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智慧水壺具備定時飲水提醒、每日最佳飲水量規劃、飲水量資料統計(透過Wi-Fi連接手機APP)的基礎功能。此外還配有電子螢幕,有社交、播放音樂/故事、遊戲互動的功能,儼然就是一個小機器人。

近千元的兒童智慧水壺,為何好評率高達98%

當下,「幼童不愛喝水」已成為讓部分家長頭痛的問題,這正是兒童水壺的商機所在。市面上的兒童水壺無一例外都具備「可愛」、「有趣」等元素,但是眾多家長回饋換一個新水壺僅能在短期內讓孩子提起喝水的興趣。

如何持續地引導孩子主動喝水?不但是父母的難題,也是兒童水壺廠的難題。

在這種背景下,Gululu兒童智慧水壺應運而生。該品牌由中國巨鯨網路科技在2015年創立,2016年首款智慧水壺在美國上市,2017年進入中國市場。目前,Gululu在天貓和京東都有開店,該品牌智慧水壺在京東的售價在人民幣699~919元之間(約合新台幣2,700~4,500元)。

20190625NT61P1 圖1 Gululu京東自營旗艦店(水壺價格在人民幣600~1,000元之間)。

即使價格昂貴,也頻頻有消費者光顧。據京東自營店的資料顯示,其中一款售價人民幣699元的「Gululu Go 咕嚕嚕水精靈兒童智慧水壺互動可攜式水壺藍色」產品的累計評價已經達到1,800多個,好評率也高達98%。

Gululu兒童智慧水壺能被孩子喜愛,真正的功勞在於其完整的IP。與其說它是水壺,不如說它是陪伴型兒童智慧玩具。該杯子內嵌一塊電子螢幕,螢幕上有一個卡通角色,孩子可以透過杯子側邊的感測器與卡通角色互動。孩子每喝一口水這些角色就會「長大」一點,當孩子忘記喝水或者飲水不夠時,它們還會「生氣」。Gululu的IP仍在不斷地被完善,現在這些角色還學會了說英文和講故事,對用戶來說這已經不是一個簡單的水壺。

不過,使用這類水壺也許能增加孩子的喝水頻率,只是這並不意味著孩子就一定愛上了喝「水」。目前,該兒童智慧水壺也並非完全的智慧,它尚不具備分析杯內液體成分的功能。這意味著在杯子裡裝上其他液體,也能被計入使用者的飲水資料中,這會造成家長的一些誤判。

另外,當喝水成為一種遊戲,與獎勵機制綁定在一起,孩子多半還是會拒絕用普通水壺喝水。同時,高昂售價可能會讓孩子產生攀比心理,這些都值得家長們警醒。

成人智慧水壺淪為「缺乏黏著性的玩意兒」

當一個電子產品在市場上形成氣候,就會出現很多關於該產品的拆解視訊或文章。不過智慧水壺的拆解資訊非常少,筆者只找到一篇關於Cuptime智慧水壺的拆解文章。Cuptime由中國業者Moikit在2013年底首發、2014年中投放市場,作為業界首款智慧水壺產品,Cuptime在2014年底就已經銷售了11萬支。

第一代Cuptime定位在成人市場,它具備記錄使用者飲水量、根據使用者飲水習慣,以及運動、天氣狀況制定飲水計畫、透過提示音和LED燈提醒用戶定時飲水等功能。這些功能的實現,得益於Cuptime的「微控制器+藍牙4.0通訊+各類感測器+鈕扣電池」解決方案。

20190625NT61P2 表1 Cuptime智慧水壺元件類型。

Cuptime採用了較為常見的超低功耗消費類IC產品。這些IC產品的採用帶來了以下功能:記錄使用者飲水量、判斷用戶是在喝水還是倒水(如果是倒水,將不計入資料)、檢測環境溫度和水溫(水溫過涼、合適、過熱都會利用不同顏色的燈提醒用戶)、用戶離開水壺旁即自動關閉喝水提醒,這些功能表現出Cuptime的單體智慧化。

智慧水壺讓用戶的日常飲水變得更量化,透過與之配套的手機APP可初步瞭解飲水習慣。不過,使用者知道這些資料之後呢?目前,這些資料僅僅告訴使用者「你的飲水習慣是否健康」,卻並沒有下一步的回饋。

