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市場研究機構IHS Markit發表的最新報告,在一系列低功耗廣域網路(LPWAN)技術選項中,LoRa與蜂巢式窄頻物聯網(NB-IoT)可說是遙遙領先,贏得了不少物聯網初期設計專案的青睞;LTE-M版本的4G蜂巢式技術則是落後一段距離的第三名,Sigfox緊隨其後。

IHS Markit報告指出,曾經廣泛開放的LPWAN市場領域開始明顯緊縮,不過仍處於初期發展階段;該機構估計,2018年只有1.5億個LPWAN鏈路被佈署,預期該數字將以63%的複合年平均成長率繼續成長,到2023年達到17億。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有一些替代技術準備走出實驗室。舉例來說,今年有數家供應商將推出第一批900MHz版本Wi-Fi──也就是HaLow──晶片,預期將為長距離連結帶來有力承諾。還有在去年,法國研究機構CEA-Leti宣佈正在著手開發一種以專利Turbo-FSK波形為基礎的新技術選項

IHS Markit預測,NB-IoT與LoRa到2023年可望佔據所有LPWAN鏈路的86%;報告作者Christian Kim表示:「我們認為到2023年該市場都會是這兩種技術相互競爭,其中LoRa會獲得更多私有網路採用,NB-IoT則主要應用於公共網路。」

LPWAN deployments, IHS

NB-IoT與LoRa到2023年可望佔據所有LPWAN鏈路的86%。
(來源:IHS Markit)

有趣的是,華為(Huawei)旗下的海思(HiSilicon)是目前NB-IoT晶片的領導供應商,其中有九成佈署於中國;排名第二的NB-IoT晶片供應商是台灣的聯發科(Mediatek),第三大供應商則是中國的紫光展銳(Unisoc)。NB-IoT技術起源於一家英國新創公司Neul,在2014年被華為收購。

相對較低迷的LTE-M晶片市場是由高通(Qualcomm)主導,其後為法國業者Sequans以及在2016年被Sony收購的以色列晶片業者Altair;而LoRa晶片的領導供應商則為Semtech。

整體看來,去年LPWAN佈署案有54%都是在中國,在美洲、歐洲/非洲/中東(EMEA)區域則各自有23%左右。中國有許多政府支持的智慧城市專案,是驅動今日NB-IoT市場的主力,應用於智慧電表(smart meters)、停車計時器以及路燈等裝置。「大多數專案都是使用政府經費,」Kim表示:「而很多企業都對NB-IoT不感興趣,就算在中國也是。」

在某種程度上,LPWAN技術是正在尋找問題的解決方案。IHS Markit目前追蹤到有20種建議的LPWAN應用案例。如中國政府正在推廣將NB-IoT應用於智慧家庭的電子鎖、煙霧偵測器等;華為曾經提及可將該技術應用於畜牧業,實現更高效率的乳牛牧場。

LPWAN, App, IHS

IHS Markit目前追蹤到有20種建議的LPWAN應用案例。
(來源:IHS Markit)

不過Kim表示,NB-IoT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在這些應用領域中佔據一席之地。他補充,在美國,Wi-Fi與藍牙迄今仍稱霸智慧家庭市場;在已開發國家,乳牛牧場已經是以高效率水準運作。

NB-IoT與LTE-M都是以4G LTE為基礎,LTE-M可提供Mbps等級的資料傳輸速率,但模組價格較為昂貴;NB-IoT的資料傳輸速率有限,約在200 Kbps,但模組較為簡單且便宜。在澳洲、日本、韓國與美國等地的電信營運商,會需要比中國同業花更長的時間推出NB-IoT,因為需要在網路中採用一些新硬體,因此它們很快轉向LTE-M,因為可利用軟體升級來支援。

儘管如此,Kim指出:「那些電信營運商在佈署LTE-M上遭遇麻煩…它們有很多已經陷入困境或者仍卡在測試階段,有部分營運商甚至告訴它們的供應商把還在運作的產品帶回去;」不過網路錯誤已經大部分被排除。

Kim表示:「Sequans是LTE-M最大的提倡者,他們一開始抱著很大的期望,但LTE-M經過刻意設計,價格較為昂貴,也不適合大量使用。」

此觀點Sequans行銷長Didier Dutronc並不贊同,他透過電子郵件回應EE Times:「NB-IoT在中國是領先的IoT技術,因為是中國政府強制推行;但在中國以外的市場,LTE-M受市場需求驅動,因為CDMA、2G與3G等技術都已經停止使用。」

「因為LTE Cat M已經很夠用,將取代大多數舊有的機器對機器通訊(工業物聯網)連結;這已經在LTE-M被率先佈署的北美與日本發生;」Dutronc表示,相反的:「NB-IoT的佈署量有八成是中國推動,大多數是需要打造裝置以及驗證商業模式的新應用。Sequans能為LTE-M與NB-IoT提供技術(包括佈署與營運),而且是唯一擁有專屬NB-IoT晶片的非中國公司。」

在Sigfox在2015年初取得1.15億美元的風險投資之後,LPWAN市場也正式起飛;但Sigfox投資案引發的淘金潮中,雖有OnRamp等競爭對手出現,卻一直非常低調。Sigfox在去年遭遇壓力,無法向股東展現報酬能力;EE Times試圖詢問該公司的美國高層,但是未收到回應。

Kim的結論是:「現在仍是LPWAN的初期發展階段…就算是中國市場的數字也讓人失望。」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IoT Nets in Two-Horse LPWAN Race ,by Rick Merr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