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曾經是如此樂見有選擇多樣且價格合理的空中、陸地甚至海上交通,能讓人們方便地前往這地球任何一個角落,讓貨物能流通四海八方;各國經濟與貿易因此而繁榮活絡,東西方文化的交流薈萃激發了創新火花…而不用等到5G網路佈署完成,我們早已經能隨時與遠在萬里之外的親友同事透過網際網路通話、甚至「面對面」;除了時差可能會是個問題,無論在何處即時發生的新訊息,通常幾分鐘之內就能傳遍全球。

但是,對我們EE Times首席國際特派記者吉田順子(Junko Yoshida)女士──當然以及我們所有人──來說,大概從來沒有像在這樣深刻感受到,世界真的很小,而且各個國家之間禍福相倚、休戚與共的程度,比我們想像得還要高得多…從Junko在EE Times美國版最新發表的部落格文章「Is There Life After Quarantine?(抱歉沒有中文版…一直在考慮要不要選翻,又覺得似乎是維持「原汁原味」最好…你說對了我就是在找偷懶的藉口^_^)就可以感覺得出來,她在從今日往前推不過5~6個星期左右的時間,就充分體會到了「天涯若比鄰」的真諦。

猶記得2月初農曆春節假期過後不久,中國大陸因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持續延燒,不但宣佈延長假期,許多城市與省分甚至封閉邊境、限制民眾走出家門,導致電子供應鏈生產線出現停擺危機時,Junko緊急呼叫我們深圳的同事提供來自當地的影像以及一手訊息,好讓西方讀者們了解情況的嚴重性;她也以神力女超人等級的組織行動力在美國版很快推出了一個特別報導,並持續要求各地編輯注意相關訊息。

但在那個時候,她還是一個遠遠的「旁觀者」,雖然認為這場疫情對產業與市場的影響很關鍵,恐怕從來沒想過,她聽到的那些封城封省、人們不可以走出家門,以及從照片上看到原本車水馬龍深圳街頭幾乎淨空的電影場景般現實,現在會是她的生活日常。

就在2月中,我們的Junko飛往法國巴黎,開始她每年其實路線差不多的國際特派記者世界巡迴路線(美國-歐洲-亞洲-美國),打算在法國做幾個採訪,然後就飛去西班牙巴塞隆納參加2020年度世界行動通訊大會(MWC);而就在MWC已經宣佈停辦、她人在巴黎的那段時間她還語調輕鬆地告訴我們,因為預訂的火車票以及旅館都已經無法全額退款,她決定還是去西班牙一趟,畢竟也算是難得機會能看看沒有MWC的巴塞隆納…

在3月初,我們在每星期舉行一次的「全球編輯會議」(聽起來很厲害有木有!但其實就是三個女人一台戲──這是我們深圳的ASPENCORE中國大陸區主編下的註腳──她、我與Junko就是戲台上的^_^)討論完公事後,Junko提到她很快要離開巴黎,本來打算先去日本探望年邁的母親,但當時疫情已經開始變得越來越嚴重的歐洲根本買不到口罩等防疫裝備,日本的親友也轉告當地醫院與安養院禁止訪客探視的消息…我說,台灣也是這樣,很多醫院已經不允許探病;而曾經被關在家裡、回到辦公室上班還得整天戴著口罩的深圳同事也附和,這是防疫很需要的。

我記得那時候Junko說:「你們那邊的防疫好敏感…」(記不清楚完整的句子反正就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啦真的…)而我們深圳的同事非常正經地告訴她:「妳不能輕忽,必須要很嚴肅看待這件事。」這句話Junko當時可能並沒怎麼放在心上,但在她還是得打消飛回日本的念頭返美,然後發現因為歐洲已經升級為美國政府三級警告的地區、所以她得居家檢疫14天的現在──而且她告訴我們,她降落的那座美國機場沒有任何檢測體溫之類的程序,也完全沒有提醒她那一架班機上從歐洲回美的乘客任何注意事項,她知道自己需要居家還是因為在Facebook上po了到家訊息,被其他朋友提醒的──突然從她腦海中蹦出來。

於是,曾經在Junko看來是遙遠世界另一端所發生的場景,成為她的新日常。

不過在Junko──還有與她一起從巴黎飛回美國的老公Benji(就是常為EE Times撰寫一些有趣部落格文章的David Benjamin,請看他也因為得居家14天而激發出的最新作品:病毒災難/殭屍電影大回顧)──不能走出家門的這段時間,儘管一直覺得非常超現實(她們真的從沒想過自己也會成為疫情報導中的),她並沒有放棄女超人的神力,很快在一個星期之內召集在世界各地的編輯同事們,與EE Times美國版主編Brian Santo一起製作錄製了最新的EETimes OnAir,這應該是這個Podcast頻道推出以來節目時間最長的一集,也難得一次收集了來自美國、英國(包括倫敦與蘇格蘭)、法國、義大利(悄悄劇透一下我們這位義大利編輯Maurizio是正港台灣女婿...)、中國大陸與台灣的聲音,我們各自分享正在經歷或是已經體驗過的疫情災難心得...儘管彼此之間相聚好幾萬公里遠,這時候深刻感覺到,這個世界真的很小(快點去聽不要錯過了啊!)

台灣在這段時間的防疫經驗被全球各國許多媒體視為成功案例,我們對病毒的高度警覺(敏感)以及各種在西方朋友們看來大概是有夠誇張的「超前佈署」,或許是讓我們至今能將感染案例控制到某個最低程度的原因,但就像Junko在她的隔離心得文所說的,這一切都還沒結束,而我也不認為現在可以說我們已經成功,太多不確定性可能使得情況一日數變,我們依然得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嚴肅看待眼前的疫情。這會是這個小小世界的新日常,沒有誰可以成為旁觀者,我們都身在其中,而且是時候好好思索該如何調整自己,以堅強面對各種未知的挑戰。

無論如何,別怕,我們一起!

Judith Cheng(隨時歡迎寫信給我!)