT價值鏈的逐漸「脫鉤」,可能會擾亂他們對核心零組件與支援服務的安全取得。另一個同樣重要的憂慮是,美國針對中國學生、工程師與公司管理人員,還有中國研究機構成員的簽證限制越來越多,我們大多數的訪問夥伴都明顯被美國政策公告中使用的侵略性語言傷害。

美國曾經無敵的「軟實力」形象已經受到很大損壞,而這種深刻失望在我與中國頂尖大學的學生談話之間可以明顯感受到。

EE Times:請告訴我們更多對於中美貿易戰對AI領域的影響情況。

Ernst:最嚴重的破壞可能是落在一些AI獨角獸公司身上,他們會幾乎無法趕上AI在中國市場的快速成長需求;那些公司正在嘗試從整個中國招募年輕的理工科系畢業生,同時激烈爭奪海外的頂尖人才。VC資金仍然可取得,儘管速度比2018年時趨緩;目前資金還不是一個限制因素,不過因為大多數資深管理高層的注意力集中在掌握蓬勃發展的中國AI應用市場,在AI研究的投資──包括應用與基礎技術──都仍有限。

受訪公司之間一個廣泛的憂慮是,他們自己內部的研發行動可能不足以因應與美國之間日益激烈的科技戰。中國的AI獨角獸非常清楚,政府重新努力透過越來越多支持與激勵措施以強化中國國內的創新,這些公司有非常充分的理由參與這類計畫,如果只是為了有資格取得額外資金。但還不清楚這種參與會是如何主動與有效,只要那些公司絕大多數仍專注於在中國快速成長的AI應用大眾市場上競爭。

EE Times:華為以及BAT這幾家公司在這樣的AI背景中定位為何?

Ernst:華為與BAT三家公司的情況似乎有所不同,我們的詳細研究報告將會在今年稍晚發佈。在這裡可以先說明的是,較大的中國公司已經準備了「B計畫」好一段時間,而像是華為這樣的公司則已經把「B計畫」轉成實際上的「A計畫」,用以塑造公司的生存策略。舉例來說,BAT這三家公司都正在開發自家AI晶片,其中阿里巴巴已經向晶圓代工大廠台積電(TSMC)與設計服務業者創意電子(Global Unichip)下單了7奈米AI晶片。

對華為的衝擊

EE Times:那您對華為的解讀是什麼?該公司將往何處去?

Ernst:華為是川普強硬技術限制之主要標的,雖然該公司的準備比中興(ZTE)充分,但仍然非常仰賴海外的CPU、GPU、FPGA以及高階記憶體供應商,其中有很多都是來自美國。根據華為創辦人暨執行長任正非的說法,該公司每年採購價值約670億美元的零組件,其中有大約110億美元是來自美國;尤其是尖端半導體元件,華為對美國業者的依賴程度特別高。

在AI晶片部分,華為大量投資開發先進處理器,以作為環繞著華為Mindspore框架的整合式AI堆疊的一部份。在此同時,華為也提供支援其專有Mindspore框架以及領導級AI框架如Pytorch與TensorFlow的驅動程式。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Linley Group,華為現在能提供一系列神經網路加速器,包括針對智慧相機的Atlas 200模組,以及針對邊緣運算的Atlas 300加速卡。這些產品都是利用華為自行開發的Ascend 310晶片,採用一種名為DaVinci的架構實現3D張量運算(tensor computations)。該公司也正在開發更強的晶片Ascend 910,但利用該晶片的裝置將會延遲到今年稍後才問世。

為了成為全球最大的智慧型手機供應商,華為已經要求台灣的供應鏈夥伴(涵蓋IC封測、晶片測試與光學零組件)將他們的生產線移往中國;不過台灣的法規限制使得這樣的生產線轉移相當困難。此外,美國政府也對台灣施加很大的壓力,以阻撓這類舉措。

