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降噪耳機又叫做ANC耳機(Active Noise Cancellation Headset),可以有效隔離外部噪音,讓聽音樂可以更清晰、心情可以更投入,尤其在吵雜的環境中,ANC功能可以減少輸出音量,達到保護聽力的作用,這個特點對於通勤族來說,應該是具有實質好處,倘若ANC耳機可以獲得廣大通勤族的認同,便有機會搶得耳機市場半壁江山。

但實際觀察通勤族群,大多配戴的入耳式耳機,並非具有ANC功能,廠商為了取得通勤族的市場,紛紛推出藍牙無線的入耳式ANC耳機,以佈局搶得商機。廠商著眼於通勤族的市場,存有的概念認為通勤的應用場域,應該是經常忍受著外部噪音聽音樂,或者聽音樂常會特意調高音量。事實上,根據使用者行為研究,如果噪音達到干擾的程度,讓人無法投入情境,多數人將不再繼續聽音樂。此外若特意調高音樂壓制噪聲,當音量超過85分貝時,耳朵的音感會讓人感到不舒服,多數人自然的反應會摘下耳機。所以大部分通勤族若能繼續安然配戴耳機,意謂著外部噪音干擾與經常調高音量情況其實並不會經常發生。

實際上,耳機的設計已經具備被動降噪功能,可以阻隔大部分的外部噪音,所以大部分通勤族使用的入耳式耳機,便可滿足聽音樂的需求,另一方面許多交通工具擁有車體隔音,窗戶也都採用隔音技術,馬路噪音並不會長驅直入構成干擾,甚至一般車內開啟音響,無需配帶耳機,便可滿足聽音樂的情境。

當然也必需承認,還是有某些區域仍然存在老舊的交通工具,那種引擎與馬路噪聲的通勤環境,聽音樂勢必得用ANC耳機才行,但是那些經濟較為落後的地區,又有多少人能為享受音樂而購買ANC耳機? 當然,以上陳述並非推論ANC沒有使用在交通工具的市場,以其實際的銷售例證,說明許多商務人士也會購買ANC耳機,而這些商務人士又是在甚麼場景下,產生購買ANC耳機動機?我們在下一段落來做分析。

環境聲音對心理的關聯性

在探討ANC耳機購買動機之前,我們先探討環境聲音對心理的關聯性,大部分動物意識運作中,不構成精神干擾的環境聲音,是具有穩定情緒與心理安全作用,環境聲音對生活往往帶有訊息成分,生活中缺乏此訊息,反而會產生焦慮與不安,我們可以譬喻在開車的場景下,若完全喪失環境聲音連結,人的心裡就會額外產生較高的警覺,所以寧靜並不等同於必然需求,反而環境聲音的適度存在,才是人們必要的需求,而環境聲音也不宜過大,如果專注的場域產生被干擾的感覺,那種聲音對人而言就是所謂的噪音。

接著我們探討被干擾的感覺,被干擾其實是一種心理狀態,同樣的聲音在不同場景下,心理的反應不盡相同,人們對聲音的忍受程度,很多情況下是依據心理狀態調整而定,對於心理狀態的差異,我們以「社會狀態」與「個人狀態」做為區分,大部分的人對周遭聲音有較大的容許狀態,我們稱之為「社會狀態」,而相對於周遭聲音較低容許的狀態,我們稱之為「個人狀態」,其中心理狀態差異在於,倘若人的心理調整為「個人狀態」,就會比較釋然切斷與周遭聲音的連結,並對環境聲音的干擾變為比較敏感,即便某些噪聲在公車與捷運上可以接受,但可能在居家環境的場域,卻又變得無法忍受。

ANC耳機市場需求探討

環境聲音干擾構成「無法忍受」狀態,往往是真正需求ANC耳機的動機,而ANC耳機的市場用戶,許多就是心理調整為「個人狀態」時,對於環境聲音比較在意的心理狀況下,所產生的購買決策,這種應用情境發生機率較高的例子。如音樂愛好者回到自家休息空間,想要有更多的情境沉醉在音樂氛圍;另外許多商務人士長途出差旅行時,放鬆心情且在消磨時間的狀態下,想要更多投入在音樂的享受…等等。

當然,對於環境聲音無法忍受的狀態,不僅僅只有心理調為「個人狀態」會產生,其實有更高的機率是發生在「社會狀態」下,但令許多人費解的是,為何此狀態無法形成大部分的ANC耳機市場需求?我們以其癥結做探討,「社會狀態」雖然也是一種心理狀態,但相對於「個人狀態」不同的差異是,環境聲音所構成的干擾,並不歸咎於個人主觀心理敏感因素,大多乃源自於公共場域的客觀干擾,這類干擾通常合理的解決步驟,首先必定先要求噪音源頭加以改善,如果真的無法消滅或改善,第二步便會採取公共空間的隔離措施,如果第二步有其無法施作的理由,最後才會考慮降噪耳塞,或是降噪耳機方案圖謀改善之道,對於公共或居家環境的噪音干擾,直接採用佩戴耳機方式去隔離噪聲,應該是最不實際且最沒效益的做法。

全球第一只主動降噪耳機自2000年開始販售,至今已歷經十數年的光景,所以對於經常使用耳機的族群來說,應該不致對ANC功能感到陌生,然而ANC耳機尚無法大幅擴散到消費族群,最大的因素仍然是帶給使用者的加成,仍不足以構成購買動機,畢竟耳機已具有被動降噪功能,另外多了ANC降噪,耳機的平均售價必然是增加的,當然這個因素會直接影響用戶的購買意願,但若單純只是降低ANC耳機的售價,是不是帶來用戶的購買動機增加?

但從實際上的銷售觀察,近年許多品牌入耳式ANC耳機售價,已經落到一、兩千元台幣水平,不像過去動輒八、九千元以上價格,似乎也沒有明顯提升產品滲透率,而ANC價格較高的耳罩式銷售卻一貫優於入耳式,這足以說明其用戶市場在室內高於室外應用,而且應用族群並不隨著入耳式耳機降低價格而提升購買動機。

另外我們從經銷渠道得到另一個原因,認為消費者對於ANC耳機認知,似乎視為一種功能型產品,所謂功能型產品我們以輔聽器產品為例,雖然它可以做為一般耳機使用,但是大部份的耳機使用族群卻不用會去選購它,所以功能型產品的市場用戶大多受到侷限,我們歸咎ANC產生功能型產品認知,原因可能是過去各品牌對於ANC耳機推廣,似乎過於強調降噪的聽力保護功能,因而逐漸使其功能性佔據大部分消費者的觀念。但在未來如何跳脫在有限的功能需求市場,反而需要我們深思此層面的影響,並運用不同的行銷做法跳脫此窠臼。

(本文作者有20年半導體產業產品企劃經驗,擅長觀察科技發展趨勢,也專精於技術發展企劃,在電子與半導體領域獲得台灣/中國/美國數項專利權。目前是大千資訊科技創辦人兼執行長,專注於大千搜尋-實體搜尋引擎服務,期望達成「萬物聯網,搜尋萬物」的服務願景,進而創造更加「直接」「即時」「便利」的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