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4日,中國一則「深夜街頭一女孩遭男子拳打腳踢、撕扯衣服、拖行」的視訊引起人們關注。該男子的暴力行為令網友憤怒。截止24日22時,相關視訊在微博上的流覽量超過700萬次。

24日晚,四川省綿陽市公安局宣傳處一名工作人員表示,綿陽市公安局網路安全保衛支隊(簡稱「綿陽網警」)已經介入調查該暴力事件。經初步核查,截止目前,並無跡象顯示事發地在綿陽境內。

網傳視訊的畫面顯示,事發時間為6月22日0時44分,一名女孩一邊看手機,一邊在街頭行走。迎面走來的男子突然用拳頭重擊她頭部,女孩隨後倒地。視訊顯示,該男子繼續連續用拳頭重擊或用腳踢女孩的頭部和腹部,視訊第1分33秒左右,該男子欲脫掉女孩穿的短褲,隨後,該男子拽著女孩的頭髮將她拖出了視訊監控區域。

24日21時47分,綿陽市公安局網路安全保衛支隊官方微博發佈消息稱,正在查找事發地點;「今晚不睡。若有線索,請發於此微博評論區。」「無論發生在哪兒,我們都盡最大努力去核查。」

20190626NT61P1

該工作人員表示,綿陽警方將繼續關注,同時也希望其他省市公安機關共同努力,儘快查明案發地,將犯罪嫌疑人繩之以法。

在安防監控中很夯的人臉辨識和軌跡追蹤技術,這次能否幫上忙呢?

跨鏡追蹤技術這次能否派上用場?

在很多的刑偵影視劇中,我們時常看到當中國公安機關需要追查一個失蹤人員,或者是定位一個犯人的時候,就會使用公安系統佈局在城市裡每一處的攝影機,進行辨識追蹤。然後透過公安系統龐大的人像資料庫分析後,將此人的行動軌跡串聯起來,並推算出此時此刻此人的具體位置。

《電子工程專輯》中國版去年也曾對深圳本土企業雲天勵飛的類似技術做過報導,那是2017年除夕前夜的一個案例。

深圳阪田一位年僅3歲的兒童在家門口玩耍時失蹤。民警透過失蹤兒童照片,從全市攝影機即時採集的海量資料中檢索到了該兒童的行蹤,從圖片及調取視訊中捕捉到了嫌疑犯的正面清晰照,再利用人臉辨識技術確認身份,運用全市攝影機進行動態人像檢索,多維資料交叉比對後鎖定嫌疑人行動軌跡,發現其已帶著小孩搭乘火車逃往武漢。

公安民警馬上和鐵路部門取得聯繫,對該名嫌疑人進行佈控。次日淩晨6時,在武漢武昌火車站抓獲犯罪嫌疑人,並解救出被拐賣的小孩。從接到報警,到成功解救被拐小孩,總歷程不過15個小時。雲天勵飛市場總監王軍將案例中提到的技術稱為「人臉時空軌跡檢索」。

20190626NT61P2 多攝影機連動的人臉辨識軌跡追蹤。(圖片來源:安防行業網)

類似的技術也被稱為跨鏡追蹤(Re-identification,ReID)技術,字面意思就是對於監控鏡頭下的物體進行重新辨識和辨認。它不僅能夠辨識人臉,還能夠根據人體的行為方式,體態和髮型等進行搜索追蹤。

在該應用場景下,當公安機關知道了嫌犯的照片,卻需要掌握充足的證據來證明嫌犯的犯罪事實。雖然有著監控攝影機的視訊,但是面對著幾百幾十個攝影機的時候,龐大的資料量需要耗費很長的時間去尋找。

透過跨攝影機鏡頭來對行人進行辨識、追蹤和檢索,可以對人臉辨識技術形成重要輔助。對於這次案件無法捕捉到清晰人臉的嫌犯,可以採用跨鏡頭持續進行跟蹤,在一定範圍內有關監控攝影機的視訊庫裡面尋找嫌犯出現的視訊段,將其整理串連起來,對於嫌犯的行為軌跡進行整合,可以對公安機關偵破案件起到很大作用。

但ReID技術判定的準確定,是基於電腦視覺和資料庫的結合,由於連網和資料庫許可權限制,不同攝影機、不同演算法環境下採集的人臉影像千差萬別。大部分攝影機產品都是針對性的解決一類或幾類問題,要考慮速度、穩定性、成本等問題,不同的產品通常可以加入不同的先驗(編按:指先前的經驗),甚至額外的硬體來提升產品在特定領域的可用性。

連網、終端演算法和畫面清晰度成阻礙

目前評價科研中演算法的優劣的唯一方法就是找一個資料集,然後大家一起對比,資料集的不同演算法得到的結果也會不同,所以常常會有不公平的對比存在,隨著越來越多更大的人臉資料集的慢慢增加,對於演算法的評價會可能會變得稍微公平一些。所以如果該視訊不是公安系統的攝影機所拍攝,要進行特徵提取、建庫、查詢和資料比對就比較困難。