Google投下重磅炸彈

而就在美國時間5月19日,華為又遭遇了更嚴重的挑戰──Google宣佈(顯然是頗為猶豫不決)將遵守美國商務部的技術出口禁令,停止提供華為關鍵的Google專有版本Android作業系統重要更新,如果這項禁令仍然有效,意味著華為試圖超越三星成為全球第一大智慧型手機業者的努力全化為泡影。

華為聲稱該公司已經開發了替代Android的方案,但由於亞馬遜(Amazon)的Appstore應用程式商店未能取代Android,該公司會發現幾乎不可能說服領先的軟體開發業者為那樣一套新的華為作業系統打造應用程式。如一位分析師所言,沒了Google的軟體,華為銷售的就像是無毛雞…這對華為來說是毫無正面發展的局勢。

在Google投下重磅炸彈之後,眾多美國半導體業者也凍結了對華為的關鍵零組件與軟體供應,包括(可能不限於)英特爾(Intel)、高通(Qualcomm)、賽靈思(Xilinx)、博通(Broadcom)、Qorvo、美光(Micron Technology)與WD (Western Digital)。現在要評論華為受到的影響有多嚴重還太早,有些觀察家認為,華為可能完全不會受到來自高通的窗及,因為前者已經打造了自家的手機處理器與數據機晶片。

而且華為聲稱,該公司已經藉由貯備了至少三個月用量的美國供應商晶片,來做好抗戰的準備;這可能讓該公司有足夠的時間來釐清美國政府的禁令究竟是恐嚇手段、還是永久性的強制措施。此外據了解,華為承諾不會削減與台灣上下游供應鏈夥伴之間直至2020年第二季的訂單,還詢問了這些夥伴提高產能的可能性。

選邊站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德國晶片業者英飛凌(Infineon)決定暫緩出貨給華為,這可能是非美商也將依循美國對華為之強硬立場的徵兆。另一家歐洲晶片業者意法半導體(STMicroelectronics)據說也在討論是否將繼續出貨給華為;而全球第二大的NAND快閃記憶體供應商日本東芝記憶體(Toshiba Memory),還有顯示器面板製造商Japan Dispay,也在調查華為被美國列入黑名單對其業務造成的影響。

對華為來說,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是確保能從台積電取得尖端7奈米製程。到目前為止,並沒有跡象顯示台積電會屈服美方的壓力限制其取得其先進製程代工服務,而華為的16奈米、12奈米與7奈米晶片都是委託台積電製造。

台積電已經在5月20日宣佈不會停止對華為的供應(編按:在台北時間5月23日的台積電年度技術論壇上,該公司也重申其對華為出貨不受影響),這意味著台積電會在今年下半年繼續代工在安全性上有所改善的華為Kirin 980晶片,即將問世的Kirin 985處理器也不會受到影響。事實上,華為是台積電的前三大代工客戶之一,後者不會輕易放棄如此一家重要客戶。

華為最近發表了以Arm處理器為基礎的Kunpeng 920,這很重要,因為似乎顯示該公司與軟銀(Softbank)旗下的Arm有著緊密的合作關係。華為旗下的IC設計業者海思(Hi-Silicon)為Kunpeng 920設計了該CPU,但顯然速度不如Arm Cortex-A76或是Marvell的ThunderX2;不過對於中國伺服器市場來說,這樣的性能被認為已經足夠。

對華為的生存來說,更重要的或許是Arm正與華為以及數家其他業者,在Neoverse品牌下建立環繞著Arm的伺服器生態系統;華為是在中國推動這個生態系統的積極代表。華為與Arm/軟銀之間的關係,可說對於該公司先發制人防禦川普行政命令至關重要;華為甚至投資了30億英鎊在靠近Arm英國劍橋總部的地方,設置了一個400人的晶片設計團隊與研發工廠。(編按:就在本文上線後不久,Arm也宣佈將遵循美國的規定,暫停與華為之間的業務)。

 
繼續閱讀:發動科技戰的美國正反受其害…

編譯:Judith C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