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GSMA的最新調查研究顯示,中國近90%的行動生態系統參與者正將邊緣運算視為5G時代的重要收入機會。

GSMA指出,相較於完全基於雲端的傳統模式,新的場景需要更「去中心化」的運算和組網方式,這推動了邊緣運算從概念階段向早期部署過渡。美國、歐洲、中國和亞太發達市場的電信營運商、網路供應商和雲端服務公司正在試點並發行早期商用產品。

目前,邊緣技術試點大多在4G或早期5G網路上進行,但行動生態圈希望藉助5G的逐步部署,推動更大規模的邊緣部署。畢竟,邊緣技術雖可以部署在任何行動網路或固定網路上(並與之整合),但5G才是推動絕大多數邊緣運算應用的網路接取技術。

部分運算能力開始從雲端遷移到邊緣,很大程度上可以視為以營運商為中心的技術轉移,這種技術轉移基於以往網路軟體化和虛擬化等的發展成果,並在5G部署中發揮作用。繼協力定義行動邊緣運算(MEC)及相關標準之後,業界開始大力探索MEC技術在各種產業應用中的價值,並希望透過MEC和5G技術進一步加深連接和運算的融合。

在這份由GSMA智庫(GSMA Intelligence)聯手邊緣運算產業聯盟(ECC)撰寫的《5G時代的邊緣運算:中國的技術和市場發展》報告中,早期的網路試點和商用部署顯示中國在邊緣運算領域發揮主導作用,這主要來自於政府對新技術的支援和營運商對新的5G和物聯網投資所推動的。GSMA智庫預計,2018年到2025年,中國營運商將花費近2,000億美元部署新的5G網路。

早期的邊緣部署主要表現在滿足智慧港口、智慧園區和智慧工廠的需求。 隨著5G網路在未來幾年的擴展,諸如自動駕駛、體育賽事和遊戲等邊緣用例將得以實現。據ECC稱,目前在中國40個城市的各個產業中正啟動了超過100項的邊緣運算計劃,包括智慧園區、智慧製造、擴增實境/虛擬實境(AR/VR)、雲端遊戲、智慧港口、智慧採礦和智慧交通等領域的專案。

但該報告也指出,儘管各項試點持續有所進展,邊緣運算的發展仍然存在一些關鍵問題尚待解決,如網路「邊緣」最可行的位置、所需的投資規模以及最合適的商業模式。

GSMA大中華區總裁斯寒稱:「從邊緣運算的測試和早期部署的速度來看,很明顯,中國生態系統正在尋求於邊緣運算的發展中發揮主導作用。創建一個支援技術開發和促進創新的良好生態系統環境將最終決定中國和其他地區邊緣部署的速度和規模。 」

GSMA的《5G時代的邊緣運算:中國的技術和市場發展》報告匯集了20 多家在中國市場上領先的邊緣運算生態公司觀點,包括營運商、網路設備供應商、雲端與邊緣供應商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