具體來講,人臉辨識的前端採集設備如監控攝影機、人臉抓拍攝影機等依託於公安視訊監控專網;民用拍攝設備如家用攝影機、手機大都依託於專用行動網路環境。嫌疑人人臉資料庫、對比介面(NCIIC)等一般部署在公安業務專網上,而人臉比對引擎運所需的運算資源則位於公安內部網中。人臉辨識應用系統的建設必須考慮三個網路的通訊能力、接入要求及公安應用系統的安全要求。

此外,人臉影像的品質是影響系統辨識性能的關鍵因素。

綜上所述,必須先查到事件發生地,並找到該視訊的拍攝者,拿到原視訊才能判斷能否用於跨區域大面積連動搜索。而且目前一切人工智慧(AI)專案,都是利用巨量資料訓練出來的,資料越接近現實應用,訓練出來的AI在實際應用中就越準確。就好像人臉辨識,在實驗室對著照片練習,和在真實場景中捕捉動態人像訓練,兩種方法訓練出來的AI準確率肯定不一樣,該案件中的嫌疑人是否有前科?是否在公安機關留有案底(拍照),對搜尋的準確率和速度影響也很大。

民用攝影機取證難

有網友出主意,說視訊畫面左上角有「螢石雲」字樣,是中國海康威視旗下的雲端監控品牌,有這個標誌就說明視訊已經上傳到海康威視的伺服器了。因為目前無法確定案發地,所以要調取視訊最好到螢石雲公司註冊地浙江杭州濱江區報警。

但隨後有網友認為此法行不通,因為基於隱私協議,攝影機廠家不可以私自上傳、查看或發佈使用者攝影機拍攝的內容,這段視訊一定是該攝影機的所有者自己傳出來的。另一方面,視訊流佔用儲存空間很大,廠家如果把自家攝影機拍攝的內容全都存到伺服器上,在資料儲存這方面成本太高,所以一般都採取用戶付費購買雲端空間用於上傳和保存監控視訊,或者攝影機本地搭載記憶體卡,迴圈覆蓋錄製內容的方法。

果然24日下午,杭州螢石網路官方微博回覆澎湃新聞稱,「視訊來源我們這邊也無法知曉。」

據中國安防行業網報導,中國多個省市公安人像應用系統,已經透過安全接入子系統打通了從視訊專網到公安業務專網之間的通路;案件偵破過程中發現的關鍵嫌疑人的資訊除了可以透過各級抓拍人臉資料庫進行匹配查詢外,也能實現與刑偵業務人臉資料庫之間的匹配查詢。

最後,希望先進的AI、巨量資料和人臉辨識技術這次能幫上忙,早日找到受害女孩,將罪犯繩之以法。

20190626NT61P3 綿陽網警6月25日臨晨發佈的通告

最新消息:罪犯已落網

6月25日下午13時,@時間視訊 從大連市甘井子區中華路街道辦事處獲悉,男子當街暴打女子事件,發生在該街道轄區蒼山路,街道辦接到華東路派出所報告,稱已對此事立案調查。

6月25日下午15時20分左右,@大連公安 發佈警情通報稱,經核實,視訊事發6月22日淩晨1時許,大連甘井子公安分局華東路派出所轄區,被害人在回家途中被男子毆打,臉部軟組織挫傷,目前已出院。

6月25日下午,澎湃新聞相關管道獲悉受害女孩到當地醫院就診的情況:

22日淩晨2時許,遼寧盤錦女孩、29歲的受害人吳某來到大連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急診科就診。該醫院距離案發地點約10公里,是一所三級甲等醫院。

「進來的時候,她整個臉都是腫的。」當晚接診的一名醫生向澎湃新聞回憶稱。

澎湃新聞獲得的相關材料顯示,22日2時41分,受害人吳某做了頭顱CT掃描檢查,此後,她還進行了眼眶和視神經管的CT掃描等檢查,付費方式為「自費醫療」。

25日晚,大連市公安局相關部門負責人告訴澎湃新聞,該女子的整體傷情為面部軟組織挫傷,沒有內傷,她的後腦勺、頭骨都無損傷。她在接受簡單治療後離開,目前正在配合警方調查。

6月25日晚22時許,據大連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消息,大連市警方在甘井子區南關嶺一居民社區抓獲犯罪嫌疑人王某(男,31歲,大連人)。

經初查,犯罪嫌疑人王某因與其女友感情糾紛情緒波動,酒後於22日淩晨路遇被害人吳某,對其使用暴力並強制猥褻。目前,犯罪嫌疑人王某對其犯罪事實供認不諱,警方正在進一步工作中。

本文為姊妹刊EE Times China原創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