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晶片真的不如賣茅台酒嗎?「我們在幹什麼?做Chip還是Cheap?」這是在12月13日於中國大陸廣州舉行的珠海積體電路產業高峰論壇上,華登國際董事總經理黃慶發出的靈魂拷問;他還列舉了海底撈和星巴克的例子,與碩士、博士甚至博士後員工主導的中國半導體產業相比,前兩者的利潤遠遠把半導體產業甩在後面。

20191216_Zhuhai_NT61P1

黃慶是半導體科班出身,多年來一直從事半導體研發、管理工作,後來又積極投身於投資界,一直鍾情於半導體領域的投資,十餘年熱情不減。據介紹,到目前為止,華登國際投資的半導體企業全球範圍內達150家左右。

20191216_Zhuhai_NT61P2

從去年的中興事件,到今年的華為事件,中美貿易戰損害了兩國大部分企業和人民的利益,卻在裡一個層面為國產積體電路企業帶來了利好,更直接一點說,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中國本土OEM企業開始將國產零組件替代外國零組件提上日程;黃慶表示:「當前集中替換的零組件主要集中在蜂巢式基頻、應用處理器以及指紋識別晶片等,以及未來的三到十年,中國本土IC供應商將實現一些主要零組件10%以上的全球市佔率。」

20191216_Zhuhai_NT61P3

而要進入國際戰場與巨擘們同台競技,晶片設計公司的規模也很重要。目前國外半導體公司經過多年兼併整合,形成了集團軍作戰模式,隨便一家都是巨無霸,員工數在5,000~1萬的有聯發科(MediaTek)、Nvidia、Marvell、Sandisk,1~2萬人的有博通(Broadcom),2~3萬人的有高通(Qualcomm)、德州儀器(TI)、安森美(OnSemi)和恩智浦(NXP),英特爾(Intel)的員工數更是高達10萬。

反觀中國,雖然有1,780家晶片設計公司,但88.54%都是少於100人的小公司,僅有1%的公司人數在千人以上。較具規模的有300~1,000人的全志、晶晨、格科微、矽力傑和兆易創新,1,000~5,000人的有展訊。

「值得慶幸的是,中國半導體自己的版圖正在形成,各個領域都開始出現領軍級的企業;」黃慶表示:「他們的成功方式和價值提升方式各有不同,有通過操盤在山寨市場佔領一片江山的全志、博通、展訊/銳迪科、格科微,也有跟著中國大客戶一起成長升級的思瑞浦、晶晨和矽力傑。」

20191216_Zhuhai_NT61P4

黃慶認為,中國大陸本土半導體公司應該透過上市等資本方式,凝聚更多資源,把產品價值做起來;「創新是半導體發展的硬道理!上市並非一蹴而就,也非企業的終點,那些成功走向國際化的中國企業,秘笈都是貴在堅持。」

同樣執著於發展中國本土積體電路產線的,還有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她現身主題為「國產芯片替代之路」的圓桌論壇時,也瞬間成為全場焦點。

董明珠表示,中國半導體公司很多人才都是「海歸」,但格力並不迷信海歸;並不是說海歸不好,而是「中國技術必須掌握在自己人手中,我們為什麼不能走自主創造的路?別人是人,我們也是人,為什麼精英海外歷練才能成功?我們對海歸派都是仰視,需要反思。」

20191216_Zhuhai_NT61P5

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
(來源:EE Times China)

談及格力的人才策略,她表示很多都是自己培養,管理體系也是自己設計;「我知道在座的很多企業家在全球很多國家都有研發基地,但是格力的實驗室、研發中心都是在國內。為什麼不能讓國外的人才來國內?我認為是缺少好的平台,我們應該更多培養國內人才。希望業內人士能都在中國設立研發中心,為中國經濟發展做貢獻。」

董明珠表示,格力電器每年在晶片上的需求大概有50~80億(人民幣),所以想到了自己做晶片;「對於晶片產業,必須要耐得住寂寞,我們要有夢想,但要知道用什麼支撐夢想。」

董明珠還強調,格力是一家好鬥的企業,跟邪惡鬥,跟自己鬥。她表示:「就像和奧克斯(EETT編按:一家中國大陸家電品牌)鬥一樣,如果我們妥協就說明我們不行,必須要堅持原則。行業內人士,既要互相鬥,也要互相幫襯,科學是無邊界的,今年你比我先進,明年我要超過你,一點一滴產生顛覆性變化。不管和諧還是鬥,最重要還是誠信。」

由於董明珠需要提前離席赴機場,起身之際,圓桌嘉賓之一的黃慶向她提問:「國產晶片需要國產終端廠商的支援,可是幾年前國產晶片廠商找華為,華為根本都不考慮您怎麼看?」

20191216_Zhuhai_NT61P6

董明珠也站著回答了這個問題:「那是因為你們沒有找對人!你們找我就對了,我會全用(中國國產的)!大家一定要有信心,很多時候是我們自己對自己沒有信心。我們平時都說引進人才、引進技術、國際化,什麼叫國際化?我認為,中國人才往國外輸出,才叫國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