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智慧製造時代的來臨,工廠生產線難以抵擋的自動化浪潮,使得美國社會出現了對技能落差(skills gap)的憂慮,以及認為本國勞動力需要重新訓練的呼籲。美國企業主時常抱怨,他們填不滿具備例如數控工具機(numerical controlled machines)操作技能的職缺。

美國第一線教育單位工作者都很願意提供解決方案,特別是全美各地的社區大學正積極改變課程,以協助那些需要具備先進製造知識技能的業者找到合適的人才──同時希望不要讓受訓的學員面臨沉重的學費負擔。

一個成功案例是長期投入人才培育工作的美國加州社區大學(California Community Colleges)體系,他們發起了鎖定技術類課程的「可累積專業證照」(stackable credentials)概念,以滿足潛在雇主的立即性需求。該體系所規劃的課程大幅偏向先進製造相關技能,而且以「職場導向學習」(worked-based learning)的方式,協助學生確定職涯方向、獲得升職機會並實現一定程度的經濟流動性(economic mobility)。

20191227_workforceUS_NT01P1

美國加州社區大學體系的精神標語是「改變你的人生!」
(來源:California Community Colleges官網首頁)

在California Community Colleges負責勞動力與經濟發展的副校長Sheneui Weber表示:「人們來學校進修是因為他們想要有一份工作;這是一種漸進式的過程:有工作就能賺錢,取得專業證照就能有升職機會,並繼續往前邁進。」

該社區大學體系不乏名人校友,包括知名電影導演/製片人喬治˙盧卡斯(George Lucas;曾就讀Modesto Junior College),著有《喜福會》等暢銷小說的華裔作家譚恩美(Amy Tan;曾就讀San Jose City College),以及美式足球隊Green Bay Packers的明星四分衛球員Aaron Rodgers (曾就讀Butte Community College)。

加州社區大學體系也會將學生送進加州州立大學(Cal State)以及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體系繼續進修,不過該社區大學的目標是要讓非科班出身的學生也能找到技術性工作或是升職,也就是取得專業證照;而目前美國就業市場最缺乏人才的技術領域包括電子、汽車以及能源(特別是太陽能發電系統等再生能源)。

Weber表示,在工程領域,重點在於新興先進製造以及IT支援,學生若能取得像是工廠自動化、物流等高薪資水準技能的相關證照,就有更多機會能晉升至中高階技術職位。也就是說,取得技術證照對於想成為工程師的學生來說仍是一個可行選項,特別是因為像是加州州立大學體系的工程科系招生名額根本無法滿足申請需求。

舉例來說,專長工程科系的加州州立大學長堤分校(Cal State-Long Beach),每年收到約10萬份入學申請書,但一年招生名額只有1萬個。

如何擴大技職教育規模?

而Weber指出,對工程學院以及推廣工程技能的社區大學來說,有一個常面臨的挑戰是:「如何擴大其規模?」解決方案之一是從更早期的教育階段開始,以職業導向學習方法強化職業技能的訓練。「得從年輕時就開始,差不多在8年級的時候;」她在接受訪問時建議,加州需要調整K-12 (EETT編按:幼兒園到高中)以及社區大學的課程。

而有觀察家認為,美國全國的社區大學與技術學校都應該要做課程的調整。身為模範的加州社區大學體系近十年來一直在根據產業界需求調整課程,嘗試藉由業師(mentoring)傳授以及其他產學合作夥伴關係,滿足一半以上的製造商需求,

對於技能或人才落差的問題,Weber感到兩難。有批評者認為,美國企業抱怨技術人才缺乏,有時候是一種抗拒招募新員工的藉口──他們傾向於聘僱較低成本、不一定具備所需技能的契約工人(還有小道消息指出,美國有一些製造商招不到員工,是因為求職者中居然有很多都無法通過藥物測試)。

美國社區大學著重先進製造等領域,其他單位的訓練課程則是鎖定支援現代工廠的IT基礎建設。舉例來說,IT服務業者Ensono成立了一個「雲端學院」(cloud academy),提供為期兩年的培訓專案,旨在「透過公有雲服務專門訓練,彌補科技業者的人才落差。」

而因為人工智慧(AI)與機器人所帶來的自動化,正將我們帶到一個全新的工業時代;一份英國電子零組件通路業者RS Components的報告就發現,製造業將會從AI技術的佈署獲益最多。「就算機器人取代了人類的工作,機器人要是故障了也需要有人維修;」Weber表示:「這也是為什麼先進製造非常重要。」

還有另外一個新興領域是積層製造技術,也就是所謂的3D列印;加州社區大學體系已經投資了1,700萬美元打造「創客空間」(maker spaces),強調3D列印以及其他先進製造技能的實際動手操作訓練。3D列印能實現快速的新零件原型製作,包括為3D列印機本身打造新零件。Weber表示,甚至是一般的數學與英語課程也會朝培養職業技能調整:「我們傾向於將環繞積層製造業的相關課程概念化(conceptualize)。」

而Weber指出現在的不足之處還有,能夠評判個人技能水準、指導學生適當職涯方向的職涯教育講師稀缺;除了希望有更多具備相關工作經驗的專業人士能兼職講師,她建議那些喊著找不到具備特定技能員工的企業,需要設置師徒傳承機制或其他在職訓練課程:「這就是我們能擴大教育規模的方法。」

終身學習是另一種延續以上努力的方法;有越來越多美國勞工已經意識到,他們必須要經常為自己「充電」,保持與時俱進。因此加州社區大學體系也開設了線上課程,以幫助願意終身學習的民眾提升自我技能,或是找到職業第二春。

Weber預測,未來的職場將會與「彈性」密不可分,超越現在的「零工經濟」(gig economy),以彈性來吸引更多尋求工作與生活平衡、又希望擁有棲身之所的訓練有素勞工。打破枯燥的日常工作型態,能為雇主與勞工都帶來一些好處;讓積極進取的勞工取得經濟流動性(收入提升),最終可能為企業帶來創新。

而Weber總結指出,「我們想讓企業家精神成為共同概念;」終有一天,具備先進製造等其他專業技能的受雇勞工,不但能領到高薪,也能創新甚至擁有自己的智慧資本。教育工作者認為,如此一來,美國的經濟競爭力就能維持並擴大。

編譯:Judith Cheng

(參考原文: Training the Workforce of the Future,by George Leop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