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確預判市場「供需」

近一兩年,電子產業外部環境變化頻繁,原廠併購與整合代理線、中美貿易戰、元件缺貨輪番上演……產業不穩定因素增加,為電子產業供應鏈帶來挑戰。

不過,據記者瞭解,儘管受到多種因素影響,2018年各大OEM的採購總量和採購金額相比2017年仍有明顯的增長。

有OEM採購告訴記者,回顧過去,2018年較2017年整體成長約超過10%,在採購總類方面沒有大的變化,但被動元件和記憶體漲幅超過正常水準,主要原因在於市場價格的變化。

中國某終端製造採購經理也表示,從公司財報可以看出,2018年的元件採購量和金額依然有增長。但他預計,今年整體採購金額成長會有所放緩,整體價格處於下行通道。

「當前,被動元件、儲存庫存水位高,中美貿易戰及關稅問題形勢嚴峻,在此背景下,採購端應時刻關注市場供需變化、新興供應商勢力的崛起,以及供應商合理的分散與物料的多源化比率等。」OEM採購經理指出,貿易戰相關之關稅、匯率及管制規定,企業應密切關注。

企業對產業景氣週期的準確判斷,以及與競爭對手相比物料供應的穩定性,要比日常詢議價能創造更多的價值。眾所周知,缺貨潮在2018年9月實現大反轉,導致代理商2019年全年進入「降價清庫存」階段。

有哪些方法可以最大程度地避免這些風險?

OEM採購提出三個方面措施:

1.風險備料,既有漲價的收益,同時也會有跌價損失的可能;

2.風險是始終存在的,既要增加對市場訊息的搜集和資料的整體管控,也要根據公司的特性和風險承受能力,選擇保守、積極、消極的風險策略;

3.大環境不穩,企業現金流是第一位,要做好風險的規避、轉嫁和減緩工作。

尋找緊缺料與高效替代

在大多數的跨國公司中,供應商開發都遵循一個基本準則——「Q.C.D.S」原則,即「品質、成本、交付與服務並重」的原則。

一般來說,供應商開發內容包括:供應市場競爭分析、尋找合格供應商、潛在供應商的評估、詢價和報價、合約條款的談判和最終供應商的選擇。而在實地開發供應商時,採購則需要「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多數受訪者表示,透過分析供應商的基本資訊,可以評估其製程能力、供應的穩定性、資源的可靠性,以及其綜合競爭能力。在這些供應商中,剔除明顯不適合進一步合作的供應商後,就能得出一個供應商考察名錄。

在上述基礎上,安排對供應商的實地考察,這一步驟至關重要。必要時在審核團隊方面,可以邀請品管部門和製程工程師一起參與,他們不僅會帶來專業的知識與經驗,共同審核的經歷也會有助於公司內部的溝通和協調。在實地考察中,應該使用統一的評分卡進行評估,並著重對其管理體系進行審核,如作業指導書等文件檔、品質記錄等,要求面面俱到,不能遺漏。

可見,為企業選擇合適的供應商是門技術工作,而在選擇供應商的途徑方面,OEM採購經理表示,公司一般會透過7種方式尋找供應商:(1)客戶指定;(2)網際網路;(3)工程師和工程人員推薦;(4)到訪的銷售人員;(5)專業協會;(6)產業公眾號;(7)貿易雜誌、電台、電視廣告等。

據透露,採購經理會優先透過圈內關係和產業新聞排名相關資料尋找貨源,因為這種方式較為高效。而面對緊缺料,公司也僅會選擇中大型貿易商合作,不會選擇中小型貿易商,但不排除開發有潛力中小企業。

當前,隨著中美貿易摩擦加劇,美國對華實施核心元件禁售等策略,元件替代成為熱門話題,如何快速高效找到替代供應商,非常關鍵。

有採購提出了三個方面的舉措:一是做好生產和供應鏈最佳化,強化全球佈局;二是做好採購持續供應管理,積極開發新供應商;三是對無法替代的元件,不得不將相關漲價成本轉嫁給客戶,並提前備料,提升庫存水準。

除了貿易戰對少數企業帶來的直接影響,原廠因策略轉移停產也會對下游OEM造成影響。一般而言,原廠在停止供貨之前會通知管道和終端,不建議終端廠商將這些型號選用在新產品上,而終端廠商會開發新的供應商進來。

有採購表示,目前元件的「小型化」趨勢明顯,如電阻、電容。日系原廠放棄消費級0805和0603中大尺寸產品的生產,迫使終端將產品切換到0201和01005等小尺寸產品,同時企業也將新供應商鎖定台系和陸系企業。

採購中國國產IC的可能性

中美貿易戰不斷升級,中國國產元件替代的呼聲越來越高,那麼OEM和終端整機廠商在選擇中國國產晶片方面有哪些考量?

「目前我們公司採購中國國產元件的比例低於5%,但近幾年該比例有所增長,不過也僅限於海思、中國資本收購的外資企業如安世半導體(Nexperia)、豪威科技(Omni Vision)等,但中國國產元件(如離散、類比、LED、感測器)有逐漸提升。截至目前,還沒有100%實現國產化替代的元件。」某OEM採購經理告訴記者。

中國元件供應商相比國際大廠,在合作上有哪些明顯的不同?他表示,中國供應商通常規模都較小,一般均需透過代理商來交易。中國原廠的產品很多不在歐美大客戶的AVL上,在測試驗證上所花時間較長,且品質上稍有欠缺,故在品質、驗證管理上都須加強。

很多終端採購會直接向代理商採購貨源,它們是否會選擇中國元件電商平台呢?

