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總部位於美國矽谷(加州Campbell)的AI新創公司Wave Computing在9月初悄悄地更換了公司執行長,沒有發佈官方訊息;從Wave Computing官網可以看到,去年5月成為該公司執行長的Art Swift已經不見了,現在的新執行長是Sanjai Kohli。

而無論是Wave Computing的新執行長或者是該公司任何人,都沒有回應EE Times的採訪需求,但我們在上個週末找到了前任執行長Swift (編按:他在成為執行長之前是擔任該公司的MIPS授權許可業務總裁),他表示是在9月2日離職,這意味著他在Wave Computing的執行長任期還不到4個月。

但是在被問到他的離職原因時,Swift僅表示:「我與(Wave)董事會之間在短期募資策略上意見不合;」他婉拒再詳細說明。

這種突然替換公司高層的情況,會讓任何人都感覺不太有信心──包括Wave Computing的客戶、MIPS核心的授權客戶,以及「MIPS Open」社群的開發者。而該公司的新任執行長Kohli是多家新創公司的創辦人與技術長,包括SiRF (在IPO之後不久被CSR收購)、WirelessHome (被WMUX收購)、TruSpan (被SiRF收購)還有Inovi (被Facebook收購)。

根據熟悉Kohli的人表示,他最為人所知的身份是GPS與電信領域技術專家,但是在人工智慧領域就不一定了。

SiRF的創辦人Kanwar Chadha接受EE Times採訪時坦承,他與Kohli一起在幾家新創公司中合作過,但他對Kohli的近況以及Wave Computing的發展一無所知;「我就跟其他矽谷人一樣有在關注Wave,但是沒那麼仔細。」

市場研究機構Tirias Research首席分析師Kevin Krewell也注意到,Wave Computing缺席了不久前的年度AI硬體高峰會(AI Hardware Summit),「如果一定得猜測,我會說可能是Wave的AI資料流處理器(dataflow processor)未能超越Nvidia或是Graphcore;除非Wave有很大的優勢,否則很難讓人在這家新創公司上承擔風險,以及讓投資人繼續注資。」

風險投資業者Tallwood Venture的創辦人暨管理合夥人Dado Banatao,仍然在Wave Computing擔任董事長。這家新創公司是在2018年6月收購MIPS,並且在今年3月宣佈「開放」32位元與64位元的MIPS架構(最新的版本為第6版)。

Wave Computing的前任執行長Derek Meyer曾接受EE Times採訪暢談該公司將AI從資料中心推向邊緣的策略;而他當時解釋,「MIPS Open」專案對其策略非常重要。

Krewell指出,MIPS目前有兩個重要客戶,一個是聯發科(MediaTek),另一個是Intel旗下的Mobileye;「我預期Tallwood會把MIPS業務買下來然後賣掉,(Wave Computing)現在已經沒有偏愛MIPS的人(編按:即Swift)了。」

另一位Tirias Research的首席分析師Jim McGregor也同意這一點,他表示Wave Computing一定要「在此刻尋求各種所有的選項;他們買下MIPS並不是一個好主意。」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CEO Leaves Wave, Putting MIPS' Future in Doubt,by Junko Yosh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