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早前被媒體曝出不得不遵守美國斷供華為的禁令,Arm,這家總部位於英國、隸屬於日本軟銀(Softbank)的高科技公司,日前和其他美國公司一樣被推上了風口浪尖。但Arm遭受的質疑似乎更多,公眾發出的第一個質問就是:「一家源自英國,後被日本軟銀收購的公司,卻偏偏要聽從川普和美國政府的禁令?」

Arm官方在這件事情上一直保持沉默狀態,直到近日,Arm總裁兼營運長Graham Budd在接受中國《財新》採訪時表態稱,根據美國的法規,技術出口考慮的是技術在哪裡開發,而不是這家公司的總部在哪裡。Arm是一家全球性的企業,在很多國家都建有設計中心,在美國也有很多研發人員,所以受到了影響。但同時,他又表示:「未來,我們會堅定地繼續投資中國市場,也期待與中國企業合作,共建一個全球性、開放式的創新體系。」

20190621NT61P1 Arm總裁兼首席營運長Graham Budd

看得出來,Arm總裁的回覆在謹慎中透露著些許無奈,但他想傳遞的更重要的資訊,是對中國市場的堅定信心。

Arm自2002年在上海設立分公司起已經紮根中國17年,在過去十餘年內,Arm中國支持本土合作夥伴在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腦、人工智慧、汽車電子、通訊網路、伺服器等多個領域獲得了巨大的成功,中國超過95%的國產系統級晶片是基於Arm架構,累計出貨量超過140億片,在過去十年增長超過170倍。最新的資料則顯示,在Arm生態系統裡,2018年中國合作夥伴出貨量超過35億片,中國市場出貨量成長了一、二十倍。

而根據中國半導體產業協會積體電路設計分會理事長魏少軍在2018年12月所做的報告,2018年,中國共有1,698家IC設計企業,比2017年增加318家,中國晶片設計產業的銷售額也從2017年的人民幣1945.98億元增加至2018年的2576.96億元,增速高達32.42%。

因此,在中國市場構建一個繁榮的生態系統,實現互惠互利共贏的局面,其重要性對依靠生態鏈才能獲得發展的Arm來說不言而喻。

那麼困難呢?

從過去到現在,中國企業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把市場做大,但同時這也是一個十分艱辛的過程。換句話說,商業模式好的時候大家都在投商業模式,投資人恨不得技術成熟、產品豐富,明天就可以上市。而在如今貿易戰的大環境下,除了資金、技術、市場外,又多了很多地緣政治帶來的風險。如何通過技術平台、生態系統和產業資本,為中國打造具備更多核心技術的獨角獸,實現下一波的百倍成長,是包括Arm中國在內所有生態鏈夥伴面臨的關鍵挑戰。

基於此,2017年5月,Arm與厚樸投資等投資機構簽署合作備忘錄,決定以深圳為總部,設立一家中方控股51%,Arm佔股49%的合資公司。其目的,就是希望專注中國市場,在中國做核心技術。畢竟中國改革開放第一個20年是勞力輸出,第二個20年是產品輸出,未來的中國將是智力的輸出,在核心技術的開發上會越來越快。

2018年合資公司成立後,Arm中國組建了獨立的本土研發團隊,針對中國需求進一步研發核心IP。同年11月,在中國烏鎮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Arm中國發佈了其自主研發的第一個成果——「周易」人工智慧平台。

不過,華為一事,讓很多人在沒有搞清楚「中資和國資」、自主IP「有和沒有」、「多和少」的前提下,對Arm,包括Arm中國展開了攻擊。對此,Budd回應,作為一家具備全球視野的公司,Arm非常重視與華為和海思的關係,他們是Arm的長期合作夥伴,公司內部正在評估各種可行的方案,並積極地與各國政策制定者、Arm在中國的合資公司、海思等方面進行溝通,希望此事能儘快得以解決。

「從Arm的角度來說,我們是支援全球供應鏈的,因為Arm自己就是這一體系的受益者。各家企業在彼此的IP上創新,才能讓產業更快地發展,希望全球供應鏈作為全球經濟的一部分,能夠繼續存在下去。」Budd說。

儘管無法預測各國政府接下來會採取什麼樣的措施,但Budd表示,自己在半導體產業工作超過27年,數不清多少次往返於中國和英國之間。這些年裡,他親眼目睹並親身經歷了中國科技產業發生的革命性變化,結識了很多來自中國的老朋友,也有不斷增加的新夥伴,是中國合作夥伴和整個中國市場,讓雙方一起走到了現在這個階段。

半導體產業是一個全球化的產業,一旦某一環節出現狀況,就一定會對全球造成影響。中國半導體產業之所以能夠從小到大,蓬勃發展,開放合作是關鍵,尤其是IC設計業,是最需要開放合作的產業,只有抱著開放、開放、更開放的心態,才能尋求共贏之路。

本文為EE Times China原創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