為此,一些消費者在反思,實際上我們的生活並不需要過度強調智慧化,真正的智慧化是讓人們的生活更簡單,而非更複雜。隨著智慧設備產品開始暫露頭角,也出現了一些匪夷所思的智慧硬體設備產品,例如:智慧蛋托、智慧皮帶、智慧鹽瓶、智慧叉子等。

智慧蛋托可以告訴你冰箱裡還剩幾個雞蛋;智慧皮帶可為你的手機充電;智慧鹽瓶可以為你追蹤鹽的攝取量;智慧叉子告訴你一口食物咀嚼了多少次,一餐吃了多久。顯然,這些產品所提供的資料並沒有太大的意義,正因為「智慧」的賦能,其售價也翻了幾十倍,例如智慧鹽瓶的售價高達人民幣600元!

智慧水壺是否有存在的價值呢?以成人智慧水壺的表現來看,它更像是一個看起來新鮮的玩意兒。一部分消費者回饋,智慧水壺對其而言主要是裝水喝,剛買這個產品的一段時間會抱著好奇的心態堅持使用,到了後面只當作普通杯子來用,這反映了成人智慧水壺需要更具黏著性的功能表現。

近千塊的價格如何定的?

雖然IP的植入讓產品更有魅力,但是對於產品本身的品質也非常值得關注。Gululu兒童智慧水壺並不具備保溫功能,也不能用熱水澆淋杯身,一個不能裝熱水的水壺賣近人民幣1,000元是否合理?

從Cuptime的拆解資訊可以推斷出,智慧水壺採用市面上常見的低功耗電子元件,其成本應該不佔整個產品製造成本大宗。加上其他的材料,即使是採用可食用級別比如不含雙酚A、符合美國FDA安全標準的材料,其材料成本也不會高得嚇人。但是為什麼最終的售價會遠超普通水壺?除了有「智慧」賦能、IP支持造成的溢價之外,還有因產業鏈不成熟帶來的不良率較高的原因。

據Moikit創始人兼CEO李曉亮透露,第一批Cuptime量產共下了一萬台的訂單,實際報廢率接近40%,其主要的技術難點在於複雜的超音波塑膠焊接製程。當前,智慧硬體設備產業鏈沒有明確的分工,開發一個產品需要創業者做全鏈條的工作,不僅增加了開發的難度,也提高了產品的報廢率。

智慧水壺產業僅開闢了一小部分市場,沒有傳統水壺製造企業的參與,僅憑創業團隊的力量,難以撼動整個大市場。目前,大部分智慧水壺創業者堅持自己開發應用,不願意開放資料給應用開發者,這也讓整個產業的鏈條更長,更容易出現應用場景不全面的問題,從而制約整個產業的發展。

價值如何實現

目前對於智慧硬體設備的需求尚未驅動整個大市場。智慧硬體設備市場的發展仍處於初級階段,各產業未建立統一的規範和標準,產業鏈也尚未成熟。

根據設計者美好的設想,在物聯網發展到一定階段,所有的智慧硬體設備都將能透過數位化網路互連起來,不過當下所有的智慧硬體設備最主要的操作方式是在「單機」狀態下完成。在物聯網還未形成規模的時期,購買智慧硬體設備並不能讓使用者體驗到萬物互連的優勢。

對智慧水壺而言,缺乏成熟的供應鏈,關鍵晶片、感測器供應商數量少、產量低、成本高也是制約其發展的主要因素,最重要的是智慧硬體設備市場尚未大範圍、大規模地普及。

就像在近5年的發展歷程裡,市面上出現過許多的智慧水壺品牌,但大部分只是曇花一現,設計水準參差不齊,同質化情況較為嚴重。在物聯網應用方面的表現也有所欠缺,「萬物互連」並不僅是連上Wi-Fi與小夥伴比誰喝水更多,而是把人、流程、資料和事物相結合,使網路連接變得更加相關,更具有價值。

當哪天保險公司、家庭醫生、健康顧問可以根據飲水資料來為你提供服務,智慧水壺的價值或許能得到更好的實現。

本文為姊妹刊國際電子商情原創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