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人才可以說是科技新創生態系的骨幹,在很多案例中,大學院校的學生以及教授是新點子的發想者以及創新的播種者,儘管他們並非催生新創公司的唯一推手;支援與孕育新創公司需要強大的產業後盾、資本投資、政府支持,以及願意為那些初生之犢扮演「天使」角色、經驗豐富的商業管理高層。

在大學院校被視為催生新創重要力量的情況下,成功的關鍵詞是「產學合作」。

但實際上,整個過程不只有一個詞那麼簡單。舉例來說,像是台灣大學(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這樣一所頂尖學府,擁有眾多優秀的理工科系學生與教授,他們在學術研究中所迸發的聰明點子與創新技術足以催生新創公司──無論是在校園內或是獨立出去;然而他們遭遇的問題在於,無論是學生與教授都缺乏在殘酷現實世界做生意的寶貴經驗。

如果你看過1980年代曾獲得奧斯卡金像獎的經典電影《火戰車》(Chariots of Fire)可能記得,電影中的主角Harold Abrahams,在1919年進入英國劍橋大學(Cambridge University)時就擁有可能成為全世界跑得最快的人之潛力,但在他最終能於1924獲得在巴黎舉行的奧運會短跑金牌,專業教練Sam Mussabini的指導不可或缺。(編按:就算沒看過電影,對它的配樂你一定不陌生。請看下面的YouTube視訊…)

就像Abrahams,台灣大學最聰明優秀的人才也能取得專業建議──該校成立於2017年的國際產學聯盟(Industry Liaison Office,ILO),致力於扮演為產業界與學術界搭建橋樑的角色,並成為台灣科技新創的Mussabini。

對校園內的專家瞭若指掌

台灣大學(台大) ILO執行長彭聖偉(David Peng)在4月份接受EE Times專訪時表示,任何一家從學術界誕生的新創公司,在其聰明點子變成健康「企業寶寶」的過程中,團隊成員無論是學生或是教授,都會需要一些指導,包括撰寫商業計畫、驗證概念、開發產品原型,最後還要說服商業世界他們的點子真的能賣。

而對台大ILO來說,與學校教授和學生合作只是一半的工作,另一半──甚至可能更多──重要的工作是清楚直接地了解產業界的需求;「企業總是在尋找學術資源,」彭聖偉表示,爭奪最優秀人才也是各家公司持續不懈的目標,但是讓企業去敲開每一位教授的大門尋求研究專案合作或是網羅人才,是不切實際的作法。

「ILO可以扮演單一窗口,為企業在校園中尋找適合的人才的資源;」彭聖偉表示:「我們橋接新創公司以及產業界的需求。」為此台大ILO推出分等級的會員制度,有興趣與台大合作的企業能評估自身需求加入會員並依等級支付年費;考量ILOO對台大校園的深入了解程度, 彭聖偉對於其企業會員能獲得的豐厚回報信心十足。

台大ILO自豪於充分了解自家校園內誰是誰的知識,而且能很早就掌握哪位教授正在進行什麼研究題材;彭聖偉指出,目前ILO正與台大的11個學院合作,這些學院各自擁有世界級的研究中心。此外台大校園內還有大約100個新創公司團隊,其中有一部分是由台大教授所創立,其餘則是來自校外。

彭聖偉解釋:「我們具備很好的優勢,能為需要產業界協助的新創公司以及正在尋找學術資源的產業,扮演『隨插即用』的橋樑角色;」ILO的成員幾乎都是具備業界經驗的產業專家,而非公務員。舉例來說,彭聖偉自己就擁有25年的科技業資歷,包括在AT&T與IBM分別都有超過十年的工作經驗。

因為在IT領域的背景,彭聖偉特別專長以資料採集與分析產生商業智慧,在2014年從IBM退休前曾管理過200人規模的團隊;他也曾任職於新創公司。其他ILO成員則來自於不同領域,包括資料科學、微電子產業。

與業界合作的成功案例

那麼台大ILO已經與哪些企業有合作?彭聖偉表示,因為台灣大學是台灣的頂尖學府,包括台積電(TSMC)、英特爾(Intel)、面板大廠友達(AUO)還有高通(Qualcomm),都是ILO的企業會員,與台大的教授或研究中心有不同題目的合作;其中高通是最近才與ILO簽署合作協議,將與台大多位教授共同進行AI、5G以及3D等技術的研發。

而其實台大ILO正在做的事情,與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行之有年的產業聯絡專案(Industrial Liaison Program,ILP)非常類似;MIT的ILP目前與全球超過200家頂尖企業合作進行先進研究,其專案成員貢獻該校53%的企業贊助研究經費。

彭聖偉坦稱台大ILO的目標是能取得如同MIT ILP的成功;現在台大ILO一年約200萬~300萬的營運經費是由台灣科技部(MOST)提供,但最終目標是財務獨立。而台大在國際上該如何與像是MIT這樣的名校競爭?

對此彭聖偉解釋,台大在硬體、生醫等領域都有豐富經驗與充足的研發資源。舉例來說,台灣專注於醫療研究與改善醫療體系的國家衛生研究院(NHRI),已經進行許多成功的先進臨床試驗,並收集了大量的臨床數據;擁有台灣頂尖醫學院的台大與NHRI在生醫研發方面的合作非常密切,包括Pfizer、Johnson & Johnson等國際大型製藥廠都是台大的合作夥伴。

在電子硬體方面,台大擁有亞洲名列前茅的電子電機學院,研究中心具備自己的MEMS晶圓廠,能執行新元件在上市前的測試與概念驗證。而且因為台灣很接近中國大陸市場,對很多想要進軍該市場的企業來說,台灣是最理想的第一站。

在世界各工業大國都想於自家建立「下一個美國矽谷」的時代,台灣在全球新創生態圈中比起法國巴黎、英國倫敦與德國柏林等,算是較晚進入的新手。但遲到並不一定就不好,台灣正好能汲取前輩們已經嘗試過的教訓。

台灣是認真而且持續不懈地在建立新創生態環境,包括政府部門、教育系統與產業界都參與其中,致力營造能讓新創公司成功的基本條件。例如台灣科技部與教育部聯手,以提供教職的方式鼓勵海外的台灣籍教授與博士後研究員回台培育人才;科技部的「博士創新之星」計畫,則是甄選台灣的高階人才前往法國、美國、以色列等地實習6個月至一年。

還有科技部在去年成立了Taiwan Tech Arena (TTA),集合各種資源包括海外知名加速器,要將台灣的新創公司推向國際舞台。台大ILO的成立也是這個大計畫中的一環,而科技部長陳良基可說是幕後的主要推手,他在多年前仍在台大擔任教授時,就充滿了為新創公司建立良好環境的熱情。

台灣能否成功建立美國矽谷花費30年時間有機發展的新創基礎建設?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Taiwan Startup Plan Emulates MIT, Stanford,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