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想法已經在我的腦海中存在一段時間,最近當我去英國倫敦出差,在地鐵上讀到一篇當地《Evening Standard》晚報上關於華為(Huawei)與美國之間法律訴訟的文章時,其中某個資訊吸引了我的注意──該篇文章引述了華為法務長的一段話:「美國的政客利用整個國家的力量對一家私人公司窮追猛打…他們要讓我們做不成生意;這不正常。」

我得糾正他的說法:這是一個新常態。美國總統川普(Trump)政府在去年也對中興(ZTE)做了相同的事情,讓中國坐上談判桌;現在證明那只是熱身動作。

而這場「第三次世界大戰」開打的時間早於川普政府的「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政策,甚至也比英國脫歐(Brexit)更早──在像是蘋果(Apple)將歐洲市場營收歸入海外避稅天堂如愛爾蘭,還有拒絕為美國情報機構破解iPhone等事件發生時,戰爭早期零星衝突就已經出現。

這是擁有不同需求的巨擘之間的權力鬥爭;企業需要與全世界的客戶、員工以及股東接觸,國家需要有認同感、在其地理疆界內共同鬥爭的國民。

當然,企業與國家並不總是針鋒相對。華為變成美國的攻擊目標,部份是因為該公司是中國的國家冠軍之一;川普政府在博通(Broadcom)對高通(Qualcomm)發動敵意收購時出手救援,在後者因專利授權作法面臨激烈禁制令後,或許會再出手。

在這場戰爭中,科技就是武器。今日的5G就是一種武器選項,因為該技術具備保證在未來許多年取得營收的鋒利性。AI也是一種威力堪比原子彈的武器,美國只有在自己比別人強大時才會感覺安全。駭客攻擊也是這場戰爭中的任何一方都會使用的武器,儘管任何一方都表現出只有敵人才會使用它的樣子。

「第三次世界大戰」會是一個黑暗時代,我懷疑戰火會延燒數年。

但我仍對於一個企業與國家和平相處的新時代抱持希望;也許會是一個更開明的未來,你可以把企業與國家想像成中古時代的城堡或是原始的部落,科技不是維護國家安全所需的武器,是促成更偉大繁榮的橋樑──連結那些城堡與部落的大門,而非高牆。

本文同步刊登於電子工程專輯雜誌2019年7月號;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5G, AI are Weapons in a WWIII,by Rick Merr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