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前文:科技大戰爆發:華為、中國AI產業損傷慘重  

EE Times:這場科技大戰對美國電子產業造成了什麼樣的傷害?

Dieter Ernst:值得思考美國技術出口限制可能面臨的某些障礙;此舉最終可能會傷害美國的IT產業以及更廣泛的經濟面,還有美國的關鍵合作夥伴。在中國,供應鏈可能會中斷並使得許多人丟掉飯碗,但在美國也是一樣,而且客戶的選擇性會變少。川普的行政命令已經對美國的IT產業造成附帶損害,特別是在半導體領域;日本、韓國與台灣的ICT產業亦然。

高通首當其衝

以美國半導體業者為例,華為坦承該公司仍然非常仰賴海外的CPU、GPU、FPGA還有高階記憶體供應商;而在華為被美國列入黑名單之後,高通(Qualcomm)可說是首當其衝深的美國晶片業者。

根據《彭博新聞》(Bloomberg)的報導,在美國公佈科技黑名單的第二天(美國時間5月16日),美方對華為的強硬立場讓幾家該公司的美國供應商股價受創,其中高通股價下跌了4%──根據高通的財報數字,其最近一個財務年度的銷售收入,有三分之二來自中國市場;還有博通(Broadcom)與賽靈思(Xilinx),股價分別下跌了2.3%與7.3%。

上述美國公司的股價下跌,使得美國費城證券交易所半導體指數(Philadelphia Stock Exchange Semiconductor Index)下跌了1.7%。而值得關注的是,美國政府是否能利用美國公司如英特爾(Intel)、高通、賽靈思與Nvidia等,維持對華為的有效封鎖;畢竟這些美國公司嚴重依賴中國這個全世界最大的半導體市場。

此外,川普對華為的打擊是否也會迫使非美商,例如Arm/Softbank、荷蘭業者ASML、韓國三星(Samsung)、日本Toshiba Memory、Japan Display,以及台灣的鴻海/夏普(Sharp)、還有最重要的台積電(TSMC)也跟著將華為列入黑名單,仍值得觀察(編按:在本文上線後已經有不少公司跟著宣佈暫停供貨給華為)。

而這也衍生了一個重要的問題:美國商務部的治外法權是否強勢到足以避免橫跨半導體產業價值鏈上的非美商,繼續與中國半導體業者維持高利潤的生意往來?

對此貿易律師認為,美國的法律基本上有治外法權;原則上,銷售給華為的海外貨品如果內含25%的美國技術內容,就可能需要取得美國出口許可。若是如此,美方拒發許可能有效讓華為做不成生意,除非他們能找到可替代的供應來源或是自行開發。

這讓人很難不贊同《彭博》的社論──他們認為,讓華為做不成生意會是一個「嚴重的錯誤」,因為「這會疏遠美國的盟友、激怒中國民眾,也會升高區域衝突的機會,而一切都沒有明顯的結局。」

「紅色恐慌」回歸?

最終,科技戰越演越烈的最嚴重損害,將來自於美國與中國之間深刻而持久的變化,而且可能導致國際貿易、投資與全球價值鏈的長期中斷。隨著全美對中國的敵意升高,在1950年代因為來自蘇聯的威脅而在美國社會蔓延的「紅色恐慌」有回歸跡象。

而因為「打擊中國」的觀念在美國被廣泛接受,輿論對於國際競爭問題的討論,幾乎只限定在中國(或者說華為)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川普對中國的強硬立場已經導致了將美國的IT供應鏈「重新國有化」(re-nationalization)──也就是資訊與通訊技術只有自己管轄的境內生產才是可信任的;這最後結果會是「供應鏈的政治化」,並非長久之道。

美國在創新策略上幾乎只關注來自中國(華為)、可感知的安全威脅,使得人們分散了對於升級美國創新體系,以及改善複雜且多層次供應鏈安全性之必要努力的注意。在升級創新體系方面,需要持續增加對研發的投資,無論是公領域或私領域,還需要一種在標準化與IP保護上結合競爭策略及最佳實踐方法,更主動、一致性的創新策略。

至於改善供應鏈安全性,則需要透過一種專門的安全策略,確保能因應網路攻擊的可信賴性與彈性。將一切歸咎於華為並不能代替這種專門的安全策略。

5G網路安全

在5G網路的安全性方面,一份歐洲的研究表明,改善5G網路安全的策略需要著重4個議題:

1. 5G標準(3GPP)的安全

2. 製造商如何在其網路設備中實現這些標準

  • 製造商開發流程以及基於產品的IT安全認證,即GSMA的網路設備安全保障計畫(Network Equipment Security Assurance Scheme,NESAS);
  • 在歐盟網路安全法(EU Cybersecurity Act)之下,針對行動網路設備訂定強制性的歐盟網路安全認證方案(以GSMA NESAS為基礎或是作為其補充)。

3. 營運商在網路設備的特定配置

  • 營運商與國家資訊安全機構之間共同訂定有關行動網路設備安全配置的法規。

4. 行動網路營運商與設備製造商之間的營運實踐與程序

  • 訂定有關行動網路安全營運的法規(如軟體更新程序或遠端維護的相關規定);
  • 營運商、製造商與國家資訊安全主管機關之間共同進行持續性的風險分析與緩解;
  • 設備製造商的透明化以及組織架構。

美國現在是時候跳出「佈署中國網路設備會對國家安全構成風險」的假設,美國民眾無法承擔創新與貿易政策被這種天真且誤導性的概念所主導!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Tech Warfare Outbreak Hits China's AI ,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