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前文:你可能不想面對的臉部辨識技術真相…  

針對臉部辨識技術發展程度是否適合目前的安全監控應用,私人企業界的看法不一。亞馬遜(Amazon)將其Rekognition臉部辨識技術給美國的執法部門,儘管先前有領導級AI技術研究人員發出公開信,以該技術具有歧視性呼籲他們停止採用。微軟(Microsoft)則表明不希望其臉部辨識技術被執法部門採用,該公司總裁Brad Smith更呼籲以法規管制此技術。

法律怎麼說?

「這個政策在英國鬧得沸沸揚揚,是毋庸置疑的;」英國皇家統計學會(Royal Statistical Society)執行長Hetan Shah表示 : 「情況真的很複雜,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很難找到答案。」

英國法律規範警察收集指紋和DNA的條件,以及這些資料收集後能被使用的範圍;但法律未包括任何其他形式的生物辨識資料,例如臉部辨識影像和資料。雖然資料保護法(Data Protection Act)或歐盟的一般資料保護規範(GDPR)可能會概略地規範此類資料,然而除了DNA和指紋以外的生物辨識資料在這兩項法律中皆沒有明文規定。

從英國高等法院在2012年的一項判決中發現,英國內政部( Home Office)違法儲存無辜民眾的臉部影像資料,但該政府部門只採取了一個變通方法,就是讓「未定罪者」(unconvicted persons)可以提出申請刪除他們的臉部影像。

20190725_facialrecognition_NT02P1

在6月上旬於倫敦舉行的年度AI技術研討會CogX的一場座談中,英國皇家統計學會執行長Hetan Shah探討關於臉部辨識技術的道德問題。
(來源:EE Times)

Shah也是一家成立宗旨是研究與AI相關道德問題之Ada Lovelace研究所(Ada Lovelace Institute)副所長;該研究所正展開一項研究,了解大眾對於在公共場所使用臉部辨識技術的認知,他提到:「我們與利益關係者討論的其中一個議題是呼籲暫停使用這項技術,我們認為私營企業的利益與公民的利益同等重要,如果我們的政府部門做出錯誤決策,就會讓我們很快陷入歧路;」他引用了保險業暫停使用基因檢測(genetic profiling)技術的先例來說明。

「相同地,我們看到基因改良食物技術延後十年實施,因為歐洲民眾不會支持它,我們需要先得到社會認同;」他指出:「要做到這一點,最好方法是暫停這項技術,然後在全國各地舉行許多論壇進行討論,從全方位來思考。」

最糟的使用案例

在海外,對於臉部辨識技術的使用情況則有很大差異。美國舊金山是最早明確限制使用的城市之一,這個決策是在北加州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of Northern California)支持發起的基層運動之後發生。而在另一個面,經常被認為最糟糕的案例是發生在中國;雖然中國熱衷於展示警察身上配備支援臉部辨識攝影機的太陽眼鏡,但中國利用臉部辨識技術追蹤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社群的做法,一直備受國際輿論批評。

根據報導,中國在全國大規模佈署支援臉部辨識技術的CCTV安防攝影機網路對其人民進行種族分類,例如當一個地區如果出現太多維吾爾族人時會就發出警報。雖然這種程度的社會控制讓西方人震驚,然而以今日的科技完全可能實現。

雖然以上案例與目前英國街頭的情況相去甚遠,但沒有任何形式的監管,很容易讓人聯想這項技術會侵犯人們的隱私權,或者更糟糕的是被故意濫用。

英國的臉部辨識技術測試展現之低準確度和高錯誤識別率特別令人憂心,特別是對於非常容易被今日臉部辨識演算法錯誤辨識的女性和有色人種;以往我們常說:「如果你沒做什麼壞事就沒什麼好怕;」這句話恐怕再也不適用。

編譯:Patricia Lin;責編: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Facial Recognition: The Ugly Truth,by Sally Ward-Fox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