「中國很缺少像Digikey和Mouser這樣的小批量電商平台,雖然有個別平台做得不錯,但上面中國供應商的品牌、規格和元件參數等資訊不夠完整,我認為至少要做到中國所有廠商、工程師都可以去註冊,方便終端採購快捷搜尋產品型號,這個平台一定要開放,可以囊括中國所有的供應商。」某採購表示。

透過Digikey和Mouser可以找到全球絕大多數供應商產品的參數,而中國目前還沒有一家做到,哪怕只是囊括中國的代理商。

「我們需要自己去供應商官網找規格書,去查詢具體的參數等。中國這麼多的供應商,應該有這樣一個經銷商的平台出現!」某企業採購經理表示。

他舉例稱,比如某產品需要一個三極管,全球500家供應商的全部產品型號和規格都能在上面找到,這樣的好處在於,經過選型及價格比對,可以淘汰掉產業裡實力不足的企業,對中國國產元件長遠的發展有推動。

搭建這樣一個平台往往帶有「公益」的性質。目前中國大多數的電商平台主要目的是賣現貨,哪些產品型號暢銷就選擇備哪些料號,這部分資料資訊會很齊全,而對於那些短時期看不到營收利益的產品型號,一般不會收錄,這是現實條件決定的,沒有平台願意花精力和投入做一個「資料庫」般的平台。

某廠商採購經理建議,電商平台可以去拓展更多的商業模式,比如廣告的穿插,還可以利用電商做一些論壇活動,幫助供應商做元件的應用推薦等增加收益。這樣一個平台的搭建,對促進中國產品研發,有比較大的幫助。

他表示中國國產晶片和元件的機會很多,雖然目前公司採購的比例不高,但趨勢會越來越明顯。據悉,該公司的客戶群主要在歐美,但中國的發展越來越多元,用國外元件的成本太高,中國的技術差距正在縮小,在經過嚴格的驗證測試驗證前提下,完全可以替代使用。

新的挑戰和機遇

2019年電子製造業可能面臨新的挑戰。有採購表示,主要挑戰在於中美貿易戰及關稅政策,全球「黑天鵝」和「灰犀牛」事件頻發,中國製造業的外移,原廠的減產和整合,都需持續關注。

採購端會做出哪些策略上的調整?有採購提出四個方面:首先,賣方市場向買方市場轉變時,降低採購成本的力度要加強;其次,積極應對市場、技術推動的供應商整合;再次,採購新貨源的投入增加;最後,加強對供應商經營財務風險的評估,來防止對供應鏈的衝擊。

出於多方面的考慮,很多原廠更傾向於跟體出貨量大的終端公司做直銷,如TI開通了線上商城,但它並沒有放棄代理商,這說明代理商中間「橋樑」的作用仍不容小覷,特別是在物流、供應鏈金融、技術支持等方面的支援,代理商彌補了原廠很多不足。

有些終端工廠的據點很多,原廠沒有辦法支持這麼多據點,還是要依靠代理商。一般而言,大的代理商在海外都有據點,它們既幫原廠做了技術支援,也協助終端廠商節省了就近服務的成本。某採購表示:「我們用到TI的東西很多,但我們還是會跟代理合作,因為直接找TI買,它不可能管理你的供應鏈,也沒有那麼多的FAE去做支持。」

展望2019年,OEM及終端整機廠商表示挑戰在於關稅,尤其是川普25%的關稅政策,會使不少中國製造業遭受重創。目前,少數台系製造業廠商已經開始回遷,還有一些外資或合資大廠向東南亞國家轉移,以規避掉關稅問題帶來的挑戰。當然,也有部分企業表示機遇已來。

「中國90%以上的元件都是中國消化,像出口居多的廠商,會選擇工廠外移。目前,公司在馬來西亞和菲律賓的工廠都在擴產。不過,這對我們來說反而是一個機會,因為我們早在國外有工廠,很多客戶訂單都會轉移進來。」某終端採購經理強調,中國製造業也不會因此垮掉,外遷速度也不會那麼快,因為很多國外工廠的規模不大,加上水電、人工短缺,以及工作效率等方面的因素,大面積轉移它們也會吃不消。

某終端廠商採購經理同樣表示:「我們在海外有工廠,外銷的部分直接從海外工廠出貨,海外業務與中國業務佔比為1:2,但中國這部分完全可實現內銷,所以整體影響比較小。」

整體而言,在市場供需波動明顯、國際市場環境不穩定的當下,非常考驗企業採購的綜合實力,如何準確預判風險並迅速做出應對方案是非常大的挑戰。2017~2018年的缺貨、漲價潮進入尾聲 ,「去庫存化」成為2019年的主旋律,這對終端採購來說是一個很好的低價掃貨的契機。同時,2019貿易戰的陰霾依然籠罩,終端製造面臨25%關稅挑戰不得不做產業轉移,元件採購也需在這些新的挑戰面前調整採購策略,積極應對危機。

本文為姊妹刊國際電子商情原創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