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可說是世界上受監控程度最高的國家之一,從商店、公共汽車到私人住宅,到處設有閉路電視(CCTV)監控攝影機。在過去幾年,AI技術例如神經網路之類的技術帶動了臉部自動辨識的大規模導入,結合英國現有龐大的CCTV攝影機網路,在安全應用方面被認為具有巨大的成長潛力。

然而,隱私問題卻令人擔憂,特別是從照片或CCTV影片所擷取的臉部辨識資料,因為這是在未經過當事人同意、且當事人不知情的情況下所拍攝,而且無論被拍攝者是否在特定觀察名單上,其資料會被任意收集,使得人們被定位、行動被追蹤。將人群中每一張臉與個人身份關聯起來是很容易的事,接著就能找到與這些個人相關的所有資料。

20190724_facialrecognition_NT02P1

NEC的臉部辨識技術NeoFace宣傳圖片。
(來源:NEC)

執法層面

如果為了提高安全性而必須交換我們的隱私,那麼優點必須大於缺點。臉部辨識技術實際上是否能有效地協助逮捕罪犯?

英國各地的警察在例如購物中心、體育場館和繁忙街道等公共場合,進行了即時臉部辨識技術的測試;到目前為止,倫敦大都會警察局(Metropolitan Police)以專用攝影機和NEC的NeoFace演算法進行了10項技術測試,量測了每張臉的結構,包括眼睛、鼻子、嘴巴和下巴之間的距離。NEC表示,此演算法可以容忍影像品質差的圖片,像是壓縮過的監控影片,最低能辨識24畫素解析度的影像。

儘管NeoFace在美國國家標準與技術研究院(NIST)的臉部辨識性能測試中(Face in Video Evaluation,FIVE)連續四次獲獎,實際表現並不盡如人意──倫敦大都會警察局於2016年和2018年之間的8次佈署測試中,有96%的臉部辨識比對將無辜民眾列入了觀察名單。

對於這樣的測試,最主要的詬病是民眾並沒有被充分告知,而他們也沒有機會「選擇退出」。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所拍攝的一個新聞片段顯示,北倫敦有一位行人將臉部遮住,並拒絕拿下面罩,但警方還是拍下他的照片並以行為不檢的理由處以90英鎊罰緩。

20190724_facialrecognition_NT02P2

英國南威爾斯的警車配備臉部辨識攝影機,在車側以英文和威爾斯語標示「此車搭載臉部辨識設備」,然而倫敦大都會警察局的警車缺少清楚標示。
(來源:Liberty)

英國南威爾斯警方(South Wales Police)對該臉部辨識技術執行了更廣泛的測試,成果稍微好一點點:只有91%錯誤比對無辜民眾。所有的路人影像無論是否符合比對結果,警方都只會保存31天。但仍有一位民眾因為此測試向南威爾斯警方提告,表示他在外面購物以及進行和平的反武器示威期間被拍照,而自動臉部辨識技術侵犯了他的隱私權、干擾了他的示威權,並違反了資料保護法(此訴訟案判決結果將於今年秋天出爐)。

道德疑慮

在6月上旬於倫敦舉行的年度AI技術研討會CogX上,有一場座談討論了自動化臉部辨識技術的道德問題。人權組織Liberty總監Martha Spurrier在該座談會中強調,研究結果顯示,安全監控甚至扭曲了非犯罪行為。

「這種技術影響了我們所有人,包括我們在公共場合互動的方式,以及我們是否該參加示威抗議活動、是否該去哪裡祈禱,還有是否該與在警方有紀錄的麻煩人物一起出去;」Spurrier指出,眾所周知目前的臉部辨識技術有偏誤問題,特別是女性以及有色人種更可能被演算法錯誤辨識,這也是導致大眾疑慮的原因。

她說:「我們知道執法部門會將特定族群邊緣化和妖魔化,而無論此技術本身是否會產生偏誤,都會被那些已經存在根深蒂固偏見的人使用。我們已經很遺憾地對於警方的種族歧視問題束手無策,因此我們不應該再讓他們使用更具侵略性的工具,以至於讓那樣的種族歧視更進一步擴大。」

公民隱私與自由權益組織「老大哥在看著你」(Big Brother Watch)的法律與政策負責人Griff Ferris表示,大眾應該要關注臉部辨識現場測試,像是英國警方正在執行的項目:「這是大規模監控,在公共場所以生物辨識掃描每一張臉孔,比對觀察名單…把你的臉當成指紋或DNA。」

Ferris還問現場聽眾有多少人會願意在進入演講廳時提供指紋或接受DNA採集(沒有人舉手);他補充:「但這就是他們如何在公共場所、音樂會或示威遊行現場,在你不知情與未經你同意的情況下採集對你做的事。」

專有技術

美國臉部辨識方案供應商Trueface執行長Shaun Moore是CogX會議中唯一的臉部辨識技術業界代表;Trueface在2013年開始將此技術應用在智慧門鈴,現在則提供給銀行應用於保全ATM交易,以及提供給旅館業進行VIP識別,還有執法單位。

Moore表示:「美國政府不需要透過臉部辨識技術來監視你,他們會透過社交媒體、通話記錄或信用卡帳單;所以你需要更全方位(holistically)思考此項技術,不只是專注在監控應用;」雖然他承認在未經同意的人身上測試該技術「不恰當」,但也認為如果我們希望這項技術能夠發揮作用,就無法避開這種方式。

他說:「這是收集真實資訊的唯一方式,如果不收集真實資訊,你就無法知道哪裡有問題。所以這有點令人陷入兩難;」他表示:「但如果不在那些不知道自己被監視的人身上實施該技術,你無法得到需要的資訊,以確認該技術是否能夠準確地辨識出你正在尋找的人。」

Moore自豪地表示,Trueface負責任地使用此項技術,主要是透過仔細地篩選客戶並提供「自願加入」(opt-in)的應用:「我們向客戶銷售的方案是本地架構,非雲端API;而且你也不能直接來找我們買技術,我們會花至少六個月的時間確實了解客戶如何使用…主要是『自願加入』的應用。」

根據Moore的說法,Trueface的技術能即時模糊人的臉孔,以保護那些沒有「自願加入」的人;除了執行配對期間,系統在其他時候不會去收集臉部影像,不符合配對的臉部影像資料也會從系統中刪除。他還指出,臉部辨識並不意味著需要儲存臉部影像,Trueface的系統是以專有技術對臉部影像進行數學表徵(mathematical representation),因此如果有人入侵資料庫,也無法以逆向工程來描繪出特定的臉孔。

20190724_facialrecognition_NT02P3

Trueface的臉部辨識和防偽裝偵測技術於今年4月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舉行ISC West國際安全科技展上亮相。
(來源:Trueface)

 
繼續閱讀:當臉部辨識技術遇上隱私權與公眾利益…

編譯:Patricia Lin;責編:Judith C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