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2月,高通(Qualcomm)在其年度技術高峰會上展示5G網路,透過易立信(Ericsson)的基地台以及三星(Samsung)和摩托羅拉(Motorola)的原型手機,讓媒體和分析師們搶先體驗其新晶片組帶來的連線效能。當時,高通表示,在未來的幾個月內將會有大量的服務啟動,許多OEM也將推出5G手機。

然而,根據市場研究公司Gartner的最新預測,現實情況是,在今年出貨的智慧型手機中約僅1%支援5G。更慘的是,該報告預計今年智慧型手機銷售量將較去年同期下滑2.5%,總計15億支——這一數字甚至遠低於高通在其最近一季財報中所預測的17~18億支手機。

儘管明年將會有更多的5G手機上市,但Gartner預期高階智慧型手機的平均銷售價格(ASP)將從今年的471.30美元降至2020年約為466.90美元。

幾個因素延緩了市場成長步調。Gartner表示,智慧型手機已經成熟了,新舊一代手機之間的變化並不大,因此換機週期延長至2.9年。而在OEM方面,隨著營運商在幾個城市中穩定地推出服務,雖然沒有哪一家業者想等到最後推出4G手機,但也只有少數幾家希望成為第一批推出5G手機的業者。

即使是中國智慧型手機市場今年也開始下滑,美國則將持續下滑到明年。
(來源:Gartner)

5G當然是科技產業的頭條大事,但顯然地,這一波浪潮要到明年之後才會真正的開始。甚至到了2020年,Gartner估計也只有6%的智慧型手機將支援5G。因此,這一波5G浪潮將會慢慢地出現,從市場動態來看,5G晶片似乎並不會急著在今年準備就緒。

提到5G浪潮,我希望能有一個水晶球來預測2020年究竟會有多少5G手機支援毫米波(mmWave)。高通公司去年7月就推出了mmWave模組,號稱是無線工程微型化的奇蹟。但是,幾乎沒有哪一家開始使用。七個月後,這家行動晶片巨擘又推出一款更小版本的模組,但它很可能得在貨架上等待明年才會上市的手機使用。

對於《EE Times》的讀者而言,有關2020年智慧型手機的報導大部份都將會著重於OEM將為哪些頻段選擇哪些RF前端(RFFE)。這些決定將會對於手機的電源、佔位面積以及物料清單(BoM)等預算產生重大影響。

根據Gartner手機和消費晶片分析師Jon Erensen表示,OEM必須為5G mmWave RF前端花費的成本可能是其4G版本的2倍。他說:「正面來看,記憶體正處於價格週期的低水位,釋放出一些彈性的空間。」

在某些情況下,mmWave頻段將提供高達multi-gigabi的資料串流。但為了保持數據的流動,用戶必須學習如何讓手機指向最接近的基地台——如果他們能看到微型的5G小型蜂巢式基地台(small cell)。預計這些情況可能會成為2020年YouTube視訊中一些有趣的主題。

甚至是AT&T和Verizon的工程師都還在試著掌握如何處理28GHz的訊號及其相關的反射問題。坦白說,這真的是沒事找事做。我經常在自己的LTE手機上觀看Netflix影片;實在不明白哪裡還需要更多數據?

就像許多人一樣,我也很好奇蘋果(Apple)還要多久才會將自家的5G晶片加進手機中。Apple甚至在收購英特爾(Intel)的手機數據機業務之前,就已經在美國加州聖地牙哥(高通公司總部所在),大舉招募手機工程師了。

我預計Apple的基頻晶片或RF晶片將會出現在2021年版的第二代5G iPhone中。但整個基頻對RF(baseband-to-RF)鏈或許將會需要更長的時間。因此, Apple與高通公司之間的「多年」協議,預計也將會從第三年開始大幅減少。

Apple究竟向英特爾購買了多少RF技術和IP,目前尚不清楚。英特爾這家x86巨擘曾經是WiGig的先驅之一,因此從60GHz取得了許多mmWave經驗。

Gartner的Evensen對此看法抱持保留。他說:「太多的公司都想做數據機晶片但最後失敗了,其中還有一些是內部開發專案。因為你需要一次擁有業界領導廠商多年來所學到的一切,而且每一代都是一個不斷變化中的目標。」

他補充說,除了5G基頻和RF前端之外,還得關注2020年手機需要哪些更新型且更強大的影像處理器與AI處理器。著眼於相機對於消費者的重要性,少數幾家積極的IP供應商還可能在此領域爭奪更大的設計訂單。

至少要到5G完全轉型之後,我們才會需要關注智慧型手機中的下一款重大晶片。特別是有鑑於5G晶片的需求,目前已經沒有任何多餘的空間可以容納另一款新晶片或剩下多少功率可用於執行了。但誰在乎呢?智慧型手機不是正處於衰退中嗎?

編譯:Susan Hong

(參考原文:5G Smartphones Squeeze in 2020,by Rick Merr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