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就業市場的一個普遍趨勢是從長期就業轉向所謂的「零工經濟」(gig economy),高學歷的專業人士應該對該現象免疫,但有跡象顯示這種例外已經越來越少,甚至是科技工程師都成為零工經濟的一員。(EE Times Taiwan編按:在台灣流行的「斜槓」也是類似的現象…)

零工經濟聽起來是新流行語,但這個現象卻已存在好一段時間,類似自由職業(freelancing)或約聘(contracting),是人們受雇的常見方式。約聘制有一些好處,但也有不少缺點;這並非任何人都能接受,如果可以選擇,有些人寧願不要以這種方式工作。

約聘工作與零工經濟的差異在於,後者很少與選擇有關。零工經濟的重點是,以往習慣聘用全職員工的雇主,現在會評估所需的技能組合,並決定是否會長期需要某種特定技能,或是只會在一個或兩個專案上有需要。如果是前者,他們會找一個具備那些技能的全職員工;如果是後者,他們就會尋找外部約聘人員。

零工經濟伴隨著對勞工的蔑視,或許有點像是馬克思主義(Marxist)教條,卻是美國華爾街(Wall Street)和矽谷的主流哲學。

在華爾街與矽谷走跳的知名高科技投資人Vinod Khosla (EE Times Taiwan編按:印度裔美籍企業家,為Sun Microsystem共同創辦人)在一篇於2014年刊登在《富比士》(Forbes)雜誌的文章中寫道:「在商業世界中,效益通常意味著降低成本,這將導致企業聘僱較少數、高薪資並具備高度技能的人來開發的技術或資本,以取代較低薪資、技能水準也較低的員工。」

此後Khosla一直在鼓吹這樣的觀點,而且有不少人贊同他的想法。在美國,該觀點受到的阻力一直很小,直到最近。

高科技業也陷入「零工經濟」

不久前,美國加州議會通過了一項被稱為「AB5」的法案;加州立法者們表示,企業通常會將員工歸類為約聘人員,以規避法律規定的最低薪資、加班時間、員工津貼、失能補償金等等勞工福利。若AB5法案正式施行,企業就很難將員工歸為約聘人員。

約聘人員在美國高科技產業變得越來越常見,有些公司如Amazon是季節性招募員工,其他公司如Uber則是完全以約聘員工來建立商業模式;在這些案例中,所聘僱的員工往往是不具備任何技能,或是只具備普通技能水準。

如何分類不同技能水準的方式也一直在改變,因為像是人工智慧(AI)都被證明在診斷某些癌症上的能力超越一般人類醫生。會寫軟體程式的人曾被認為是有高度技能,但現在程式設計師也變成零工經濟的一份子。

一篇《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的報導就指出,Google擁有一群由臨時工與約聘人員組的「影子人力」,人數甚至比正職員工還多(在2019年時的統計數字是臨時/約聘人員12萬1,000人,正職員工10萬2,000人)。

上述《紐約時報》報導引述人力仲介業者OnContracting的說法:「在大多數科技公司中,臨時勞動力佔據員工比例的四到五成;」而企業若以約聘人員填補一個職缺,比起僱用正職員工能節省高達10萬美元的成本。

在Google眾多約聘人員中至少有一部份是軟體工程師,而其中有一些會參與該公司的某些重要專案,包括開發Google的AI助理;這聽起來有一點諷刺──或者該說是悲劇?

美國知名投資人Mark Cuban就曾說,程式設計師是最有可能被AI取代的職業,而軟體工程師一度曾被認為是高度專業的工作。或許醫學專業人員不那麼容易被取代?讓我們看看接下來腫瘤專家會發生什麼事。

美國產業對高科技人才需求孔急

電子工程領域也已經淪落至零工經濟。為此我們詢問了專業人才解決方案供應商Aerotek的工程人力部門總監Joseph K. Swenson,該公司替多家全球性高科技業者招募電子工程師,對於目前EE人力市場的趨勢有特別深刻的了解。

Swenson在回覆EE Times的郵件中寫道:「許多需要聘僱電子工程師或其他專業人才的公司業務持續成長,我們所看到的是他們正招募更多工程師,並延長約聘人員期限以因應額外增加的工作量,對抗目前的人才爭奪戰。」

他也表示,Aerotek觀察到,就業市場不只對EE人才的需求「強勁成長」,還有其他軟、硬體工程師:「我們認為,因為與物聯網相關的自動化與連結性增加,這種人才需求趨勢只會持續擴張;」而隨著老舊的公用事業基礎建設陸續更新,對控制與自動化工程師的需求也會增加。

Swenson迴避了關於工程師職業成為「零工」的問題。而如果約聘人員在電子工程領域越來越常見,個別工程師要維持自身技能符合潮流就會是問題,因此持續性的接受教育訓練會比以往來得更重要,或者更有甚之。

這衍生出一個問題:誰應該要對這種持續性的教育訓練負責?在過去,大多數企業雇主會提供在職訓練、再訓以及提供學費補助,但現在呢?

20190628_EE_NT01P1

年輕一代的企業主管認為,員工在於技能的精進上必須要自己對自己負責。
(來源:Inavero)

自我教育很重要

於是我們詢問Swenson,以Aerotek的經驗,企業在提供員工持續性教育訓練方面,是傾向於負起更重還是更輕的責任?還有反過來看,個別工程師在保持技能符合潮流上,是願意付出更多還是更少?

他的回答是:「我們合作的大多數雇主是尋找能立即進入職場開始貢獻力量的高階人才,所以比起教育,他們更關注人才的經驗。他們尋求的是能在當下完成某個專案目標、具備特殊技能的專業人才。」

自從2008年的金融風暴以來,美國經濟逐漸取得成長動能,今日的官方數字顯示,失業率數字已經達到近幾十年來的低點。在這種情況下,人們普遍預期就業市場對勞工來說應該是「賣方市場」,但對於所有人來說實際情況並不一定如此。

零工經濟的重點之一就是勞工的價值被貶低,任何不具備專業技能的勞工都能被輕易取代。而具備專業技能的勞工市場動態就稍有不同;菁英人才爭奪戰向來十分激烈,特別是在失業率低的時候,這種競爭可能會更白熱化。

因此毫無疑問的是,對於最優秀、最聰明的人才來說,就業市場確實是賣方市場。美國前任勞工部長Robert Reich最近在一篇專欄文章中就指出:「越來越多企業只需要依靠一小部份的『菁英』──他們是負責企業核心競爭力的投資者以及策略專家;」而他認為,儘管加州通過AB5法案,美國就業市場的趨勢是越來越多「零工」,以及越來越少的勞工權利。

2008年的金融風暴是助長零工經濟的重要事件,美國經濟在風暴後變得不穩定;十年之後,我們擁有一群涵蓋各種年齡段、從未有過全職工作的勞動力,不只是工程師、包括所有職業。而且,這些勞動力並不一定珍視全職就業機會。

對於零工經濟,美國較年輕勞動力人口的接受度最高,該接受度隨著年齡越長而逐漸降低。零工經濟從一開始就不是選擇題,在很多案例中仍然不是;但隨著較年輕一代勞工的觀念改變,或許零工經濟對所有人來說會成為新常態,包括──而且可能越來越多──工程師職業在內。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The Gig Economy Guide for EEs,by Brian San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