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也阻止不了博通(Broadcom)執行長Hock Tan收購大公司並將之分割的行動──儘管先前才發生過美國總統以行政命令阻止博通對高通(Qualcomm)進行惡意收購,博通這次宣佈出價107億美元收購賽門鐵克(Symantec),是該公司為了擴大軟體業務規模而發動的第三次收購。

這樁交易具有過去Tan主導之所有收購案的特色:被收購對象是一家成熟但是狀況不佳的公司,收購完成後其銷售團隊、支出以及研發預算會被大幅削減至僅專注在少數核心產品;這些產品通常會用較低的價格出售,以與競爭對手搶市。

2013年博通前身安華高(Avago)收購LSI,以及2015年安華高與博通的合併都是套用類似的公式。而在川普阻止Tan收購高通後,這位執行長改變了策略──現在博通的目標是將市場目標從僅銷售晶片給OEM,擴展至也銷售關鍵軟體給更廣大的終端使用者。

博通在2016年收購了Brocade以及CA Technologies,都是循著與稍早之前交易類似的模式,為該公司建立了一條新的軟體產品線;Tan的目標是將軟體業務營收規模成長至約70億美元,或者是該公司估計246億美元年營收的29%。博通預期本財務年度Brocade與CA的軟體營收為50億美元。

20190809_Broadcom_NT01P1

Broadcom可能會繼續搜尋能以其「收購公式」歸入旗下的軟體公司。
(來源:Broadcom)

一旦此新收購交易完成,博通將在一年之內將賽門鐵克的支出削減10億美元,其中有6.5億美元來自於銷售團隊裁員,其餘的成本削減則是來自於經常性支出,以及將研發鎖定在三大核心產品──終端安全(end-point security)、安全網路閘道器(secure Web gateways)以及資料外洩防護(data loss prevention);這三項產品的年營收分別為5.5億美元、7億美元與4.5億美元。

以上三項業務皆具有領導性的市佔率,市場競爭者還有大大小小的公司包括McAfee、ZScaler、Cisco、微軟(Microsoft)與甲骨文(Oracle);賽門鐵克預估20億美元的營收,在整體年營收估計有1,600億美的網路安全(cybersecurity)市場只佔一小部分。

Tan認為軟體業務是博通相對起伏變化較大的晶片業務之穩定補充,其主流產品的銷售主力鎖定他稱之為「Global 2000」的IT消費者;「一位資訊長(CIO)告訴我,他有八成的花費是在營運其業務的關鍵基礎設施上。」

「那些非常嵌入式的應用程式不太容易改變──它們經過實證、可信賴而且可用…可能不會以兩位數字成長,但會隨著企業的成長而成長…這與博通可持續性的營收模式相契合;」他在分析師會議上補充指出:「有20%是這個世界似乎在尋找的先進功能…但這20%的並不是最不棘手的。」

Tan反駁了一位分析師聲稱賽門鐵克業務正在衰退的說法:「我們認為該業務將會隨著我們專注在G2000客戶以及與其他產品的結合而成長,一切有待我們以實際行動證明。」他並指出,分析師也認為Brocade與光纖通道網路相關的業務正在衰退,但以EBITA計算,該業務成長了數十億美元;相同地,Broadcom看到CA軟體業務有約8%的成長。

收購賽門鐵克的交易預計在博通的2020財務年度第一季完成,還需要等待美國與歐洲的主管機關批准,但在中國不需要。博通的目標是繼續將50%的自由現金流以分紅形式回饋给股東,不過該公司財務長表示,預期會將股票回購轉為債務償還,以維持公司投資評等。

博通財務長表示,該公司對2019財務年度營收225億美元的預估仍未改變;博通稍早之前的財報指出,因為中美貿易戰導致的需求減少,因此將營收目標降低10億美元,這個預期也未改變,但情況也沒有進一步惡化。

20190809_Broadcom_NT01P2

Broadcom收購歷程。
(來源:Broadcom)

賽門鐵克在5月份時因未達季營收與利潤目標而遭遇窘境,執行長被迫下台;而前任Novellus執行長Richard Hill (在Marvell創辦人離職後接管了該公司)成為賽門鐵克的臨時領導人。

Tan還迴避了一位分析師對賽門鐵克軟體安全性業務在未來與未來博通安全晶片之間偕同效應的問題。英特爾(Intel)在前任執行長歐德寧(Paul Otellini)當家的時代收購了McAfee,但繼任者柯再奇(Brian Krzanich)又將其列為非核心業務而出售。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Broadcom Goes Soft in Symantec Bid,by Rick Merr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