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Trump)關稅政策最初被認為是一種會迫使其他國家放棄貿易壁壘的「鈍器」──美中貿易戰持續了近一年,造成產品供應上的不確定性,科技業開始接受此持續的不確定性為「新常態」。

美國電子設計與製造公司Morey總裁暨營運長George Whittier表示:「10個月前,我們很擔心第一輪實施的關稅政策,但當我們看到實際影響時,我們幾乎可以忽略它。而在去年十月時,情況開始變得更加嚴峻,我們因而開始規劃幫客戶解除關稅。」

如同許多美國製造商,Morey需要進口電阻、電容與印刷電路板(PCB),該公司與數以千計的業者都在積極為高關稅或稀有產品尋找替代方案。

20190611_Morey_NT01P1

Morey的工廠位於美國芝加哥西南方,提供汽車、航空/國防與工業產品OEM代工的組裝服務。
(來源:Morey)

而到目前為止,關稅影響了採購成本、產品設計與生產時間;美國現在又開始對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25%關稅,讓廠商可能不得不考慮重新設計產品。Whittier表示:「我認為這是新的常態。」

經濟學家指出,此關稅政策有可能永遠不會取消,而這對於在2018年投入大量心力建立新供應鏈網路的美國電子產業來說可能是正面的。如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nstitute for Supply Management)執行長Tom Derry所言,供應鏈將因關稅問題而變得更加敏捷,製造商有機會將自己與依賴中國的競爭對手區隔開來。

然而也會帶來無法逆轉的負面影響,像是採購費用增加、夥伴關係被切斷,以及企業被迫搬遷製造地點等。全球採購業務正在轉向不依賴中國的供應商。

有一家美國零件製造商因為面臨成本不斷上漲的問題,因而與中國工廠分道揚鑣、轉而與日本外包商合作;另一家供應商則是趁機打擊在中國本地設廠的競爭對手,標榜可提供客戶無關稅的被動元件和電機零組件。但Whittier表示:「這些都起不了大作用,因為影響甚鉅。」

糾結的供應鏈網路

中國在電子產品供應鏈中扮演不容忽視的角色,零組件製造商在中國開設了工廠,和/或外包生產據點,OEM與EMS業者也是如此,物料清單上的大宗也是在中國採購,而電子元件通路商的產品來源以及庫存,有龐大數量是中國大陸製造。

最新一輪的中國關稅政策加深了Morey的憂慮;Whittier表示,到目前為止該公司尚能承擔所提高的成本,但當許多產品課徵25%關稅後,市場局勢可能會改變。

「因為我們已經與客戶簽約,他們不會因為成本上漲而受到影響;」他指出:「但我認為客戶們──或是我們自己──會要花費更多時間重新設計產品。目前受影響最大的是PCB,因為是佔據成本比例最高的零件之一,而有超過一半的PCB是在中國生產。」

Morey的客戶來自汽車、航太/國防、商業與工業領域,客戶必須批准放棄他們已同意的供應商清單;但審核新的供應商相當耗時,後果的嚴重性是可能會導致生產交期的延誤。Whittier解釋:「我們花很多時間尋找替代來源。但如果(許多)製造商決定不從中國採購,可能會馬上面臨PCB缺貨的窘境。」

他補充,在某些情況下沒有其他選擇:「全球最大數據機公司的產品100%在中國生產,如果那些產品已經納入規格表,(客戶)採用別家方案的可能性很小。」供應商一直想把關稅成本轉嫁到客戶身上,但撇開費用不談,貿易戰為電子業者帶來很多無附加價值的工作,例如通路商必須了解那些零件受到關稅影響並提供這些資訊給客戶。

電子產業協會已經針對關稅政策進行了反擊,如PCB產業協會國際電子工業聯接協會(IPC)表示:「5月中旬美國和中國政府接連提高來自對方國家的進口商品關稅,並增加產品項目,這些關稅政策正在影響全球電子產品供應鏈,對於想在全球市場上保持競爭力的公司來說,造成了成本增加和不確定性。」

IPC補充,新的貿易壁壘將對兩國造成傷害;「我們將敦促美國和中國官員加速談判,最終敲定協議,以解決長期存在的歧見,包括智慧財產權和市場准入(market access)。」

在過去的9個月,通路商協助客戶減輕了關稅所帶來的影響,並重新調整了供應鏈;有幾家通路業者還建立了採購「自由貿易區」(free trade zones)。儘管如此,客戶的物料清單(BOM)通常需要數百種零件庫存。

電子元件產業協會(ECIA)表示,自美國於2018年7月宣布中國課稅清單與實施中國301條款(China Tariff List 301)以來,通路業者開始面臨管理、處理和共享供應商關稅資訊的挑戰;為此ECIA會建立了一個交換關鍵資料的範本(參考下表),該指南包含通路商對供應商處理關稅問題最佳做法的建議。

20190611_ECIA_tariff_tool_NT01P2

ECIA為通路商提供的關稅問題資訊交換範本。
(來源:ECIA)

損害已經造成

即使美中兩國達成貿易協定,貿易戰的影響也不會因此減弱,因為業者已建立了難以改變的新供應鏈網絡。澳洲的電子零件通路業者Nano Components協理Reuben Townsend表示:「在我看來,問題來自中美兩國在全球市場上互相纏鬥,只有最大規模的公司能善用自我優勢達到差異化。」

Townsend認為,美中兩國互不相讓,受惠的將是印度、馬來西亞和日本等國家;「在電子產品和其生產方面,無論是零組件還是製造組裝,我們會面臨很大的問題。過去兩年的缺貨危機讓產業發展如履薄冰,而我們才剛走出該困境。」他也指出,最新一輪的關稅政策「確實有可能讓電子產品或任何具備電子元件的商品價格變得很高。」

Morey仍決定尋找一線生機。「一些消息指出,最新一輪關稅政策的影響會讓幾乎所有的產品需要進行評估,我認為這帶來很大的機會;」Whittier表示:「我們許多競爭對手是向中國供應商採購產品或在中國設廠,如果我們重新設計產品,可以改善我們的成本結構,而這將是一個競爭優勢。」

「我們已經兜了一大圈又回到原點;」他的結論是:「這對我們公司來說可能是正向的助益。」

編譯Patricia Lin;責編: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China Trade War Detours Supply Chain,by Barbara Jorgensen)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